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神|第188章 神战:至高天(大结局)

推荐阅读:万古第一神叶辰孙怡夏若雪武炼巅峰沧元图仙武帝尊太古龙象诀都市极品医神圣墟不灭武尊/完本、武道大帝
  第188章

神战:至高天(大结局)

  “马丁王子?”

  杰迪注目望去,虽说肤色黝黑、形貌粗犷,可他神形仍有六七分与往昔相似。杰迪不由又惊又喜,他是海伦的弟弟啊,想不到他仍活着,海伦若知道,该有何等开心?

  毕加索翩然飞了过来,上下打量着马丁,啧啧有声地道:“你是水神还是水妖?这造型真是奇特的很。”

  “他是马丁王子,海伦公主的弟弟!马丁,你怎么在这儿出现了?这儿很危险,你降下地面去,马上返回克罗亚王国,两位公主已经复国了!”

  马丁吃惊道:“姐姐已经复国啦?那我岂不是没有用武之地了?喂喂,您是哪位,这是哪儿呀?”

  毕加索哈哈大笑,胡说八道着说:“这是你的姐夫杰迪萨克尔,天上地下最伟大的神祗,就是他帮助你的姐姐复国的,不过这些破烂天使却来阻拦,我们正在开战呢!”

  马丁听的莫名其妙,不过他在无寂之海稀奇古怪的东西也见的多了,数十万海妖与之交媾的神迹都施展过了,还有什么事是能让他惊讶的?

  何况一个人在那地方待久了,初见这么多人,而且不是神就魔,刺激之下他的神志有点……,所以听了毕加索的话又惊又喜道:“

  我说姐姐有什么本事复国,原来给我找了一个神仙姐夫,哈哈哈哈,什么?他们要阻止我们复国吗?我立功的时候到了,喂!喂喂!我怎么在下降?”

  马丁挥着生锈的长矛正在叫喊,那水柱力道已弱,向地面缓缓降去,杰迪和毕加索身具神力自可维持,他却只能随着那水柱向下沉去。

  “我王,找到我们的王了,他在这儿!”马丁刚刚落进湖面,就有几个美丽的海妖雀跃着跳出水面,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臂。

  马丁惊叫道:“你们怎么来了?”

  他成功地令二十七万条美人鱼同时受孕成功,自忖她们将进入休眠独居期,加上美人鱼们相信她们的丈夫肯留在她们身边了,不再派人整日看守着他,马丁便带了水族异宝避水珠,利用学来的好水性劈波斩浪一路畅游,想游出她们的势力范围,再寻个小岛建个竹筏返回陆地。

  不想美人鱼们尚未进入休眠期,她们发觉马丁逃走立即追了上来。就在这时,海水中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把马丁吸了进去。借着避水珠形成的空间,他才没有被淹死,等他再出现时,就是方才一柱擎天的时刻了。

  想不到这些海妖痴心的很,居然不顾危险一路跟了下来,那地底暗流十分急骤,她们没有避水珠保护,也不知有多少人碰撞受伤甚至死亡。马丁又是心疼又觉无奈。

  嘉美尤和几个美丽的少女快乐地围住他,大尾巴拍打着海浪,欢呼道:“我王在此,我王在此!”

  水面上出现了更多芙蓉般娇艳的丽容,无数个美丽的少女向他围了过来,不过……其中突然出现一张皱皱巴巴的老脸,实在是大煞风景。

  活了足有八百岁的列蒂西雅长老板着面孔质问道:“我王,您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呢?”

  “啊?我……我……”马丁对这老女人还真有点害怕,再加上对这海妖一族心中有愧,不敢直说逃跑,当下灵机一动,手指天空,满面悲愤地道:“列蒂西雅长老,我感应到自已的家园正遭受着战火的洗礼和考验,于是迫不及待地赶来,果然不出我之所料。

  看呐,天上那些鸟人,正和我的亲人战斗,而我……却不能飞上天去和他们并肩作战,我真是……痛心疾首啊!”

