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第三百六五节 阴郁的人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叶辰孙怡夏若雪都市极品医神圣墟沧元图武炼巅峰
  一颗颗人头摆在大国师的灵柩前,堆成小山。

  卫兵拉着一辆牛车从广场东面走来。刽子手们从地上抬起一具具无头的尸体,很快装满了空荡荡的车厢,越摞越高。

  一辆车显然不够,但谁也不敢改变固定的仪式进程,前一辆牛车装满之后,第二辆牛车才能入场。只是在雪花和寒冷中等待的牛感觉很无聊,它们对流在地上的鲜红液体产生了兴趣,不断凑过去嗅着,甚至伸出绵软的舌头舔了几下。

  凌迟的过程与从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刽子手仍然是割一刀就在伤口表面撒上药粉,鲜血被牢牢锁在受刑者体内,不会因为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她一直在惨叫,旁边的牛振峰也不例外,两个人仿佛正参加着一场诡异竞赛,看看谁的尖叫声更大,谁的哀求更凄厉,谁的表现更能求得他人原谅。

  天浩从高台上走下,来到大国师的灵柩前,双膝跪倒,带着说不出的庄重和肃穆,缓缓叩首。

  “你是我在这个时代最尊敬的人。我为你报仇,我还会实践对你的承诺。我会带着这个族群走向强盛。安息吧……你不会有任何遗憾,不会对你曾经做出的决定感到后悔。”

  他的声音低沉又迟缓,没有第二个人听到。

  天浩就这样跪着,久久没有站起,仿佛一尊无生命的雕像。

  他的内心百感交集。

  平心而论,大国师给了自己太多的支持。对于这位慈祥且睿智的老人,天浩一直有着本能的敬畏。

  抛开感情谈理智,大国师其实是天浩晋升道路上最大的阻碍。无论牛伟战还是牛伟方,天浩从未将他们放在眼里。牛伟战就不用说了,刚愎自用,傲慢粗鲁,就算他得到众人支持即位为王,很快就会把整个牛族搅得一团糟,最终结局不是愤怒的各分部族长撵下王位,也会死于暗杀,或某种非正常的“意外”。

  牛伟方的想法很丰富,属于那种能接纳大多数人意见的上位者。可天浩对他并不看好,温和亲民是优点,只是牛伟方的性子过于软弱,在原则问题上很难坚持到底。他会成为一位守成的君王,却永远不可能成为开拓领土,让牛族变成庞大帝国的君主。

  至于牛艳芳……站在公平的立场,她有头脑,聪明狡猾,心狠手辣,未达目的不顾一切。其实比起两位兄长,她算是先王家族这一代最优秀的人物。偏偏她是个女人,而且她的所作所为出发点都是源于私利,从不考虑其他人。

  想要成为王者,不外乎两个前提————要么你自身实力雄厚,强大到所有人必须仰望并产生主动依附的心理。要么你温和宽仁,不厌其烦调整措施,让所有人都能做到利益均沾。

  所有的王位继承人都死于内乱,如果大国师还活着,天浩就算得到他的支持,也很难在族群内部施展自己的改革计划。

  只能把所有的问题归于神灵。是古老的披,是他们在命运时空里让后世子孙主动让位,是他们间接或直接的让天浩得到权力……总之,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上至普通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承认四位族长组成的临时议会,是目前牛族的最高权力机构。

  这一天,黑角城的居民看到天浩跪在大国师灵前,诚恳又严肃。

  他们对未来感到彷徨,因为在长达数百年的牛族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没有王位继承人,而是由四位族长共组议会掌权的形式。当然,这只是过渡时期的暂行之举。等规模浩大的殡葬仪式结束,城内秩序恢复,他们当中就会产生一位摄政王,代管族政。

