朱雀记|第三章 自信满满蕾蕾妈

推荐阅读:轮回之我从西游来傲世丹神好莱坞之路玄天战尊伏天氏师士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杀手房东俏房客亵渎穿越回去当捕快
  “钱是什么?”易天行问着身边的肖劲松,小肖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沉默。

  易天行远远瞄着那个正看着自己的江西人,说道:“钱是王八蛋,就是用来砸人的。”

  肖劲松明白了少爷的意思,坏坏地笑了下,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三千一百万。”

  “三千二百万。”

  “三千三百万。”

  ……

  ……

  钱如果变成了嘴里喊出来的数字,似乎重要性就会降低很多,本来应该是惊心动魄的拍卖场斗牛,易天行也忽然觉得没了意思,他抢过肖劲松手里的牌子,喊了声:“四千万”,场中便像炸了锅,很多人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几家出名的公司也在纷纷打听着,这个“土财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易天行没有理会别人投射来的目光,只是冷冷看着那个江西南昌来的公司代表,果不其然,在略微思考一会儿之后,又叫了一次价:“四千一百万。”

  易天行连气都懒得喘一下,直接喊道:“五千万。”

  大厅里面所有人都傻了。

  肖劲松也在旁边拉他的衣袖,示意这价钱已经高的离谱,但易天行却是安静地坐着,没有一丝表情。

  那位江西南昌来的圆环建筑公司的代表摇了摇头,叹了叹气,有些颓然地坐了下来,但眼中却没有太多失望的色彩。

  这场土地拍卖大会,便在这样一个令众人瞠目结舌的高价中划上了句号。

  ——————————————————

  坐在鹏飞工贸公司的汽车上,肖劲松皱眉说道:“那块地,其实四千二百万就是极限了,五千万是只有亏的。”

  正闭目养神的易天行睁开眼,微微笑了笑,说道:“这钱我们是哪儿来的?我们拍了这块地,钱又是归谁得?”

  肖劲松想了想:“钱当然是您台湾那个朋友注入的,我们买这块地,钱自然是归国家得了。”

  “对啊,用台湾富裕人民的钱,为大陆穷困人民谋福利,这也算是财富的良心分配嘛。”易天行嘻嘻笑着:“另外你说的不全对。这笔钱的大头应该是划归市财政,留作土地基金以及补偿。今天拍卖会上的公司不知道我们的底细,难道政府会不知道?政府肯定不愿意把这么大一块工程交给鹏飞公司,如果不想鹏飞工贸转入正途的过程中遇到来自政府的太大阻力,那今天这钱,便是出的划算,多拍了两千万,市财政会宽松不少,也不好意思阻止我们这种冤大头来做正行了。”

  多出两千万,算是买一个市场的准入证?肖劲松有些不同意这个糊涂的说法。

  易天行当然不会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感觉今天场中那个江西南昌的圆环建筑公司代表,似乎是专门来与自己较劲,然后看自己如何反应的——他干脆玩起了暴发户的游戏,反正知道台湾那边肯定不好意思说自己滥花钱,他就是见不得有人和自己较劲。

  这钱是用来干嘛嘀?不就是用来给自己花的吗?

  就在他们的轿车离开后不久,那位江西南昌的圆环建筑公司代表打了个电话,电话的那头是江西九江第二中学。

  “陈叔平老师吗?我是郭子。”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极其平淡的声音。

  “辛苦你了,今天你看见那个年轻人没有?”

  “看见了,依您交待,我试着撩拔了一下他,果然他没有沉住气,开始胡乱喊价。”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看来还不用着急,我还可以过一两年幸福生活。”

  “老师,您说什么?”