  天上打的乌烟瘴气,再加上光之君主米迦勒擅长用火,方才海水直冲上天,被烈焰一炙,腾起大量雾气,此时根本看不清天空的景象,倒是能看到些影影绰绰的物体。

  海妖们信以为真,听说有妖人欺凌她们的王兼夫君的家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当下嘉美尤等几个海妖便娇声沥沥地道:“我王莫急,我们飞不上去,便让他们下来!”

  马丁不敢置信地道:“就你们?凭什么?”

  海妖们自矜地一笑,手挽着长发,悠扬曼妙的歌声便在阿索斯圣山上空缈缈升起。她们的歌声缥缈空灵,无比动听,让人听了就不忍离去。

  无寂之海的渔民们说,如果远远的听到了这种歌声,要迅速堵住耳朵,有多远逃多远,否则就会被歌声吸引,一直守到枯槁憔悴,直至变成化石。

  这个传说显然有夸大的成分,歌声虽如天籁,但是至少马丁听了许多遍,却从来没有痴醉到成为化石。

  但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平时听到的只是普通的歌声,大海中强者如云,看似软弱的美人鱼有着她们固有的领域,既不曾被侵略过,也不曾被其它海中魔兽掳夺为奴,的确是有着独特的本领。

  她们的本领就是她们的歌声,那歌声充满令人迷醉的力量直冲天空。天使爱好一切美好的东西,这空灵的歌声对他们尤其据有杀伤力。

  片刻的功夫,天使们便感觉到了这海上尤物的可怕力量,他们只觉的翅膀无比沉重,空气中好象有无数层的蛛网,便是那澎湃着无穷神力的翅膀也挥张不开,潇洒的天使变成了失去灯光的飞蛾,扑扑愣愣的向地面摔去。

  不能飞翔对天使的战斗力影响特别大,堕天使在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地狱中生存,数千年来身体变的远比在天堂时强壮,而且在地狱中不能时刻翱翔于空中,他们已经进化出其它汲取力量的方法。

  而天使的力量来自光之源,翅膀是他们汲收能量的主要方式,再加上他们的肢体不及堕天使强悍,落到地面时不能依靠翅膀飞快闪避对方的猛烈攻击,人数优势顿时全然不在,立即落了下风。

  米迦勒在天上见了不禁叹了口气,他现在等不到援军到达了,必须马上率领所部赶回天界。虽说那会给伊甸园造成一些伤害,但是在主神的光辉照耀之下,要消灭他们总要容易一些,再不走的话,自已的军团怕要全军覆没了。

  米迦勒抛出了他的光焰长剑,长剑自头顶而下,与他的身躯融为一体,米迦勒便在这一刻化身为他的终极形态。

  他的六对洁白巨大的羽翼频频抖动,光晕迷离,顷刻间融合为一对巨翼,那巨翼是翡翠色的,湛绿的羽翼晶莹剔透,如同蝉翼。他的头发变成了火红色,象一丛火焰般向天飞舞着,他的身躯迅速扩大,法天象地,有万丈之高。

  那巨大神之躯体上出现了百万张脸与口舌,百万种曾存在于世的语言同时从那些口中响起:“

  赞美使我们得到泉源,怨言使我们招来审判。

  惟有主是神,在主之外并无别神。

  主使人死,主使人活。

  荣耀的大君王,是高过诸天的神、无以比拟的神、至高无上的神,

  你的慈爱有谁能比,你的荣耀有谁能比,你是万王之王,你是万主之主。

  求主差派我们,我们愿意愿意,我们顺服顺服……”

  百万张口,百万种语言的同声赞美,得了主神的赐福,米迦勒一睁眼,天空中便传出雄狮怒吼的声音,红色的闪电划过长空,如同巨龙飞过,这强大的力量不但抵消了海妖们歌声的魔力,也令堕天使军团的攻势为之一挫。

  杰迪继承了泰伊的一切,自然了解米迦勒这神通的能力,他微微一笑,正要上前施展创造之力改变这借助主神的大威能,路西法的神识又传进了他的意识之海:“不要制止他,要顺利进入天界之门,终要借他的力……”

  杰迪意念一动,便停止了脚步。在米迦勒展示威能最盛的灵体形态,破除一切不良束缚的时候,那堕地的天使突然恢复了力量,百万天使纷纷飞回天空。

  米迦勒破开云层直指苍穹,命令道:“所有天使立即返回天界!”