  按例,摄政王执政期为五年。如果他各方面表现良好,得到众人一致称赞,在执政期结束的第六年,将自动成为新的大王。

  反之,如果他倒行逆施,临时议会随时可以解除摄政王资格,另选新的族群管理者。

  以天浩为首,人们抬起灵柩,朝着城外选定的墓地缓缓而行。

  抬棺人很多。

  天峰、天狂、巫且、永钢、黑齿、曲齿、暴齿……几乎整个雷牛部高层都来了。那是用十几根粗木棍从棺材底部穿过,结成一个大型平台的做法。这种规模的出殡仪式极其罕见,除了身份尊贵的王,只有被众人敬重的长者才有资格享用。

  出乎意料之外,在众多身份高贵的抬棺者当中,黑角城居民们看到了一些女人的身影。

  阿依走在天浩身边。

  阿菊在侧后位置。

  还有巫蓉和老太婆桂花。

  天浩用沉默的行动告诉所有人————牛族必须改变,必须以强大为目的放弃某些愚昧无用的规矩。提高女性社会地位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这相当于把半数的族群力量纳入正规使用渠道,而不仅仅是让她们承担次要责任,呆在家里生孩子。

  如果只是区区磐石城主,或者磐石领主,他不可能这么高调。

  两百万雷牛部成员是他的坚实后盾,强大即高贵,拳头够大说话才有人听。女人没用,女人是商品,女人可以随便交易……天浩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他不是纯粹的女权主义者,但他很清楚,女人是族群乃至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

  元猛和宗域也是抬棺者,牛凌啸与他们走在一起。

  三位族长都很疑惑,从处刑开始到现在,黑角城居民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天浩这位新掌权者的反对。要知道认同感不是区区几天时间就能产生,何况他只是一个族长,不是王室成员。

  充足的粮食是物质基础,在过去的这段时间,按照天浩的命令,工作组访问了城内的每一个家庭,他们同时带去了礼物,将黑角城粮仓搬运一空,让平民在入冬前得到了更多粮食配给。

  云凯的态度代表禁军做出选择,北区统领国豪,南区统领飞云,他们帮助天浩稳定了城内局势,以强大的军力为后盾,确保政权交替顺利过渡。

  情报部从几年前就开始与他们接触。无论元猛还是宗域,包括凶牛之王,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事发后,牛艳芳被抓,他们这才想到拉拢黑角城诸位统领,得到更多的军力保障。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云凯等人虽未对天浩宣誓效忠,却已用实际行动表明站在同一立场。

  操作必须在前,临时抱佛脚毫无效果。

  下葬,看着潮湿冰冷的泥土一点点泼洒在棺材表面,天浩的心仿佛被带入另外一个世界,逐渐飘远,变得更加热切。

  成堆的人头堆在坟前,与覆土砌墓的工作同时进行。没有古代历史上规模浩大的地宫,也没有需要长达几十年才能修造完成的地下建筑,只是一个占地面积略大,提前用石灰和木炭做过防水处理的墓穴,再加上坟墓外部用石块堆砌,立碑,进而扩展为百余平米的墓地。

  看着刻在墓碑上的那些字,天浩仿佛看到了大国师的眼睛。

  他注视着我。

  他是个睿智的人,死后更是无所不知。

  那双眼睛里有苛责,也有宽容,更多的还是慈祥与关爱。

  身后,传来一片哭声。

  天浩仰起头,望着阴霾灰暗的天空。

  未来,如此令人期待。

  ……

  夜深了,整个世界隐入黑暗。广场处刑台附近点起一个个火堆,周围搭起临时的木棚。这样做是为了给牛艳芳和牛振峰遮风挡雨,确保他们不在寒冷的夜里被活活冻死,继续挨到明天,接受更大的痛苦。

  王宫外围,贵族居住的区域。

  这是隐蔽的小房间,屋子里点着蜡烛,光线不算明亮,但就三个聚在一起低声商谈的人看来,这点微光已经足够。

  牛凌啸用狂热的眼睛在元猛和宗域两人身上来回扫视,问:“今天你们都看到了,他是那么的傲慢,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从行刑到下葬,所有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照这样下去,以后朝堂上根本没有我们的位置。”