  “呵呵,没什么,你快点回来吧,据我推算,南昌的江畔花园应该能赚不少,你不要错过了。”

  ————————————————

  拍卖场上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过了些日子没看见后文,易天行也就渐渐淡了戒备心,只是吩咐肖劲松多盯着那家江西的公司。至于这边,既然买下了地,那就开始大张旗鼓地做事,但这事情他是不肯做的,全丢给了袁野和肖劲松,让他们去挖了些各方面有真材实料的人才,然后轰轰烈烈地开展城区改造。

  易天行在忙别的事情,白天要照顾书店,要去归元寺拜师傅,要在墨水湖畔修练,晚上要去各处声色场所揪叶相僧,还要去省城大学看蕾蕾,诸多事情让他不胜其烦,哪还会操心那些几千万钞票的事情。

  这天下午天色有些阴,秋风吹着省城大街上的梧桐树,发着呜咽的声音,易天行下意识地将长袖T恤的领子竖了起来,低头往省城走去,一路走着一路在想鸟儿子的事情,最近发现鸟儿子没有在西边打转了,正缓缓沿着一条直线在往省城来,这让他有些心安,本来准备去半路上接它,却被老祖宗的一句话吼了回来:“那笨鸟长大了难道还不会走路?”

  他苦笑了一下,师傅他老人家咋能了解自己那个心焦,正自叹着,走到科举路那里,忽然感觉右手尾指一阵抽痛。

  他低头一看,发现右手尾指上的那枚金戒指正在急剧缩小,竟快陷入了他金刚不坏的肉体里,戒指表面的微小金粒急速流动着,似乎十分着急。他大吃一惊,脚尖在地面上一点,踩碎了几块人行道彩砖,整个人便化作一道肉眼根本看不清楚的灰影,爬上了路边的居民楼,整个人轻飘飘地在居民楼的侧壁上狂奔着,幻着数道残影,直往西方而去。

  一面狂奔,他一面放出神识往省城大学处探去,果不其然,发现了三道十分浑厚的修道人气息正在省城大学*食堂后面的地方聚集着,而省城中还隐隐有很多人正往这边赶了过来。

  少年狠狠咬牙,嘀咕道:“真是两口子,和我一样,你一到省城也开始惹麻烦!”

  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便像一阵风似的冲进了省城大学,在*食堂旁边停下脚步,他的身形才缓缓显了出来,看了看空旷的草地,不由皱了皱眉,明明感觉蕾蕾和那些不知名的人物就在这里,但肉眼却是看不到。轻运坐禅三味经,从食指指甲处吐出一道极细微的天火,轻轻往自己的眼珠上揉去,下一刻,便发现空气中淡淡显现出了一道变形的光圈。

  好强大的结界。

  他不及多想,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学生经过,右手手掌平伸至空中,淡淡金色涂满全手掌,上面是一层薄薄的离火,便这样化掌为刀,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生生划了下去。

  只听得一阵嗤嗤的响声,空气中忽然就像被火烧过的汽球一样,忽然有些扭曲变形,瘪了下来,而从那道天火烧过的口子里望去,竟能看见里面与外面大有不同,竟是一片幽静之地,易天行暗自运着心经,调理着自己的真元,双手扶住空气中无由而生的那个口子,脑袋一低,便硬生生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发现落脚处是一片平地,这个空间壁色清淡,结界里站着一僧一道一尼姑。

  嗯,传统武侠里的标准配置。

  邹蕾蕾便是被这三个人围在中间,小姑娘看着怯生生的不知如何是好,易天行脚尖在结界内的平地上一点,整个人轻飘飘地飘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着急问道:“没事吧?”抬头看那三位,果然都是颇有境界的高人,不由皱了皱眉。

  那三位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僧人是玉泉寺的内堂长老,道人是正在云游天下的崂山道士,尼姑却是刚刚回娘家参加侄女婚礼的峨嵋高人。

  这三位之所以今天会进了省城,来到省城大学,把邹蕾蕾同学团团围住,自然是因为蕾蕾身上那股令妖怪都抵挡不住诱惑的清静之体的体息,三高人忽然间动了收徒的念头,心想能有这样根骨的女子,若入得我门来,岂不是将来光大门楣不在话下?

