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第七百二十四章 民族传承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叶辰孙怡夏若雪贩妖记冰火破坏神仙朝降临轮回游戏空间皇后娘娘太彪悍地狱代表人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如果可以重活一次
  贞观十七年冬天的雪覆盖了整个关中,一场又一场的大雪使得朝野上下惊忧万分。

  所幸京兆府连续几年不计回报的投入,使得关中附近的民舍不断得到加固与修缮,加上上下官员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各地稍有险情便上报至应急处理衙门,关中各地的驻军会在各级官员的指派之下迅速予以救援,正五十年一遇的灾害天气居然并未造成多少损失。

  民舍得以保全,仓储之中又足够的存粮,赈灾粮食可以及时发放,百姓便不至于流离失所食不果腹,又有谁愿意撇家舍业沦为流民呢?

  固然安南运回来的稻米远远不及关中本地所产粮食好吃,可到底能够填饱肚子……

  当天灾也无法令勤劳的华夏人民屈服,那么缔造一个辉煌的盛世自然就在情理之中。

  百姓家中有粮、手中有钱,过年的时候自然会买上酒肉好生犒劳一顿辛劳了一年的自己,顺带着也会满足孩子们的小小心愿,扯上几尺布给孩子们添上几件新衣服,精美的糖果也买上几斤,各式各样的小吃也会喂进孩子的嘴里。

  老人慈祥的笑容溢满了脸上的皱纹,孩童清脆稚嫩的笑声响彻街巷山野,浓浓的年味儿便飘荡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有些时候,幸福如此简单。

  然而这简单的幸福,却来之不易。

  因为在这阖家欢乐的背后,是朝野上下的官员们勤政爱民清正廉洁,是北疆西域的兵卒在冰天雪地之中戊守边疆,是水师船队穿梭海上剿灭海盗打击敌国……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每一份宁静与幸福背后,是无数人默默无闻不求回报的付出与牺牲……

  *****

  过年的流程是繁琐而冗长的,尤其是对于那些诗礼传家的世家门阀而言,更是一丝一毫不能懈怠。

  出外游学的子弟、在外经商的族人,无论隔着多远,只要能够返回家中,哪怕是跋山涉水亦要回家过年。从古至今,春节便象征着团圆、幸福、阖家欢乐,哪怕仅只是为了回家给父母亲长看上一面,磕一个头,也从不畏惧路途之艰难。

  到了腊月二十八,随着身在外乡的子弟纷纷回家,便有成群结队的孩子戴上形状凶狠的面具,跳着奇怪的舞蹈,一家一家挨门挨户的穿堂过院,此之谓“驱魔”,意在祛除疫病。

  当然,春节最重要之仪式,便是祭祖。

  到了年三十,无论皇室宗亲亦或是世家门阀,甚至于黎民百姓贩夫走卒,都会在这一天将家中最丰盛的食物摆上供桌,燃上三柱清香,表达对于逝去祖先之缅怀与祭奠。

  哪怕再是山野之间的懒汉,也不会忽视掉这样一个仪式。

  自三皇五帝而始,“孝”之一字便是华夏民族传承当中的精髓,慎终追远乃是华夏民族独特之文化,表现在永世不忘自己的传承血脉,世世代代都会在重大节日的时候祭奠先祖,乞求先祖护佑子孙安康、后裔繁昌。

  相对应的,但凡子孙有一些了不得的成就,都会焚香祷告敬告先祖,让先祖因子孙而骄傲。

  反过来,若是做了一些神憎鬼厌不齿于人的缺德事,则会心惊胆颤,唯恐祖宗怪罪……

  这就是华夏的传承,也是骨子里的信仰:祖先血脉,高于一切。

  至于神明?