  无数天使领命,立即化作流光向天际飞去,路西方立即命令堕天使军团缠战相随,一同登临天界。

  他带着兴奋和感怀的声音在杰迪的脑海袅袅回响:“伊甸园,我们终于回去了!”

  是啊,尽管为了理想和自由的理念,他背弃了天堂,但那伊甸园毕竟是他成长的地方。就如凡人留恋家园,与天国阔别了数千年之后,能够重临那圣地,哪怕迎来的是一场战斗,心中仍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天界之门果然未及关闭,堕天使军团顺利进入天堂。杰迪虽通过泰伊的记忆,了解了这天上的一切,踏入天境时心头仍不免怦怦直跳,进入一个只在传说中听说的地界,心情还是会紧张的。

  这和当初在魔界不同,在正式进入魔界领域前,他毕竟在它的边缘地带已经生活了很久,而现在却是直入中枢,将要面对的,是无数的天使,和那至高的天神

  第一天界,月球天,这是奇迹天使加百列的直属领地,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杰迪、毕加索、露西法等人率领大军就跨越了这一天界。

  加百列被毕加索的黑暗圣经击成重伤,应该已经送往第七重天界请主神医治,她不在,无人反抗尚属正常。

  第二重天界,水星天,这是拉斐尔的领地,仍然没有遇到丝毫抵抗,路西法不由暗暗称奇。

  第三重天界金星天,第四重天界太阳天仍然如是,路西法暗暗不安起来,到了第五重天界火星天,才看到约十万名天使守护天之北部的荒凉墟,因为这里关押着受罚的天使,他们担心堕天使军团会劫狱,释放那些囚犯。

  到了第六重天木星天,路西法终于收敛双翅,蹙眉说道:“奇怪,这样的反应有问题,为什么至高天始终不曾派出人来阻止我们?这是他的地方,无论是实力还是人数,我们都屈居下风,在我估计,如果硬打硬攻,我们顶多攻到第三重天界,可是……再往上已是九重天了,为什么始终没人阻挡?

  这是第六重天,上边只有一重天,但是天国的天是区域划分,而非人们想象的一层层天的空间位置,所以说上边是九重天界也没错。因为第七重天界实际上分为三个部分。

  第七重天界分为三个疆域,一部分叫土星天,是至纯的灵体居住地;一部分叫恒星天,是天界核查晋位高阶天使资格的办公地;最核心的部分是水晶天,神的御座设于此,诸天使环绕飞行,那是充满荣光的所在,宇宙动力的来源。

  “他们会不会集中了所有的天使,要在第七重天界把我们一网打尽?”毕加索一脸凝重地问。

  撒量摇头道:“不会,普通的战斗天使们根本无法登临七重天界,那里直接笼罩在主神的光辉之下,他们的灵能不够,会被融化为神之本源。”

  毕加索耸然道:“那岂不更加可怕?集中在第七重天的岂不全是可怕的高阶天使?”

  路西法冷冷一笑,说道:“天界的大门现在还敞开着,你来去自由!”

  毕加索哗啦啦一翻手中的圣书,说道:“谁说我要走?如果要走,就算今天走得了,怕是也再无一天安宁日,这第七重天……还是要上的!”

  毕加索一拂战袍,朗声喝道:“八大军团原地待命,若有任何异变,立即杀出天界,返回魔界!”