  三人争执不下,所以干脆在光天化日之下开了一道结界,便准备在这里争出个所以然来,只苦了摸不着头脑的邹蕾蕾满心不安害怕,不停地摩娑着金戒指,指望金戒指再次变身,将面前这些古里古怪的修行人赶跑。

  金戒指没有变身超人,召唤了小易超人过来,邹蕾蕾看见他到了,心底大感安心,便轻轻地倚在了他的怀里。

  那三位高人却没有注意易天行的进入,毕竟在如今的修行界里,一个这样年青的家伙,按道理是没有修为可能破开自己三人合力建的结界入内,于是以为是另外两个的门下徒儿,被自己的师傅放了进来。但看见这年青徒儿竟对自己看中的女娃如此轻薄,不由大感意外。崂山道人恼怒嗔道:“和尚,这年轻人是你徒儿?怎敢来抱我徒儿?”

  他倒是不客气,直接就把邹蕾蕾算作了自己门下。

  玉泉寺的长老愣了愣,合什道:“这位小哥我不认识。”

  峨嵋尼姑皱皱眉:“这位年青人,你是哪位高人门下?身上竟有淡淡佛息。”

  “听见没有?还敢说不是你徒弟。”崂山道士嚷道:“再不把我的女徒儿松开,休怪老道我不客气了。”

  峨嵋尼姑忽然冷声道:“这位年青人身上还有道心一枚,看来不简单,你们两位莫吵了。”转身寒寒盯着易天行道:“敢问阁下姓名,为何夹入我们这三个老家伙中间来?”

  易天行静静道:“我不管你们是谁,别吓着我老婆大人。”

  “你老婆?”峨嵋尼姑脸上闪过一丝失望,想了想,又道:“小伙子,看来你也是修行人,不如你随你……爱侣与我一道上峨嵋修行?”虽然在她眼里,易天行实在是资质平常的狠,而且也看不出境界深浅来。

  易天行没好气地一拉蕾蕾,便准备破结界而出。

  崂山道士赶紧拦着:“别走啊,这位小姑娘体息清新,最适合道家无为之意,拜我为师吧。”易天行此时知道这三位没什么恶意,但也懒得多理会,好笑道:“跟着你这道士又能学什么?”

  道士咬咬牙,心想看来不拿出点儿真本事,眼前这一对年青男女是不会相信自己的神通,于是乎捏了好复杂一个道诀,挤眉皱眼半天,然后将嘴一张,几个淡白色的火星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火星一出,整个结界内顿时一阵轻摇,玉泉寺长老赞叹道:“阿弥陀佛,道兄的三味离火果然精妙。”

  这三味离火乃是道家培于体内,用于练内丹所有,修行界里难得一见的神通。

  易天行叹了口气,右手在空中轻轻一招,那道三味离火便缓缓飘着往自己的掌心落去。

  那道士大惊道:“小子小心!”他心想这小伙子不知是谁家门下,竟是如此莽撞,如果被这三味离火一触,修行人的道心就会被炼化,大急之下赶紧念咒,想将这可怕的三味离火召回来。

  谁知一召竟似泥牛入海,全无反应!

  易天行用掌心托着那几丝三味离火,好奇地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好玩的,轻轻合掌为拳,这几枚离火便被收进掌内,一点儿都没有外露。

  一僧一道一尼,见这年青人竟轻轻松松地将修行界里最可怕的三味离火收了,不由大感震惊,张大了嘴,半天没有合拢。

  已经不怎么害怕了的邹蕾蕾靠在易天行肩上,看着结界内这三位嘴像鸭蛋一样张着,不由嘻嘻笑着说道:“看来您这火不怎么厉害,我还是不和你们学了吧。”

  崂山道士满脸死灰,全然没想到自己最厉害的道术在这少年面前,竟像是米粒之珠般黯淡,不由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啊。”

  易天行好玩地看了他一眼,掌心一摊,微微一笑,将那几粒离火又从掌内逼了出来,轻飘飘递回给了那道士,那道士慌不迭地赶紧用法咒收回体内,不住地暗颂无量寿佛。

  邹蕾蕾牵着他的手便往结界外走去,不料又被那尼姑拦了下来。易天行便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收徒弟也没有强收的,再看你们这种修为,如果收徒,岂不是误人子弟?”他刚才露了那惊世骇俗的一手,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