  用时拜一拜,无用时束之高阁……

  房玄龄带着几个儿子在祠堂内举行了盛大的祭祖仪式,而且今年又添了新人,房菽、房佑两个小子也能够蹒跚学步了,牵着父亲的手平生第一次参加了祭祖仪式。

  这种血脉传承的大事,自然要在孩子幼小的时候便深植其内心,使其在生长的过程中不断巩固,最终会成为血液里流动着的信仰。

  世代传承。

  祠堂里祖先的牌位高高在上,香案上贡品丰盛,香烛缭绕,两个小子在这肃穆的气氛中居然不哭不闹,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的大量一切,板着小脸儿居然很是乖巧。

  待到祭祖之后,便是阖家上下的团圆饭。

  虽然自春秋战国之后便被称为“礼崩乐坏”,但是在这个年代里依旧有着太多的讲究,世家门阀为了彰显其尊贵之地位更是如此。

  男女不同席便是诸多礼法其中之一。

  房家也遵循着这样的规矩,毕竟是普世价值观,标新立异的结果不是得到大众的赞同,反而会招致无休止的质疑与指责。但是在除夕这一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家族让妇人一同入席。

  房家亦是如此。

  房玄龄夫妇坐在主位,接下来三个儿子依次落座,三个媳妇再其后,即便是家中的妾室也有资格入席。除夕不比平时,新春佳节总归是要快乐一些,房玄龄也卸去了一家之主的架子,举杯讲了几句祝福的话儿,便邀请儿子、儿媳们一同饮圣。

  别人也就罢了,出身于世家门阀的萧淑儿简直诚惶诚恐。

  她最是了解世家门阀的规矩,公爹与儿媳同坐一席就已经“大逆不道”了,眼下居然举杯痛饮,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阖家欢乐不分彼此的氛围,也的确更加令人感到轻松,心生欢喜。

  这可是当年的宰辅之首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更有这无与伦比的声望,《字典》刊行于世更是将房玄龄推上了当世大儒的地位。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公爹的认可,作为一个妾室来说又是何等的荣幸?

  故而宴席上的气氛非常轻松愉悦,妇人们也都多喝了几杯,一个个两颊染红,喜气洋洋。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窗外一朵朵烟花升腾而起,在半空中炸响,各式各样的烟花在夜幕之中绽放,络绎不绝的鞭炮声响彻长安城的每一个里坊,每一处角落。

  房俊坐在花厅的窗前,手里握着一杯热茶,看着布满整个长安夜空的烟花,心里不禁感叹一句:这才是过年啊!

  连烟花都不能肆意燃放的春节,自然没有了那种普天同庆的热烈气氛,还能剩下多少年味儿呢?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百姓的生活一年好过一年,然而有些传承在血脉里的东西,却渐渐流逝在那种所谓的富庶优渥当中。

  过年不许燃放鞭炮,端午被别人抢先抢先申遗,九九不再登高,中秋不再赏月……反倒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洋节”大行其道,在年轻人当中越来越红火,趋之若鹜。

  传统文化的没落,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当孩子们拿着玫瑰花向不止一个女孩儿公开示爱,然后携手共赴酒店,当平安夜满街的苹果,一对对少男少女却迫不及待的开了房间……华夏民族传承几千年的优雅与坚强,被某些人编织出来的放纵与自由彻底湮灭。

  结果便是崇洋媚外大行其道,凡是别人的都是好的,凡是自己的都是糟粕,年轻人几乎丧失了是非对错的起码判断。

  异族的弯刀铁骑坚船利炮未能截断我们的传承,却将要毁在所谓的“文化开放”之下……

  当一个民族失去了文化优越感,固然再是富裕,也距离灭亡不远了。

  身旁的金胜曼依偎在窗前,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外头时不时腾空而起的烟花,不可遏止的震撼流露而出,且不断的张开红唇,发出一声声赞叹。

  在新罗王宫里长大的真德公主,何曾见过这等绚烂璀璨之颜色?

  一旁的萧淑儿便觉得好笑,挺着大肚子,笑问道:“以前没见过燃放烟花?”

  金胜曼的眼睛舍不得从漫天烟花当中收回,下意识答道:“倒是见过,只是没见过一下子燃放这么多。”

  长安城中但凡婚丧嫁娶,如今都时兴燃放烟花,可是如同除夕夜这般满城皆放烟花的盛大场面,却是她见所未见。

  萧淑儿便说道:“你每见到一朵烟花升空盛放,都代表着咱们家的库房里又多了几贯铜钱,烟花燃放的越多,咱们家的收入便越是丰厚。”

  金胜曼愕然回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萧淑儿。

  这满长安城的燃放烟花,又与咱们家有何关系?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唐锦绣http://m.ssiaec.com/tiantangjinxiu/天唐锦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唐锦绣》版权归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奇侦异案改造神君大作战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魔女的指环如果可以重活一次傲妻难宠醉卿心:锦绣傲妃地狱代表人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