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四百一十九章 预言应验

推荐阅读:帝霸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完本、天眼/完本、破罪录/完本、地狱代表人/完本、贩妖记/完本、阴阳代理人/完本、我真是老司机/完本、封门诡术/完本、奇侦异案/完本
  1976年4月21日,新华社电讯:最近,在我国东北吉林地区降落了一次世界历史上罕见的陨石雨。今年3月8日下午,宇宙空间一颗陨石顺地球绕太阳公转的方向,以每秒十几公里的速度坠入地球大气层中。由于这颗陨石与稠密的大气发生剧烈的摩擦,飞至吉林地区上空时,燃烧、发光、成为一个大火球,于8日15时01分59秒在吉林市郊区金珠公社上空发生爆炸。陨石爆炸后,以辐射状向四面散落。大量碎小陨石散落在吉林市郊区……最大的三块陨石沿着原来飞行的方向继续向西偏南方向飞去……最后一块陨石在15时2分36秒坠地时,穿破1.7米厚的冻土层,陷入地下6.5米深处,在地面造成一个深3米,直径2米多的大坑,当时震起的土浪高达数十米,土块飞溅到百米以外,100多万人听到了那来自天籁的轰鸣……最大的三块陨石,每块重量超过了100公斤,最大的一块重量为1770公斤,大大超过了美国收藏的目前世界上最大陨石的重量(1078公斤)。这次陨石雨,无论是数量,重量和散落的范围,都是世界上罕见的……

  4月22日下午,京城中南海菊香书屋,一个身材魁伟的人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缓缓说道:“中国有一派学说,叫做天人感应,说的是人间有什么大变化,大自然就会有所表示,给人们预报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掉过石头,折过旗杆。大人物、名人,真是与众不同,死都死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噢。”整个下午,他默默地站到窗前,望着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很久很久……仿佛那神秘黯淡的天空上,书写了只有他才能读得懂的文字……

  在民间,有关陨石雨的消息不胫而走,百姓私下流传说道:天空落下了三块大石头,意味着中原必有三个大人物要归天了,年初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了,接下来会是谁呢?人们惶惶不安的猜测着……

  同年7月6日,京城里传出消息,朱德委员长去世……

  公元1976年7月28日凌晨,整个华北大地在剧烈的震颤,唐山市12公里的地下,仿佛四百枚广岛原子弹猛然爆炸了,唐山7.8级大地震,这是人类二十世纪最惨烈的自然灾害,25万人死亡,伤70万人。

  几天后,京城热闹的王府井大街上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拄着一根木棍,白发苍苍黏粘成绺,满脸的褶皱,脖子一周虬结凸起,贴着脏兮兮的红膏药,双手枯槁如鸡爪般,脚下撂着一只破瓷盆,里面扔着几分硬币。

  乞丐双目灰蒙蒙、迷茫的望着路人,每逢有极俏丽的年轻女人途经时,他都会不由自主的伸手裆下,摸摸自己的蛋蛋,喉咙里咕噜着什么,偶尔有耳尖之人听出来了,那是“明月”两个字……

  梅里雪山脚下,塔巴林寺的院子里,浑身黄毛飘逸的猿木正在汗水淋淋的挥舞着长斧劈柴,高高的薪柴垛上坐着一群小猴子,在相互嬉戏着。

  经堂内梵音袅袅,一个面目清秀的堪布正在主持每日的沙弥尼诵经,她就是明月.邬波驮那,塔巴林寺的住持。

  经堂之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唐卡,上面绘着《六道轮回图》,一个长爪三眼、形如黑熊的巨大怪物坐在地上,抱着一个大车轮形的圆圈,圆圈的四周彩绘着各种人物和烧、杀、奸、诈、劫、盗、吃、喝、嫖、赌等恶行劣迹。几股气流将圆轮分成六道,第一道内五色云端中宫阙巍峨,宛若仙境,称“天道”;第二道内市井社会,平民百姓,称“人道”;第三道内硝烟四起,有水、火、旱、涝,称“阿修罗道”;第四道内男女鬼怪,口内生烟,骨瘦如柴,正受严刑拷打,称“饿鬼道”;第五道内猪狗牛马、鱼介昆虫,称“畜生道”;第六道内刀山冰谷,火海炼狱,鬼怪在受煎熬,称“地狱道”。