  那尼姑脸上冷冰冰的没有表情,看着就令人厌烦,她冷声道:“如此良材,自然不能随道士修行,这位年青人,你虽然修为不错,但也不要太过狂妄,须知我中土五千年,名山大川内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你看看我这法宝,可否有资格收你二人为徒?若你二人肯拜入我门下,我便将这法宝分赠你二人。”

  说话间,尼姑身后无由生起一对小剑,剑身晶莹有微光,光彩流淌,显非凡品,这对小剑便在她身周的空气里自在飘浮着,看着颇为神妙。

  尼姑见邹蕾蕾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不由微笑道:“这对仙剑,乃是本门至宝,世上再难找出更神奇的法宝了。”

  “是吗?”易天行和邹蕾蕾对视一眼,嘿嘿一笑,举起了两人的右手。

  这两个年轻人右手上的金戒指看着普通无比,被这对仙剑一引,却开始发出嗡嗡的响声,金芒顿时大作,便在这两片极纯正的金芒中,尼姑身旁的两柄小仙剑却微微抖了起来,似乎见到了十分害怕的对手,嗤的一声,破空而飞,飞回尼姑身后,任尼姑如何召唤,也不肯再探出身子来,就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峨嵋尼姑大惊失色,心想面前这二位戴的金戒指是何等宝物,竟能让自己门内最珍贵的仙剑一触即溃?知道今天稍一相对,便让这仙剑的剑灵有些受损,不由万分痛惜。

  易天行再转向那和尚,静静道:“我讨厌灭绝师太,却和大和尚们关系不错,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那玉泉寺的和尚微微一笑,合什道:“若早知是护法亲人,贫僧自然不会多事。”

  “噢,你认得我?”听见对方喊出了护法二字,易天行问道。

  “护法一身天火神通,又有金戒护身,此等异象傍身,中土万千佛门子弟谁人不知?”玉泉寺长老恭敬一合什。

  既然别人都把名头喊出来了,易天行也只好挑挑眉头当作没事发生过。此时的崂山道士和峨嵋尼姑才知道今天惹着不能惹的人物了,他们自然知道这一年来在省城修行界发生的事情,知道面前这个年青人斗倒了神秘莫测的清静天长老,自然不会将自己这些门派放在眼里,不由满面黯然地一合什,将结界散了去。

  结界一散,结界内的人便如同平常一样,站立在了*食堂旁侧安静的草地上。

  草地安静,草地旁边很是热闹,只见几十名黑衣人围在草坪的外侧,手上都拿着一些没有出现在尘世里的武器,严阵以待地对着草地中的这几人。

  易天行牵着蕾蕾的手,看着这些黑糊糊的武器,知道是六处专门研究用来对付修行界高手的玩意,不由撇撇嘴一笑,拉着媳妇儿往草地边走去。

  草地边是秦琪儿带队,六处自有侦探修行气息波动的仪器,所以他们赶过来的时间比易天行也晚不了多少,只是那结界厉害,又是在校园之中,不方便以强力突破,所以只好一直守在外围。

  易天行看见这扎马尾辫的姑娘一脸严肃,便觉着好笑,嘻嘻笑道:“怎么最近你忙成这样?”邹蕾蕾见他似乎与这姑娘认识,不由有些好奇。

  秦琪儿喜欢脸红,被他一问脸又变成苹果了,讷讷应了声,便转头严肃对草地中间的三人问道:“三位,光天化日下,擅闯尘世,在人均密度超过每平方公里二十人以上的地区设立结界,这已经违反了六处第四章第十七条之内容,请给个解释。”

  “阿弥陀佛,贫僧……”玉泉寺长老一时不知如何解释,明知道自己三人觅良材心切,根本忘了当年浩然天代表政府与修行门派定下的诸多规章。

  那峨嵋尼姑今天仙剑受损,本就有些心痛,见这小姑娘说话不客气,不由冷声哼道:“你是省城六处什么人?就算是秦门主,见着我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

  秦琪儿被这句话气的小脸鼓了起来,憋了半天说了一句:“我不管什么秦门主,总之你们违了规,便要按规章接受处罚。”

  易天行牵着邹蕾蕾站在她身边,好奇问道:“一般这种情况怎么处罚?”

