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娘来袭|第四百五十二章 今世荏苒(最终章完)

推荐阅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完本、全能奇才/完本、文骚重生之大纨绔/完本、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翻身/完本、一号红人(官运:权术之王)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完本、新妻入局/完本、校花的贴身高手官途/完本
  玉翘吁口气,这才抬眼打量四周,是个三等妓娘的卧房,陈设半旧不新的,一张罩着艳俗红帐的床榻,旁摆镶黄铜镜的梳妆柜,一把小椅上凌乱搁着衫子花裙,有阳光顺着闭阖的窗缝照进来,照亮了圆桌上积的厚厚尘埃,应是空关许久无人住的。

  她轻步走至椅边,思忖了会,把裳裙拎起挑拣一番,择出件茜红抹胸换上,又罩上玉兰洒花褙子及茶色凤仙裙,至镜前打量,蹙了眉,果不是正经女子好意思穿的,却也顾不得许多。

  抬手将髻上的钗子等悉数取下,挑了柜上几朵鲜色绢花,一根镶金吐翠凤尾钗簪于鬓上,擦了些黛粉口脂,镜里俨然是个红尘媚行的美妓娘。

  慢出门,左右看看,揩着帕子一步一趋沿着游廊走,出至院外,是个花园子,苍木倒还葱笼,果实青青红红的,累累一树。

  因是寅时,不曾有客人上门,妓娘们多在房里熟困歇息,只有零星一两个粗役婆子拿着条帚,懒洋洋的清扫一地儿枯叶。

  几个小丫头得闲,坐在竹条椅上,嘀咕着做针线,抬起头把玉翘好奇瞧瞧,以为是新来的花娘,看穿着不是花魁或当红的妓娘打扮,逐无了兴趣。

  玉翘拐进一条羊肠漫路,她依稀记得前一世秦惜月所住的雅院,就在花园子深处,过了数百步,已能见院门半虚半开着,周围不见一人。

  她在一银杏树处,寻着个石凳子,索性坐了下来。

  四处鸦雀无闻,玉翘半眯着眼不露痕迹的张望,半晌,她都怀疑是否中了花月娘的奸计时,听得身后扑簇簇的一声轻响。

  本能的回过头,却见四五个身手敏捷的男人经过,行走无风,显见功夫了得。

  那几人也朝她瞪来,为的个不高,面有刀疤,双目却分外明亮,如刀般剜人。

  其中一人色心顿起:“龙爷,是个妓娘!可要属下去赶她走?”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旁的心思!”被唤龙爷的便是那刀疤人,他声沙哑的喝叱:“由她坐着,刚有传讯,周振威正往这边赶,我己布下天罗地网,可不能让他觉出半丝异样来。”

  无人再敢吭声儿,玉翘瞅着他们并未进秦惜月的院落,而是朝侧旁的竹林闪进,砰砰急跳的心才渐缓些,一攥手心,湿津津的。

  又坐了会,听得院门“吱扭”半开,有个婆子拎着两个空桶出来,里头跟个丫头站门边儿,朝她交待了几句,复又把门虚掩。

  那婆子腿脚不灵便,一高一低慢慢朝右侧的斜径方向去,玉翘站起三步并做二步跟在她后头,后顾无人,才低声的叫唤:“花月娘。”

  花月娘惊了惊,顿住回头,打量玉翘一番,唇角弯了弯:“是周夫人,你果真来了,这一身本是俗气,你倒穿得好看。”

  玉翘懒得理,只捡自个想听的问:“房里是何情形?里头有多少刺客,那妇人可在?”

  花月娘淡道:“你说的妇人在院里正房中捆着,里头有两个丫头,现伺候着秦惜月在西厢房洗浴,旁的人无。”

  玉翘颌,不再与她多话,转身扯起裙摆,复朝来时的路回走,忽见迎面走来一人,一瞟眼看,做商贾打扮,左顾右盼的,似在悠悠闲逛。

  玉翘又惊又喜,上前去拽那人衣袖,低着声唤:“胡忌,我有话同你说!”

  胡忌原在花厅吃酒,趁着护院不备,已遣随来将士四散院中各处打探,哪想他才走过花园子,却不知被从哪里冒出的妓娘,给一把抓住了袖子,正欲恼怒,又听妓娘脆落喊出他的名字,一怔再边量,下巴差点掉下来,结结巴巴道:“嫂.....嫂子,你怎这副打扮?”

  嫂子一直跟仙女似的,怎这会娇娆的像个......妖精!

  玉翘指着秦惜月的院落方向,急急嘱咐道:“那院里此时只有李夫人和两丫头,还有被抓来的妇人,‘神鬼煞’的刺客光我瞅见的,有二十数,估摸远远不止,就在附近藏匿,武功皆不弱,你赶紧派人去多招些官兵来,我去流春院门外候着周将军去。”

  想想又有些犯难:“他若不从正门而进该如何是好?”