  “萍儿,你来解释一下‘六道轮回’。”明月望着台下众尼,用手一指前面的一个年轻的小沙弥尼说道。

  “是,师父。《长阿含经》说,人在来世的归宿,主要看现世的表现,如积善德,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可入天人道,若是劣迹斑斑,便会沦入畜生地狱道……”小沙弥尼稚嫩的童声说道。

  明月下了讲台,走出了经堂,来到了寺外的山岗上。

  雪域高原,蓝天白云,一只孤独的喜马拉雅山鹰在清寂的天空中翱翔着,古老而苍凉。

  她伸手摩挲着颈前那枚殷红如血的宝石心坠儿,双眸默默的眺望着东方天际……

  “师父,你还在想他么?”身后传来了萍儿轻轻的问话声。

  明月没有答话,许久,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师父,你哭啦?”萍儿说道。

  明月的眼角挂着两滴冰凉的泪水,幽幽道:“人生如梦,世事无常,种因得果,一切皆虚幻……”说罢转身朝寺内而去,随风飘来断断续续的吟诵之声,“……那是一个龙的年,有僧尼远自东土而来,邪恶将会降临塔巴林寺,当明月重新回到卡瓦格博,劫难过后,格萨尔王的守护神苏醒了……”

  夜幕笼罩着京城,天空中淅淅沥沥的落下了雨滴。

  京西宾馆的套间里,电灯没有开启,黑暗中,首长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如同一具僵尸一般。

  门轻轻的推开了,秘书走了进来。

  “首长,江西方面有消息,朱寒生已经回去了婺源,银行解冻了那笔资金,据说当地已经同意用那笔钱在南山村建一所乡村医院。”秘书轻声汇报说。

  “嗯。”首长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

  “这次唐山地震,有关方面证实冯生和他的家人已经全部遇难了。”秘书接着说道。

  “也好。”首长又哼了一声。

  “原日本驻华副总领事黑泽始终下落不明,也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秘书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首长没有吭气。

  “首长,有关格达预言,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做?”秘书小心翼翼的请示道。

  “此事已经完结,有关档案材料全部销毁,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样。”首长缓缓的站起身来说道。

  “是。”秘书悄悄地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首长默默地站立在落地窗前,凝视着夜雨潇潇的大街,路人行色匆匆,“唉……龙年,九月九日,人算不如天算,一切都结束了……”他无奈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与此同时,远离京城千里之外的山西河东黄河风陵渡。

  夜色茫茫,古渡口旁的一家小酒馆内,靠窗坐着一个清癯的老者,一袭灰布长袍,目光阴沉,正在默默地饮着酒,窗外,黄河在这里向东转弯静静地流去。

  千百年来,风陵渡是为黄河西入秦晋的要津,金人赵子贞曾在《题风陵渡》中道:“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

  金道长自斟自饮着,眼睛瞄了眼墙壁上的日历牌:九月九日。

  白天在河东芮城,他给京城挂了个长途电话……

  “主任,我是贾尸冥。”金道长说道。

  “不要再追查格达预言了。”主任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金道长心中有一丝不安。

  “主席今日凌晨去世了,接班人已定,一切都过去了。”主任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

  金道长缓缓的放下了电话,是啊,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龙年的中秋节的那天,在历经了无数风风雨雨和坎坷之后,寒生和兰儿终于成亲了。

  第二天的深夜,南山村东茅草屋内新房内,两根大红蜡烛悄悄地滴着烛泪,窗外,一轮明月孤寂的悬挂在夜空里,皎洁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了新房内,寒生和兰儿幸福的相依偎在一起,默默地遥望着遥远的星汉银河。

  “寒生,老人们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是为什么呢?”兰儿在寒生的怀里柔声道。

  “小时候听爹爹说过,农历初一新月为‘朔’,农历十五满月为‘望’,满月最圆的‘望’时却又经常是在十六的晚上,嗯……大概世间事没有十全十美的,总是要留有一些缺憾。”寒生回答说。