  秦琪儿见他问话,不知怎的便有些慌,赶紧应道:“如果是登记在本城的修行人,可以允许在一年内有五次设立结界的次数,但他们都不是本城修行人,所以在人均密度超标的地区设立结界,属于犯规。处罚措施是他们必须前往本地六处,代国家培训职员三个月。”

  易天行眉头一挑,惊道:“要当三个月老师,很无聊的。”

  那三位本是世外高人,哪里将六处的这些繁文缛节放在眼里,对视一眼,便准备轻身飞走,不料正在暗运真元之时,听见秦琪儿的声音传来:“谁敢走?”

  崂山道士嘿嘿笑道:“为什么不敢?我们是不如你身边这位佛门护法,但看那小哥似乎也没有留下我们的兴致。”

  易天行笑着点点头,这三位瞧得起自家媳妇儿,自己虽然不爽他们的行事作风,也没有拦下他们的道理。

  秦琪儿恨恨道:“眼下我是六处驻省城的主任,你们若今次无视规章,不要怪我不客气。”

  “你能留下我们来?”峨嵋尼姑冷冷道。

  “我不能。”秦琪儿忽然甜甜笑了,“前几年你们为什么没现在胆子这么大?为什么你们那几年不敢在省城闹这闹那?如果你们把我得罪的太厉害了,我马上辞职不干,去让我姐来重新兼六处主任的差。”

  “你姐是谁?”这三位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此时正拉着邹蕾蕾往食堂里准备吃饭的易天行的声音传了过来,懒扬扬地浑不着力:“劝你们还是去当老师吧,她姐叫秦梓儿,我都不敢得罪的人物。”

  三位世外高人听见秦梓儿这三个字,顿时脸色一白,愣在了原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个秦琪儿姑娘是谁?好象你们挺熟的。”邹蕾蕾夹了块回锅肉放进他的饭盒里。

  易天行看着那块上面染着豆瓣酱颜色的回锅肉,知道这妮子心里想些什么,嘿嘿一笑道:“那可是省城的大人物,别看像个小丫头,其实是省城六处,就是上次和你说过的,专门管修行人士与俗世关系,以及除妖大业的部门,她是省城六处的主任。”

  “她就是那个秦梓儿的妹妹啊?”蕾蕾姑娘拨拉着饭盒里硬硬的米粒。

  “是啊。”易天行后背有些发紧,“上次你在公路上被妖怪围着,她正跟着你,准备出手救你,人还算不错。”

  “秦梓儿的人不错?”邹蕾蕾下意识说道。

  “呃……”暴风雨没有来临,但阴云开始密布,易天行小意说道:“我和她们也不是很熟,以前还被那个……叫什么来着?噢,秦梓儿打伤过,这事情都和你说过的。”

  邹蕾蕾轻轻哼了声:“我看那个秦琪儿姑娘见着你就容易脸红哩。”

  易天行挠挠脑袋,小声道:“唉,人长的帅,就是有这么多烦恼。”

  邹蕾蕾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又夹了块肥肥的回锅肉给他:“还不堵住你这张臭嘴。”

  易天行正以为这事情算了了,便听着邹蕾蕾略有些幽幽的一句话:“脸红什么?当然是精神焕发,小姑娘见着姐夫,一般都是这个模样。”

  易天行瞠目结舌,心想这女人的逻辑果然与常人不同。邹蕾蕾忽然哼了一声,将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说道:“咱们走。”

  “去哪儿?”

  “归元寺。”

  “干嘛?”

  “找师傅。”

  “嗯?”

  “学功夫。”邹蕾蕾脸上闪着自信满满的光彩,“今天三个高人都觉得我适合修行,我就不信,去跟师傅他老人家学三天,我会比别人差。”

  易天行一口肥肉噎在了喉咙管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朱雀记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zhuqueji/,欢迎收藏
手机看朱雀记http://m.ssiaec.com/zhuqueji/朱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朱雀记》版权归原作者猫腻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烽烟尽处超禁忌动漫录阳神早安,总统大人!卡牌武神庶女嫡妃美漫之亚魔卓装甲末世重生:军长大人,不许动尘缘天生神医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