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章九 年华 上

推荐阅读:轮回之我从西游来傲世丹神好莱坞之路玄天战尊伏天氏师士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杀手房东俏房客穿越回去当捕快星照不宣
  章九年华上

  战火依然在北国燃烧。

  特拉华帝国已经投降,可是罗格一点也不敢放松。在他当初的行军路线上,足足徘徊着上百万怨魂。遭到浩劫的不仅仅是被屠城的几座城市,大军周围五十公里范围内的一切村镇也都被摧毁。仇恨的种子已经播下,百年的时间都不足以平息。

  罗格的大军伤亡颇重,如今已不足六万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停留在特拉华境内的每个战士都被一百多个敌人包围着。

  罗格的心情十分压抑,一如蒂凡妮上空密布的阴云。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块战火未熄的土地上。

  勇敢的瑟克莱公国非但没有理会他的投降要求,反而悍然出兵,趁虚而入包围了守卫力量薄弱的席尔德城。尽管席尔德城城防坚实得可怕,守城的老将军又以防御见长,但罗格并不认为凭城中的三千守军可以挡得住二万大军的进攻。不过,就算席尔德城失陷了又如何?在罗格眼中,这不过是注定失败的敌人最后不甘的挣扎而已。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光有勇气是不够的。

  他准备在回去帝国的途中,顺路给瑟克莱公国一个深刻的教训。此刻庞培正在东线转战,虽然屡战屡胜,但是进展有限,与罗格千里突进、一举攻占敌都的辉煌战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强者的作用。

  聚集了前所未有的强者之后,罗格的大军可以知晓敌军一切动向,可以轻易在最坚固的城防上打开缺口,可以突破任何坚阵。强者们本身的力量并不足以左右战局,但他们可以大幅度放大已方军队的战斗力。一个圣域哪怕并不出手取敌性命,仅仅是依靠侦察敌方动向这一点作用,就很可能使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变成一方的完胜。

  而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君王心中,这些强者的存在,究竟是祸是福呢?罗格思索着这个问题,心中微微一动。

  今天清晨时分,特拉华所有皇族在帝国军队的押送下,悄悄地离开了蒂凡妮,踏上了通向帝国的大道。前皇帝四十五岁,高瘦白净,举止和煦而温文,自然而然会让人产生亲近之意。他身边的皇后虽然已有了岁月的痕迹,但仍然典雅美丽。他们从容地上了马车,似乎并不将未来的凶险放在心上。三位皇子和四个公主也很有皇室风范,不吵不闹。不过十余位皇妃和众多的皇亲国戚们哭哭啼啼,不愿登车。不过在士兵们的刀剑面前,他们不得不带着匆忙收拾好的财物,一一上车。

  领军的军官已经悄悄请示过罗格数次,要不要在半路上将这些人全部杀掉。罗格也曾犹豫过,但最终还是拒绝了斩草除根的诱惑。

  “这件事嘛……还是让大帝去头痛吧。”罗格暗自想着。

  罗格的心早已经飞回了黎塞留。北方的宗教战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因为摩拉以及全部的狂信法师都忙于追随女神进攻特拉华帝国,结果智慧之眼的教徒缺乏足够的支援,在阿斯罗菲克帝国境内建立的教堂几乎全部被毁,甚至连智慧之眼位于德累斯顿的大神殿也遭到过一次袭击。

  至于那不屈的瑟克莱公国,这份功劳就暂时让给庞培吧。罗格思忖着,还是宗教战争更加的重要。

  只是无论胖子如何心急,要使占领下来的蒂凡妮初步安定怎么也得几天时间。这里面有太多的事情要他操心和头痛了。

  浮空之城北飞之时,除了两头龙,上面只有死亡世界三君王和不知是否醒来的风月,其余的强者以及摩拉都留在了蒂凡妮中。罗格揣摩奥黛雷赫的意思,是让这些强者留下来协助他。不过他们既然是强者,大多数都有些怪癖。

