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胡不喜|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五)

推荐阅读:万族之劫(诸天万族苏宇)近身狂婿(楚云苏明月)顶级神豪武器专家/完本、当医生开了外挂我的微信连三界/完本、田园牧场/完本、妖娆召唤师/完本、我为王/完本、豪婿
  静漪见他神色有异,忽的发觉自己正抓着他的手臂,急忙收回来,局促地说:“太晚了……明天吧。”

  “晚,倒是不怕。”陶骧说着,看看她,“只是这一折腾,让奶奶知道了,又是一通教训。底下人跟着受罪。”他伸手,手臂缠着她细软的腰肢。

  他沉而灼热的呼吸喷在她发顶,她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扭着身子。心里是有些慌,刚刚那兴奋激动的劲儿像突然间被赶走了,瞬间的反应便是想逃开他,不让他碰触禾。

  他的手碰到她,她就不由自主地身上起栗。

  可陶骧拥着她,她就逃不开。一着急,脸上便更热,应该是一张面孔红透了……

  留声机近在身边,梵婀伶的低回依然动人心弦。

  陶骧的脚步踏着节拍,每一拍,都恰到好处妲。

  静漪慢慢抬头,他并不看她,但他是知道她在看的。

  她怔怔地望着他方方的下巴,想要伸手,却被他把手握的很紧,她又看了他一会儿,才轻声问:“我们是不是……”

  陶骧低头,看着她的眼,问:“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与梵婀玲的轻柔缠绕在一处,恰在此时他轻轻带着她转了一个身,转的太快了,她有一点眩晕,牢牢抓着他的手臂,眼睛还是盯着他……就是这样的缓慢而又娴熟的舞步,似乎也不是舞步,但他就是这样的沉稳,有着十足的信心似的……她望着他,四周全是温柔的光,不是也不会是那样狭小而黑暗的一个空间,舞步永远是局促而施展不开的……可是……可是……低低的、低低的一声“静漪”……

  “什么?”陶骧又问。她呆呆地看着他,呆的很,若不是他舞步够慢,怕是不知踩了多少回她的脚了……

  她晃了下头,说:“没什么。”

  “静漪。”陶骧看她。她说了没什么,脸上却不是没什么的样子。

  被他这样叫,她还不习惯。

  “什么?”她反问。清醒了些,就把他的眼、他的脸重新看清楚。身子是不由自主地向后仰,似乎这样就能离他稍远些。

  “再跳一支舞吧。”他说。

  “很晚了……”静漪避开陶骧的目光。他的目光深沉极了,这让她有些害怕……“很晚了,该休息了……”

  她抽手,他却攥的更紧。

  曲子在这时停住了,她心跳仿佛也在同时停跳了一拍。

  陶骧低头,吻在她额上,继而是眉心……静漪微皱的眉心被他的唇熨着,片刻舒展……然后是鼻尖、嘴唇……他的手掌扶住她的后脑勺,这一吻便怎么也躲不开了……陶骧有力的唇舌轻而易举地开启她的……她已经人事,知道这样的亲吻意味着什么。她推拒着,想要往后退。

  陶骧倒是容她退,她退他就进。

  静漪把握不准方向,一味地退着,不知不觉间就已经退进了他那间卧房里去。

  静漪眼见着他把房门一关,屋子里霎时暗下来。四周围仿佛只剩下了他的味道,她顿时全身紧绷,莫名地也不知哪里就开始疼,且一点点地要扩散开来……她被他牢牢地箍着,双脚已经离地。再落下来,就踩在他的脚面上。行动间,他像是仍在带着她舞蹈,暗暗的卧室内,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就是节拍。

  静漪心跳是越来越急,忽然间被他横抱起来,她低低地一呼。一个不字硬生生就被咽了下去,她只看到他眼中的亮光,尽管转瞬即逝,却热烈的仿佛流星。

  她呆了下,忘了推拒和挣扎。

  陶骧将她放下,她也不知道这儿是哪里。

  这屋子她统共只进来过一回……她慌乱间接着微弱的光,看清楚自己是坐在了一架巨大的三角钢琴上。她惊讶间微微张了嘴,不知道这里竟也有一架琴,他却趁机又吻住了她。她被他倾身进逼,缓缓倒在琴上。

  身下硬硬的,透过衣裙仍能感受到那冷硬,让她身上也跟着冷起来,禁不住要颤抖;可是偏偏他的手又格外的热,被他揉着,又痛苦又说不出的焦躁……她咬着牙跟他周·旋,试图逃开。每次都几乎要躲开了,仍然被他捉住。

  “不……”她趁着他喘息,闷闷地吐出一个字来。已经想不起来上次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觉得疼的不可思议。胸口也憋闷的厉害,忍不住要哭出来……他吻的霸道。几乎容不得她有半点自己的呼吸。仿佛连呼吸和心跳都要他来说了算,这更让她恐惧起来。