  说完他一马当先向第七重天界腾空飞去,普通的堕落天使同样不能承受至高天的荣光,所以最后登临第七重天的只有杰迪、毕加索、凝果、路西法和撒量五个人。

  五人登临第七重天界,向那圣光环绕、圣歌荡漾的地方飞去,在巍峨的殿堂外面侍立着十余个人,米迦勒、拉斐尔、乌利叶、梅塔特隆、沙利尔、亚纳尔等等地位尊崇的天使均列站于前。

  毕加索低声道:“果然不出所料,所有的高手都集中在这儿,他们想以多欺少!”

  撒旦奸笑两声道:“未必办得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杰迪方才根本未出全力,他拥有至高天七天之中六天的神力,有杰迪在,就算他们一齐出手,也留不住我们!”

  路西法冷冷地道:“所以,我们最终的对手,仍是至高天。杰迪,不要以为我们在地狱界对你的事便不闻不问,你在人间广收信徒,吸纳信仰之力的事我已知道。你是灵、魂、体的完美存在,但是毕竟你成神时日尚短,你要尽可能的积蓄力量,这第一战,由我来!”

  说罢,他双拳一握,大步向前行走。

  “路西法,站住!这主神的地面,已不是你可以踏上的路!”天使长乌利叶忽然越众而出,站到他的面前。

  “你能阻止我么?当我站在光之殿堂上面向至高天时,你尚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路西法冷笑着,他的步伐也同时加快了,黑色的斗篷向后一甩,一道黑色的光柱自他的拳锋上已向乌利叶猛击而去。

  乌利叶展翅翔于空中,他的身后飘扬着无数对细长的光翼,组成一对更大的光翼,那光翼象光的波浪一般明媚鲜丽,这光翼足有一百四十对之多。

  他的手中持着一柄似虚似实的光刃,刃上燃烧着白色的火焰,光刃在他的手中挥舞成一把光扇,路西法冷笑一声,原本空着的手中却攸然出现了一柄闪烁着寒冷黑暗气息的光刃,以一道诡异的曲线向乌利叶的光刃迎去。

  冥王剑,大魔神路西法终于亮出了他的兵刃。

  两件神兵碰撞出无数条银蛇一样的电光火花,激荡的力场在他们身周百丈之内形成一个向内收缩的力的漩涡。乌利叶不是路西法的对手,但是这里就在主神足下,他能借助充分的神之气息,而为神所遗弃的路西法却是离开了有利于他的疆界,此消彼长,两人暂时打成了平手。

  两个人已经成了一黑一白两道光影,火焰和闪电交织成光艳夺目的焰火,在两人这种实力相对平衡的境界,力量的强大已经不是决定胜利的根本条件,如何精确的控制这种力量,巧妙的给对方造成最大的伤害,将一点点的优势转化为胜势,才是致胜的根本。

  而要最终决定胜负,恐怕两人可以在这里这么打上一年,米迦勒终于不耐地扬声说道:“乌利叶,放弃无谓的战斗吧,主神在等候!”

  撒旦乜斜着他道:“怎么,要打群架么?”

  此时,天空中路西法和乌利叶重重地交击了一下,乌利叶的剑身虚化的光蛇向前蹿出,一轮轮光扇将路西法笼罩在其中,路西法的冥王剑准确地捉到了它的真实位置,两相碰撞,无数的光焰火团散落在空中,两个人刚刚各自飞开,一个盘旋再度形成面对面的模样。

  听到米迦勒的话,乌利叶不甘地哼了一声,还是飞降下去,归于他原来的位置。

  此时,那神殿的门开了,一颦一笑风姿雅致的水之君主加百列自那门内走了出来,她的伤已经好了,背上高过肩头的羽翼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一丝丝、一缕缕编织成串,她的美丽,仍是惊艳不可方物。

  她柔美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杰迪……萨克尔,父神允许你踏进他的殿堂,他在水晶的殿堂上等着你。”

  至高天居然没有立即施展他的神威,而是邀请杰迪萨克尔入他的宫殿,这令杰迪一方的人全部怔在那儿。

  那是至高天,毕加索可以怀疑他部署天国主力于第七重天,试图全歼叛军,但是不会有人怀疑他在自已的圣殿中暗布伏兵对付杰迪萨克尔,他说要邀请杰迪萨克尔入内一谈,那就毫无疑问,是真的请杰迪萨克尔入他的神殿做客,而不会是什么阴谋诡计。