  比如以大炼金师而跻身十大魔导师之列的温拿,这些天的脾气就极为火爆。他屈尊投降,结果即没上成浮空之城,也没能与异位面的巫妖坐而论道。因此他天天都把自己关在高塔上的实验室里,宣称除了浮空之城和蒂凡妮外,他哪也不去。既然去不了浮空之城,那么留下来修补他心爱的蒂凡妮也是好的。

  罗格拿他也没办法。温拿肯投降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自然不能逼得厉害了。可是也不能任由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因此罗格请死神班也留在蒂凡妮,叮嘱着他暗中监视着温拿。不过看死神班一有空就满脸堆笑,拿出那把细剑猛瞧的样子,罗格实在难以放心。死神班的细剑确实是个好东西,不断变幻、交替出现的的土黄色和浅蓝色光芒分别代表了迟缓与衰老两种负面效果。可是这种程度的魔法武器罗格也见过不少,他实在不明白死神班为何会如此痴迷于它。

  罗格问了,但死神班只是笑眯眯地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那意思是你见识不足,跟你说了也白说。

  安德罗妮则天天在蒂凡妮四处乱转。罗格每次感应到她,都发觉她在高速移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至于修斯,一直与芙萝娅呆在一起,喝喝茶,把魔法药当果子品尝,要多悠闲有多悠闲。罗格屡次向这老狐狸请教今后的行止,结果每次都只得到这么一句话:“你只要时刻追随女神光辉的指引,自然会得到神的佑护。”

  修斯说这话时的虔诚口气和神圣姿态,简直可以骗倒世上绝大多数人,只不过罗格是坚决不信的。修斯身为一个精灵,可是自从奥黛雷赫出现后,他老人家就绝口不再提希洛。信仰之虔诚,由此已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两个老伙计也颇让他头痛,罗伯斯基想当蒂凡妮城主,而埃特想领兵,三天两头在他耳朵边聒噪。罗格最终还是决定将两人先带到帝都,蒂凡妮由华莱士驻守。至于埃特的领兵要求,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这位魔法剑士个人实力是足够了。十一级斗气加上六级的魔力也足以与拥有十三级斗气的武者相斗而不落下风。但是,如果埃特只修斗气的话,他现在早该拥有十四级的斗气了。

  不过个人力量高低其实与领军本事无干。整个东南战线危机四伏,情况之复杂凶险与当年率领龙与美人佣兵们胡打群殴时已经完全不同。罗格可不想刚刚重逢,这个当年的兄弟就战死在沙场上。

  这几天罗格不论到哪,都会将玫带在身边,也不禁锢她的斗气。玫一如往日,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副官的工作。只是她清楚得很,一旦自己露出反抗或者是逃跑的意识,罗格瞬发的即死魔法会立刻落在自己头上。而在她死亡之后,真正的地狱才会展露。

  终于,忙得不可开交的罗格将蒂凡妮的大小事务处置妥当,一万大军也已作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

  罗格立在皇宫的主楼上。除了温拿的魔法高塔外,这是全蒂凡妮最高的建筑,足以俯视整个帝都。看来前皇帝也是一个颇有胸怀的人,他虽然没什么名气,可是能率领一个小帝国与阿斯罗菲克帝国抗衡这么多年,绝对可以算做有为的帝王了。

  深夜,万籁俱寂。

  白天的蒂凡妮已是秩序井然,但是夜间的繁华却不是朝夕之间能够恢复。灯火彻夜不息、人流熙攘的酒肆娼馆明显萧条,除了来掘金的佣兵或者冒险者,几乎看不到本地人。大街小巷更是空旷,只有帝国骑兵偶尔经过的马蹄声。

  蓝月已过中天,夜雾笼罩着寒夜中的蒂凡妮。极目望去,万家灯火,在雾气中氤氲成一团团黄色或白色的光晕,为寒冷的夜带来许多暖意。

  玫已经去休息了。自那一次后,她的表现是绝对的安分守己,似乎已经认命。

  罗格呼了一口气,看着那团氤氲白雾在夜空中消散。直到现在他才能稍稍偷闲。他忽然觉得,现在忙忙碌碌似乎都是在为了别人的事奔波,可是他自己身边的事情,却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从他初遇罗德里格斯之时算起,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八年。