  稍稍不那么霸道和蛮横的时候,是他将她的衣裙轻手轻脚地解开。他似乎也并不着急,也知道她的恐惧,于是战线就拉的特别长,衣扣是一颗一颗地解,亲吻是一路向下,含着她胸前的肌肤,咬着……她几乎尖叫,被他压着的手瞬间获得解放。

  她握住嘴。

  陶骧愣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的放松,她一翻身,灵活地从琴上下来。她一身凌乱地慌不择路,被他一把拽回来,身体就完全覆住了她……她只来得及感受到他灼热的手掌将她牢牢压住,他更加灼热的身子紧贴着她,之后便疼的眼泪滚落下来,喘息都停顿了。想喊,嘴唇被他咬住,根本没法儿喊。甚至是绝望地知道了这一定是躲不过去的……

  一次又一次的,她承受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将她拥紧,不动了……她动不了,也不敢动。四肢百骸都不是她自个儿的了似的酸痛难忍,却也不得不忍耐。

  陶骧弯着手臂,将她搂紧,轻声在她耳边问了句什么。

  她没听清,也没出声。

  他也不出声了。

  窗外的月光投进来,他看着月光下她如玉的面庞,就在他臂弯间……随着他身体的移动,身下的钢琴又发出轻微的声响,这声响刺激了他,也刺激了她。她掩着衣裙,试图把衣裙重新弄平整。可衣服原本已经凌乱,他的手下的又狠又准又志在必得,三下五除二两人便已经赤61裸了身体。

  静漪是怎么也不敢看月光下陶骧的身体。其实如果她能够看一眼,就会发现陶骧的身体,简直如同希腊雕像般有着结实的肌肉和完美的比例。可是她根本不敢看。

  只是这回他将她放到床上,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进入……

  静漪抬手覆住自己的眼睛。

  陶骧忽然停了下来,拉开她的手。

  他没有出声,看了她一会儿,将她的手攥在手中,亲她。

  她哽咽着,眼泪涌出来,模糊了眼睛……原本就看不清楚的浓重的影子,更加模糊起来,唯一清晰是就是从身体到心脏的痛楚,还在慢慢加重……她的手不知何时被松开了。

  她像是被赦免一样,缩到被下去。

  陶骧想要将她搂过来,却看到她薄薄的背……肩头是在微微的颤动,不知是不是还在哭。

  他伸手将薄被拉上来些,覆住她的肩。

  他闭上眼睛。

  原本以为会很快入睡,却花了比平时多的多的时间……

  天还没有亮,她就起来了。

  他一向警醒,很快发觉她下了床。

  他的手都要触到她的手臂了,只要稍稍快一点就能把她拉回来,手却落了下来。

  他呼吸都重了些……没有听到门响,但她是走了的。

  他索性继续睡。

  有她在身旁,他睡的也并不踏实。

  这一觉睡到天大亮,若不是雨点密集地打在玻璃窗上,他还醒不了。

  外面窸窸窣窣有声响,也有人压低声音在说话,他猜得到,若不是图虎翼,便是马行健。今天司令部有重要部署,他得早点去。可他竟有些懒,起身看到那架钢琴——屋子里丝毫不见凌乱,简直让他怀疑昨晚上是不是做了场梦——他走过去,发现钢琴上落了一朵珠花。

  很小巧的米粒珠攒成的玫瑰样饰物,薄薄的光,并不夺目。

  应是她发间的点缀。

  后来她的长发也被他打开,瀑布样的发在身下,柔滑的丝绸似的铺着……

  他转身进盥洗室去,将自己迅速收拾停当。出来时果然看到图虎翼等在门口,一看见他顿时喜上眉梢,显然已经等的急了。

  他想说什么,抬眼看到秋薇从里屋出来,便问:“还没起来吗?”

  秋薇过来问安,说:“早起来了呢。已经下去了,等姑爷起来一道用早点呢。”

  陶骧见她拿了东西在手里,未免留意。

  “这是小姐给符二小姐预备的寿礼。让我拿下去,给她过了目,好送过去。”秋薇看出来,说着便给陶骧一看,“还没包起来。”

  陶骧跟着下了楼,果然静漪已经在餐厅里坐着了。

  ——————————

  今天晚间加一更。
云胡不喜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yunhubuxi/,欢迎收藏
手机看云胡不喜http://m.ssiaec.com/yunhubuxi/云胡不喜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云胡不喜》版权归原作者尼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嫡女归来红色仕途你好,少将大人天价弃妃混在日本女校的高手狂探美利坚财富人生械医锦桐契约成婚:牧爷心尖宠入骨!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