  杰迪犹豫了一下,举步向前走去。

  路西法盯了他一眼,知道自已即便跟着他,对他也没有什么帮助,便暗暗以灵识对他道:“泰伊拥有主神造世七天中六天的神力总和也不是他的对手,但你是灵魂体完美融合的存在,这一天的差距注定了他无法消灭你甚至禁锢你。

  如果情形不对,你便立即独自离开,即使主神亲自出手也留不下你,只要你在,我们就有希望。切记!”

  杰迪没有回答,他的全部心神已被那水晶的圣殿所吸引。星月之光、百合美神、水之君主的加百列站在那殿堂下,晶莹剔透,美伦美奂。

  她向杰迪嫣然一笑,微微躬身,玉手微扬,做出了邀请的姿势。以奇迹天使之尊,做出这样的姿态,那已近乎于臣服,向仅次于至高天的第二位神祗的臣服,不止路西法等人耸然变色,便是大天使群也为之色变。

  至高天吩咐了什么?为什么高高在上的美神加百列都会如此恭驯,她的微笑让人如饮甘泉,是那么甜美,那可是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加百列啊。

  这里是水晶天,是神的所在地,宇宙动力的来源。至高天的御座便设在这里,设在神殿的至高点,即便是四大君主级的天使如米迦勒、加百列,进入这神殿时也会脱离展示给凡人看的形象,回复光之源体,然而杰迪萨克尔却可以以他的形体直接踏入这神的光辉之中。

  他能感应到,那光源实际上在不断增强,同至高天的一战其实已经开始,至高天在衡量他的实力,这样级别的高手,已经不需要用拳脚来证明自已的存在。验证的结果是,他相信至高天比他强大的多,但是灵魂体合一的优势、不断吸收的来自人间的信仰,使他尚能承受这一切。

  如果真要较量一番,他仍是要败的,但已不会象泰伊那么惨,泰伊可以被创世之神封印,而他呢?或许会成为除了至高天,无人能追捕的天国逃犯。

  “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迦,我是昔在、今在、无所不在的上帝!”

  杰迪不知怎么想起了另一个位面某位信仰中至高的神祗说过的话:“指天划地,唯我独尊!”

  至高的神祗都是唯我独尊的吗?即便即慈悲为怀的佛陀?神,到底是什么?人,因神而生,那么神因何而来?

  水晶神殿中荡漾着安详的圣光,看着是那么温和,但是杰迪知道,圣力低微的天使若进入这大殿,便会被融入那圣光之中,泯灭神识,回归神之本源。这光,是宇宙间最强的力量。

  圣歌缈缈,温和地环绕着杰迪的身体,让他如沐春风,殿堂的门畅开着,在杰迪眼中看来柔和无比的圣光,在殿堂外的人看来却炽烈如太阳。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杰迪一步步拾阶而上,渐渐消失在那越来越透明的圣光之中,他已完全进入水晶天的圣境。

  高高的圣台上,有一把王座,同所有人的想象不同,那只是一把看起来式样最普通的石座,上帝的宝座朴实无华,完全没有任何装饰,本身也并不珍贵,但是旁边就是堆满了天地间所有的异宝,任何人一旦踏步于此,注视的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坐在这王座上的人。

  杰迪从泰伊留下的记忆里知道,他是曾经荣幸地见过至高天的神祗,至高天的形象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白发、白须、白袍,笼罩在圣洁的白色光晕中,能承受这光的,看到的便是这副形象,不能承受这光的,看到的只是一轮太阳。

  如果人是至高天按照他的本体塑的造物,那么至高天又从何而来?如何诞生?