  他望向北方,那是浮空之城消失的方向。那座飞行的城堡中,还有他最牵挂的风月。

  酒馆向来都是无眠之人的好去处,虽然盛况远不如从前,蒂凡妮最大的“熊与牛”酒馆还是十分热闹。虽然几近满座,仍不时有客推门进来。冒险者、旅人和佣兵可不管城墙上插的是那个家族的旗帜。

  但是,现在酒馆里气氛反常地凝重。

  酒馆中本来是形形色色的人聚集的地方,其它种族的人并不少见。可是一个地底侏儒出现在这个酒馆中还是第一次。各色美酒堆满了地底侏儒面前的桌子,他要站在椅子上,才能够得着那些酒壶。地底侏儒裹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袍,别看他个子小,可是酒量却不小,一会功夫就已经喝下了好几壶不同的烈酒,仍然一点醉意都没有。

  让见多识广的人们也感到惊讶的是,与地底侏儒相伴的竟然是一个前所未见的美丽女子!她有着与她的美丽完全匹配的傲慢,只是一杯一杯地品尝着美酒,对酒馆中诸人看都不屑看上一眼。

  在酒馆饮酒的佣兵或者冒险者中不乏能人,他们早已看出这超乎尘世想象的美丽女子战力非常非常的弱。这样的女子孤身来到这个酒馆中,简直就是一头羔羊进了狼窝!难道,她是指望着那只地底侏儒来保护她吗?

  可是那女子身上有着奇异的威严,以至于在拥挤的酒馆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坐在她周围数米范围之内,不止如此,那些凶悍成性的武者们甚至于连目光都无法在她身上多停留一下。只要那美丽的身影映入眼帘,一股无形的力量就会悄然袭来,他们下意识地立刻望向别处。

  终于,女子抬起头,漠然的目光空泛地扫过整个大厅。她的眼神明明全无表现,几个实力最强的家伙却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看似柔弱而无助的美丽女子,正在用一个老牌食客审视食物的挑剔眼光打量酒馆中诸人,让他们忙不迭地转头别望。

  但是他们的目光仍然会不由自主地转回来,不是望向那风华无双的美丽女子,而是望向她身边插着的奇异长枪。这把枪似是由一整块水晶雕成,近于透明,枪身内流转着如云似烟的银色。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似乎听到战枪在愤怒地呐喊和咆哮!

  “神器?”一个美丽而危险的词悄悄在众人心中浮起。

  哈!地底侏儒转眼间灌下了一大杯烈性薄荷酒,无比满足地呼出了一口气。

  “威娜主人,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啊!原来有了身体感觉后,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地底侏儒感慨地道。它还无法使用精神波动与主人沟通,只能用说的。不过地底侏儒的话没有一个人听得懂,因为它说的是龙语。

  威娜每一样酒都只是舌尖舔上一点,细细品味之后,就将整壶酒扔到一边。对于地底侏儒的感慨,她不置可否。

  也许是酒喝得实在多了点的缘故,地底侏儒的胆子也比以往大上了那么一点,何况它感觉到受了些委屈:“威娜主人,风月主人为什么忽然离开了呢?她竟然扔下了忠诚之格利高里,而宁可带着那三个出身自死亡世界的家伙和只知道战斗的银龙!”

  威娜似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半天才回道:“你的风月主人已经下定决心,要专心当她的女神了。格利高里,他每次呼唤风月的时候,是不是你也能够听见?”

  格利高里立刻点头道:“是的!主人的主……啊不,他已经习惯于在呼唤风月主人时,顺带着呼唤我了。其实就算他不召唤我,因为与风月主人灵魂契约的存在,我也能够知道。”

  格利高里本来叫惯了主人的主人,但自从它的主人多了一位后,每次它称呼罗格为主人的主人时,都会招来威娜主人的一顿修理。不过积习难改,格利高里还是常有说走嘴的时候。

  威娜沉吟片刻,道:“格利高里,以后他召唤风月的时候,你要立刻告诉我!”