  夜里很冷,元猛裹紧了身上的皮袍,他对这个阴暗寒冷的房间很不满意……活见鬼,这里甚至连个生火的炭盆都没有。虽然明白这是为了保密,可他还是忍不住腹诽,进而抱怨。

  “我说,你就不能弄点炭火进来烧着吗?这也实在太冷了。”元猛很不高兴地嘟囔着:“我觉得阿浩这样做没什么错。毕竟我们之前就商量过,从处刑到给大国师下葬,都经过大家同意。他年轻,而且用那种铁皮喇叭让所有人都能听见,也是他的主意。”

  “我指的不是这个。”牛凌啸面色阴沉:“你还看不出来吗?牛天浩想要踩着我们上位。没错,雷牛部现在实力很强,他完全有资格成为摄政王。可他把我们摆在什么位置?就算他迫不及待想要爬上去,至少也得经过我们同意。”

  宗域很狡猾,就算知道问题症结,也从不轻易发表意见。他沉稳的看着牛凌啸:“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有事情必须按规矩来。这是牛天浩常说的一句话。”牛凌啸脸上写满了盘算,他并不掩饰:“祖上有一句老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按规矩来,议会按照正常程序投票,选出摄政王。”

  元猛整个人缩成一团,他撇了撇嘴,嘲笑道:“牛凌啸,看不出来啊!你这心还挺大的。怎么,大国师走了,王室这边没人了,你的心思也活泛了,想尝尝坐上王位是什么滋味儿?”

  凶牛之王对此并不在意,他脸上堆起微笑:“我有多少斤两自己清楚。我指的不是我,而是你们两位。”

  元猛和宗域互相看了看,从彼此眼里看到了疑问。

  宗域缓缓搓着手指,皱纹密集的眼皮微微上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们两位当中无论是谁都比牛天浩合适。”牛凌啸在微笑中压低音量,他的话语充满了诱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摄政王。这种事情得讲究资历和能力。”

  他继续道:“临时议会只有四个人,只要我们三个达成协议,就是三对一,牛天浩就算反对也拿我们没办法。”

  元猛和宗域再次对视,只是这次谁也没有说话,不约而同默契地陷入沉默。

  良久,宗域忽然笑了,他控制着嗓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

  元猛也笑了,他的举动更直接,站起来,双手从里面裹紧皮袍,转身朝着房门走去。

  宗域紧跟其后。

  牛凌啸怔住了。

  这一切来得很突然,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脑子里准备好的劝说语句丝毫没有发挥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元猛和宗域走出去,冷空气从敞开的房门猛灌进来,冷得他打了个寒颤,缩起脖子。

  雪变大了,纷纷扬扬落下,在地面上积起薄薄的一层。

  元猛踩着尚未冷凝的雪片,低声冷笑:“牛凌啸这个狗杂种,根本没安好心。”

  宗域走在旁边,微微点头:“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他从一开始就被摆正自己的位置。区区二十来万人的小部落族长,居然也想当摄政王。哼……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元猛的嘲笑声更大了:“是啊!表面上是把我们两个老家伙推出去,实际上是要我们替他铺路,在前面帮他挡住天浩,真是好算计。”

  笑过之后,宗域感觉有些索然无味,悻悻地说:“临时议会是天浩的主意,是他让我们把牛凌啸拉进来。要说算计……他才是真正有脑子,非常高明。”

  元猛从鼻孔中呼出两道白气:“这是为了做给外面的人看。说起来,咱们都老了,玩心眼耍手腕比不过这些年轻人。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十五万就十五万吧!这个数字勉强还能接受,至少天浩没有吃独食。分给我们的肉虽然少了点,可毕竟还是肉。”

  宗域“嗯”了一声:“他答应帮我儿子成为下一任野牛部族长。”

  
宿主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suzhu/,欢迎收藏
手机看宿主http://m.ssiaec.com/suzhu/宿主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宿主》版权归原作者黑天魔神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都市极品医神仙武帝尊叶辰孙怡夏若雪神雕侠侣凌天传说上位混也是一种生活天价萌宝:首席爹地追妻记爆笑痞妃:鬼尊,太闷骚!丛林战神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