  杰迪立在那圣光如涟漪般的殿堂之巅,向那空空的御座施了一礼,说道:“至高的存在、天界之王,奉您的命令,我已经到了。”

  空中传出喟然一叹,圣座前的秩序之光祭坛上那光火闪耀了一下,一个苍老的声音悠悠地说话了:“杰迪萨克尔,你继承了泰伊的神格,已是这天上仅下于我的存在,不必如此恭谨。”

  杰迪一挑眉道:“不,我只是向您表明,我对您并无恶意。无论如何,这世界出自你的手,包括一切生命,我们只是想要自已的生活、自由的意志和追求,为什么却不能为你所包容?”

  那声音呵呵地笑起来:“万物运行,都有它的理、它的道,这就是秩序。一切造物,都有着轻现实而重理想、轻途径而重目标的缺陷,他们总是认为自己是万能的,总盲目地相信自己的理性,总觉的自己可以解决一切,可是他们的理性终是有限。

  于是正如这世间有光便有暗,他们能创造最美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糟糕的时代,他们都以为是在奔向天堂,其实却行在相反的路上。秩序一如人间的律法,没人会觉得它亲近,但它必不可少!”

  杰迪质问道:“你的理论是否就一定正确?你是主,你是至高天,你是昔在今在无所不在的阿尔法、欧米迦,你说出的话自然就有人信,并想出一套让人能承认它的理论。

  这就如一个婴儿,你指黑是白说与他听,那在他的眼中,黑便是白了。你用凡人历劫苦难来证明凡不符于你的都是错的,但是你不要忘了,也有遵奉信仰于你的却正在苦难之中,也有不尊于你的却获得了成功。

  可这不重要,你是至高天,不需要证明,你的名就代表了正确.那这正确是天地之道还是你的道?

  你赐予的,才有;你不赐与的,便无。这道便是你的道,你就是道,就是天律。于是违反了你的便是罪,那么是道证了你,还是你证了道?

  父母赐予子女身躯,但他们的灵魂属于自已,可以走自已的路。至高天赋予一切生命,却要连他们的灵魂也要控制,否则便是违反了天道?

  泰伊、阿姆斯特鲁只是想完善自已,并无任何行恶的事;而我,也只是想继续他们的遗愿,你说,信你者得永生;而我,只是把爱我者救出地狱,便是违反了你的秩序,这公平吗?”

  至高天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沧桑,他叹息道:“我允许人们质疑,却不能允许他们走在错的路上,直到证明他们的错误。如果明知那是错的,我不能坐视它的发生,任它付出惨重的代价来证明。

  或许,我曾经对待泰伊的方法是错的,杰迪啊,做为万能的主,我也在反思,所以,我才没有用刀剑封闭天堂的大门,容许你踏进我的圣殿。因为我想换一个方式,来解决这矛盾。

  我爱一切造物,并无毁灭他们的意图,泰伊的试验并不是在塑造完美的生物,而是在制造一场悲剧,当这世上力量大于秩序,人人皆可自由的信仰、众神皆可享用信仰的时候,战火将在天界、魔界、人界,一切位面上燃烧,你希望出现那一天么?以你的智慧,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你该想象得到那一天!”

  杰迪默然,天父的意思他明白,他也曾想过,如果赋予众神皆具的灵魂体完美存在,对众天使来说或许是一件幸事,但这也只是暂时的,无论对他们还是对其它更弱小的生物来说,那都是一场灾难,一场永久的灾难。

  可他原本是一匹魔狼,因着想做人的强烈执念,而踏上了他的人生之旅,这也是一种自我完善。所以他对泰伊、阿姆斯特鲁等人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同时,他从泰伊那儿得到了太多的关照,而主神所用的法子,一直是以武力消灭一切祸患的苗头,从感情上令他产生了极大的抵触感,他才放下这问题,先来应对这无法逃避的至高存在。

  创世神显然感应到了他的犹豫,声音中带起了一丝喜悦和宽慰:“你明白我的意思了……,至高的神也不是无所不知的,我没有想到你能这么快就完全继承和融合泰伊的力量,还希望米迦勒能把你消灭在萌芽之中。