  玉翘的担忧莫无道理,周振威原本就不是个愿走寻常路的主。

  胡忌思忖稍刻,沉声道:“嫂子莫急,这里实在太凶险,接下来的事我自有主张,你还是回府里候消息为好。否则嫂子在这里,我无法安心筹谋。”

  玉翘应承下来,她赶在周郎进流春院前,把胡忌等人安置进来,这心已是放下泰半,又简语几句,方告别不提。

  ........

  周振威将马拴在道旁,远远瞧着流春院,但见红笼高高亮起,门开大敞,五六个穿红着绿的妓娘摇着帕子扭着腰,招揽着南来北客。

  流春院的生意很冷清,妓娘并不热情,娇喊了几嗓子便凑围一起闲闲嗑瓜子儿,护院也不喝斥,反倒在边调笑,顺便摸一把肉腰占个便宜。

  “有趣!”周振威朝身旁顾武低问:“你看两边妓楼红红火火,妓娘还在卖力吆喝,这流春院倒好,妓娘不起劲,护院也不斥骂,你道为何?”

  顾武沉吟回话:“只怕是不缺银子!”

  周振威颌道:“对了一半,还有便是让我掉以轻心,诱我进去,里头却是杀机重重,虽李夫人不曾提,神鬼煞的人只怕已悉数皆到,在等着要我这条命!”

  顿了顿继续道:“你拿我的将牌,去寻知府刘大人,让他拨百人兵士来此围剿。”

  顾武领命即去。周振威又站了站,直朝流春院正门大步走去。

  “今被梦月姑娘好一番斥!寅时来了十来个贵客要见她,我瞧着样貌不俗就引进花厅,好酒菜招待,哪想一转眼功夫,人却没影了!”一个护院想起这事,满脸没好气。

  着橙金薄衫的妓娘瞟他一眼笑:“或许同给银子那伙人是一路的也未可能。管它呢!你也莫往心里去,今晚去我房里......!”

  她突得止了言,怔看着一个着银灰盔甲的武将威风凛凛而来,身型魁伟,面容峻冷,深邃双眸熠熠正看向她,竟让人有些心抖腿软!

  “这不是周将军么,今.......怎会来此处?”她曾去过军营陪侍将士,自然认得周振威,想着龙爷的话,突有些不愿这个英猛抗敌的将军,来此处自投罗网,笑着问,眼却眨了眨。

  “我来寻李夫人,听说她带个妇人在此处?”周振威语气缓和了些。

  “周将军请随我来!”一个护院上前拱手笑道,周振威抿紧唇瓣,跟着他朝里走。

  那妓娘惋惜地叹息,一会儿,她又把这些都忘了,见惯红尘悲事,其实他人生死,却与她何干呢!

  ........

  周振威随着护院穿堂过园,一路逶迤至处雅房,护院似乎有些惧怕,稳着声道:“周将军请进吧!李夫人在里头已候你多时!”话音落,转身落荒而逃。

  周振威顿住步,在门前站了站,朝四周扫了圈,蓦得面庞掠过一抹惊讶,迅即唇边有了笑意,不再犹豫的将门推的大开。

  两边游廊,中央穿堂,宽宽阔阔的,一眼便能望见正房门前立着个孤零零的妇人,描眉画鬓,满头珠翠,海棠红的锦缎衫子,天青色肚兜若隐若现,颈下露了大片的肌肤,周振威皱皱眉宇,这李夫人做妓娘妆扮,竟满身散着浓重的风尘味!

  方雨沐有一刻恍惚,似又回到前世,听闻周侯爷要来,她满心欢喜的在房里待不住,非要到廊下等,望眼欲穿的盼。

  他多数都会不来,让她如炽热炭火的心独自慢慢燃成灰烬。灰烬渐积厚覆,她渐苍凉凄冷,其实只要这个男人轻轻一吹,灰烬便会散尽,心底的死火亦能复燃,可他残酷无情的很呢,就是不肯,索性用冷水浇她个透心凉,彻底断绝她所有念想。

  其实周侯爷一点都不曾欢喜过她。这是前世她临死前最痛的领悟,再活一世,她照样重蹈覆辙!

  “那个妇人呢?”她听得周振威沉声在问。

  “我的夫君呢?”她亦慢慢地说,并不关心,只是他问,她随口罢了。

  “死了!”周振威冷漠道:“万箭穿心!”

  方雨沐却笑了:“很好,那妇人也死了,却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周振威瞬间神情阴鸷,握紧拳头,咬着牙一字一顿:“你可晓得自个会怎么死?”