  格利高里刚刚跟一大杯十年陈的白兰地奋斗到一半,闻言吓了一跳,立刻道:“威娜主人,您……”

  它一定要问明白。地底侏儒可不想卷入两位主人的战争中去。

  “以后他再呼唤风月的时候,我替她去。”威娜淡淡地道。

  “您……您去?”

  威娜浅浅一笑,道:“是!而且随叫随到。”

  地底侏儒苦思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它随即想起一事,道:“可是风月主人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穿越空间过去的。您现在还很虚弱,好象……好象还做不到这一点。您看,是不是在这里先补充点力量?”

  威娜四下望望,眉头略皱,冷冷地道:“他们的力量太少,而且看上去很脏,我没有兴趣。”

  地底侏儒两个大耳朵微微一动,立刻把这句无比重要的话收在了耳内。格利高里忽然觉得身上这件破破烂烂的影藏之袍越发地显得可爱了,虽然破旧了点,但至少不会引起威娜主人的注意力。不过地底侏儒眼光长远,决心永绝后患。

  “威娜主人,那个叫做安德罗妮的女人天天追着您跑,她的力量可是又足又纯净,您何不索性……”

  威娜盯了地底侏儒一眼,凌厉的目光几乎将他冻僵!她其实也烦恼于安德罗妮的不住纠缠,很有点把她一口吞了的冲动。不过那毕竟只能想想罢了,偏偏这只地底侏儒还在不断地挑动她原本就薄弱的防线。

  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它可以将人心中真实的欲望无限制的放大。

  一个面容阴冷剑士喷着酒气,站了起来,阴森森地问道:“小女孩,你那杆枪是从哪偷来的?”

  酒馆中众人看看剑士身上闪耀的斗气光芒,再看看没什么力量感觉的威娜,都静候着,想看看会发生点什么。

  威娜手指轻轻在桌子上一敲,一道劲风骤然在剑士背后生成,呼啸着袭向他腰间的要害。剑士大吃一惊,以为是谁在背后偷袭,本能地一跃而起!然而一把钢制餐刀不知何时出现在剑士头顶,在他全力一冲下,立刻齐柄没入了他的额头。

  看着摔倒在威娜面前的剑士,酒馆中鸦雀无声。威娜冷冷一笑,伸手提过了龙魂战枪。

  “威娜主人!”地底侏儒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他……他好象又在召唤风月主人了。”

  酒馆中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威娜挥手召出妖莲,跨空而去。

  风平浪静之后,地底侏儒忽然发现自己被主人独自丢在了一群凶猛的大汉中间。

  威娜一走,那压制着酒馆中诸人的威压也立刻消失。人们脑筋一转清明,对龙魂战枪的贪念立刻重生。他们慢慢向孤单弱小的地底侏儒围了上去,准备擒住它后,好看看能不能拷问点什么出来。

  格利高里一呆。

  下一刻,人们意识中存在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恐惧!

  汹涌澎湃的龙威瞬间已经淹没了酒馆中的一切!在这源自于神圣巨龙的天然龙威面前,完全没有防备的人们全部被恐惧击倒在地,甚至连挪动一下身体的力量都已失去!

  地底侏儒抽出短剑,嚎叫着跳来跳去,在几个它格外看不顺眼的凶徒身上狠狠插了几剑,这才扬长而去。

  它一边走一边嘟嚷着:“哼!永远不要小瞧一个会说龙语的地底侏儒……”

  可是格利高里这句也是用龙语说的,没人能够听得懂,倒是白废了它一番苦心。

  ...
亵渎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xiedu/,欢迎收藏
手机看亵渎http://m.ssiaec.com/xiedu/亵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亵渎》版权归原作者烟雨江南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烽烟尽处超禁忌动漫录阳神早安,总统大人!卡牌武神庶女嫡妃美漫之亚魔卓装甲末世重生:军长大人,不许动朱雀记尘缘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