  “也许吧……”兰儿轻轻说道。

  “咚咚咚……”叩门声突然响起,“寒生,我知道格达预言的含义啦!”门外是吴楚山人既兴奋又急迫的声音。

  寒生与兰儿赶紧披衣下地,匆匆来到了东屋之内。

  “寒生,山人好棒啊……”嘟嘟站在桌子上,拍打着翅膀敬佩的说道。

  “毛主席生于清光绪十九年,四柱为癸巳年甲子月丁酉日,今日是丙辰年丙申月……”吴楚山人掐指算道。

  “爹爹,别咬文嚼字啦,人家听不懂嘛。”兰儿笑着催促道。

  “好的,”吴楚山人微微一笑,接着匆匆道,“毛主席是生于1893年12月26日,今天凌晨逝世的,享年83岁,格达活佛与他是在1935年会面的,也正是在那年的遵义会议上确定了***的领袖地位,至今正好41年……”

  寒生心中一惊,脱口而出道:“8341!”

  “对,8341这组数字的意思,原来竟是指毛主席阳寿83岁,执政41年,寒生,这就是格达预言数字的秘密所在。”吴楚山人得意的说道。

  “那么,接下来……”寒生有些不安的说着。

  “寒生,快把旧羊皮拿出来。”吴楚山人急切的说道。

  寒生回到西屋内,自尸衣口袋内取出那块破旧的羊皮回来,小心的凑在了油灯光下……

  八三四一

  八七零五

  七三零七

  八五零八

  九三零八

  ……零四

  ……(最后的一组则完全看不清了)

  吴楚山人目光盯在了第二组数字上,嘴里说道:“8705……照前面推算,这入主中原之人阳寿87岁,在位只有5年啊……”

  “听广播说毛主席的接班人是华国锋啊。”寒生说道。

  “我也听到了,华国锋是1921年出生,今年应该是55岁,如此说来,他还有32年阳寿,应该死于2008年,不过……”吴楚山人掐算道。

  “在位只有5年!”寒生与山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作不得声。

  许久,寒生开口说道:“为什么只有5年呢?”

  吴楚山人吞吞吐吐的沉吟说道:“也许……下台了,但阳寿未尽,还得过日子。”

  “那么接下来的是谁呢?”寒生望着后面的一组数字说道。

  “7307,此人阳寿73岁,执政7年,会是谁呢?”吴楚山人摇了摇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爹爹,这个东西留在家里,怕是有麻烦吧……”兰儿心惊胆战的说道。

  “寒生,毁了它。”吴楚山人严肃的说道。

  “毁掉格达预言?”寒生吃惊的目光望着山人。

  “对,留着它是个祸害,那些政治人物可能会再次找到你的,关键是天道不可违,若是硬要人为地改变历史进程,恐怕天下从此多事矣……”吴楚山人心情沉重的说道。

  寒生想了想,抬头望了望兰儿,兰儿坚决的点了点头。

  寒生语气郑重的缓缓说道:“丹巴喇嘛,为了天下百姓平安度日,请恕寒生未能遵您遗愿,永久的将格达预言保存下去,实在是对不起……”说罢,叹息着轻轻的将旧羊皮凑到了油灯上点燃了。

  浓烟冉冉升起,一股焦糊的气味散发在了空气中。

  格达活佛四十一年前的预言,多少人血腥争夺的这块旧羊皮,就这样渐渐的化为了灰烬……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多年过去了。

  每日里,来自中原各地的病人络绎不绝的赶来“南山乡村医院”,吃住治病都是免费,无论世间的任何疑难杂症,在这里基本上都会药到病除,寒生真正实现了自己“悬壶济世”的志向。

  墨墨始终没有找到,平克顿私人侦探事务所寻遍了中南半岛和南洋诸国,依旧是音讯全无。

  沈才华渐渐的长大了,时常喜欢独自一个人沉思冥想,但从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鬼婴脑颅内的那颗小小的祝由舍利也在一天天的长大……

  (《青囊尸衣》第一部完)
青囊尸衣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qingnanshiyi/,欢迎收藏
手机看青囊尸衣http://m.ssiaec.com/qingnanshiyi/青囊尸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青囊尸衣》版权归原作者鲁班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破罪录三生三世 枕上书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最后一个使徒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