  “知道!”方雨沐点点头,异乎寻常的平静:“前世里我被李延年遣人迫着灌下鸠毒而死。这一次,我自个饮下!”她唇边溢出一缕鲜血,顿了顿,看向周振威淡笑:“你可晓得这世上最痛苦的一种死是什么?”

  也不等他回话,眼神遥远空荡,低喃着道:“是死不了!生生世世皆在轮回,永远的求而不得!”

  周振威听不懂方雨沐的话,却看到她唇边呛出汩汩黑血,凝神听得西厢房中似有动静,随脚运力踢起一颗石子,但听咚的巨响,石子竟穿门而过,带出一声惨呼。

  瞬间,十数条高壮身影破门而出,绕周振威团围,手中兵器锃锃闪着寒光,阴气森森

  “周将军别来无恙?”一小个男人手握淬毒弯刀,面庞笑容很奇怪,让那道疤痕如只蜈蚣在攀行,他喉咙也似被堵着一团东西,嗡声嗡气地:“你做何与我过不去?神鬼煞乃武皇时所建,为肃清朝廷逆贼叛官立下汗马功劳,更与你周将军汉界分明,互不相犯,你却步步紧逼,定置神鬼煞于死地,就莫怪今日我等送你去黄泉路!”

  “肃清朝廷逆贼叛官?亏你说的出口,神鬼煞对上为李延年所用,排除异已,斩杀命官,豁乱朝延,对下于民间滋扰安定,百姓倍受涂炭,我定要将你们斩草除根,一个不留。”周振威看着他,面庞皆是冷蔑。

  “只怕要让周将军失望了!”那男人低笑:“你就算武功盖世,却手无寸铁,且我人多你寡,你又有何胜算!”

  “是吗?”周振威瞥开视线,突得大喝:“胡忌,还待何时?”

  瞬间只见火光条条,不知何时,屋檐翘壁之上密密麻麻半蹲数许人,皆手持弓弩,火箭熊燃。

  “哐”的一声,大门被用力砸开,兵士脚步铿锵,顿如潮涌而入而来。

  .......

  “胡忌,你怎在这里?”周振威朝流春院大门处走,睨一眼胡忌着商贾打扮,蹙眉问:“来找妓娘寻乐?”

  胡忌淌了滴冷汗,急忙忙辩白:“将军玩笑,我岂是寻花问柳之人,从不曾来过这里。”

  周振威不信,又走两步,沉吟道:“你嫂子原还想把身边的丫头春紫许配给你,这事我不能瞒,得回去说个清楚才是。”

  胡忌难得脚一滑,差点跌个马趴,声也变了:“将军误会了我,是嫂子命我等一干人一道来的,怕你中了圈套,丢了性命.......!”

  他不再说下去,因将军止了步,背脊僵硬挺直,眯觑着眼盯着前方不远处。

  他本能的望去,却见一妓娘正急急的朝他俩跑来,穿着实在挑逗媚俗,那张脸儿却艳若桃李,一痕雪脯因着动作晃荡,直让人眼花缭乱,口干舌燥。

  胡忌愣了愣,突得大喊:“嫂子,你怎还在?不是回府了么?”

  “护院封了门,不让人出去呢!我只有躲在这里等你们!”那妓娘气喘吁吁,脸儿笑眯眯的,很有道理的欠修理模样。

  “胡忌!”周振威朝他平静的看去。

  胡忌打了个颤,今将军喊他名字好几次,就属这次不祥之感,来得分外强烈。

  “把眼睛给我闭上,再多看一眼,你知道会怎样!”周振威说这话时,已显了满脸的爆脾气。

  待胡忌怕死的闭紧双眸,他这才朝妓娘盯去。

  看着她愈离愈近,周振威的眼神突然柔软到不行,一溜眼却见她那胸前小兔似若要跳出来,顿时心肠迅冷硬如铁。

  “楚玉翘!”

  咬着牙大吼,他奔迎而去......!

  (完结)

  作者的话:完结了!之前总是想要写一篇完结感言,诉诉写文的甜酸苦辣,现在真完结了,却什么都不想说了,就这样吧!有缘份我们在新文里见。

  番外我会6续放在相关里,免费给大家看了,可能或许也会没有番外了,一切皆有可能吧!

  祝大家安好!
美娘来袭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meinianglaixi/,欢迎收藏
手机看美娘来袭http://m.ssiaec.com/meinianglaixi/美娘来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美娘来袭》版权归原作者夜城非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校服的裙摆囚禁小野猫我和女主播的荒岛生活官门暖婚械医皇后娘娘太彪悍我是女宝玉傻瓜王爷特工妃超品相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