  当你站到我的面前,我才知道,原来你早就承受过泰伊的力量,并利用它彻底地改造了你的身体,所以你不必再经受数年的时光来消化融合他的力量。

  被奉为至高天的我现在面临一个难题了,‘泰伊’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仍然封印吗?或许我错了,如果当初,我肯和泰伊这样心平气和地谈一谈,而不是一味地以我的强势来压迫,‘晨星之战’也许就不会发生。

  杰迪萨克尔,我想消弥我与泰伊之间的冲突。秩序之光不容错乱,否则这世界将重回混沌世界,一切弱小者都成为强者腹中的食物,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你是明白那后果的。

  你令死者复生,但那不合人间的秩序,人人皆可死而复生,人世存在的意义将荡然无存,但我容让你做过的事,可以让他们登临天界,从而纠正这扰乱秩序之光的错。

  留在这里,我将封你为天国副君,仅次于我的强大存在,帮助我维持这秩序,而不是破坏它。杰迪萨克尔,我展示了和平的意愿,以你自由的灵魂,给我你的回答。”

  杰迪原本是抱着与至高天一战的决心踏进水晶圣殿的,想不到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他们的能力,已经极其接近,方才那灵力的接触,已经让他们对对方的能力全部有了了解。

  两人若有一战,虽能有胜败,却不会有结局,而二人的强大威能全部释放,却能毁了整个天界,继而是人间界、魔界,到底该如何选择?

  至高天说的是对的,自已是从亲人、友人和个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所以对至高天有太多的不信服。而至高天却完全没有自我,他就是宇宙,宇宙就是他,他只是一丝不苟地按着既定的规则在维系这宇宙的运行而已。

  然而,那是他的责任和使命,我的责任和使命呢?如果我答应,岂不意味着背叛?我如何对路西法、撒旦这些信任并追随于我的人交待?

  杰迪正自天人交战,创世之神的笑声在他心底轻轻响了起来:“呵呵呵,他们应该可以说服,如果不能,那便由他去吧,相对于整个宇宙,一人之得失,一时之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宇宙的奥秘,终究不能尽人皆知。杰迪,随我来,我陪你走一遭过去、现在和未来,然后你再给我最后的答案吧!”

  杰迪身旁的水晶圣殿光影一闪,化成了一个星辰密布的宇宙,他就立在这宇宙的中心,随即,整个宇宙如同一片光影,攸然出现在遥远的天际,而他却已似乎置身于天外之天。

  他站在这天外的天,看着那凝缩成一个小小光点的宇宙,那光点就象水晶圣殿上的秩序之光,最纯净的光。

  这光芒不断扩张,渐渐扩大,然后便似有了生命,在一片黑暗中缓缓旋转着、运行着,直至再被那光的核心吸附回去,有如一个黑洞,触目所及,全然不见一切,杰迪的心中不禁涌起一种恐慌。

  “要有光!”

  这句话差点儿脱口而出,他的心怦怦直跳,双拳不由握紧了起来:“如果喊出来会怎么样,为什么我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无边的、永远的沉寂中,一个声音在那空寂虚无中响起:“这是我的世界吗?我要看到它,让我拥有的入我的眼,这世界……要有光!”

  杰迪的心怦然一跳,好象那句话就是他喊出的。

  光开始出现,这是自然之光,光下是无际之水,一个灵行于水上,光充塞天地,天地混沌初分……

  光与暗分开,光为昼、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一天过去了。

  那灵见天地间了无生气,便又道:“诸水之间要有空气!”

  于是那水分为上下,空气下有水,空气上亦有水,不同形态的水,形成了风,第二天过去了。

  那灵又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

  杰迪便见证了沧海桑田的演变,陆地、高山、深谷、平原,一一呈现在他的眼前。

  紧接着,青草、菜蔬,结果子的树木,太阳、月亮、星辰……

  星河天体出现了,那恢宏壮观的景象,美的让人屏息……

  然后,各种飞禽、牲畜,昆虫,野兽,昆虫,但凡那灵想得到的,便一一造了出来。接着便是造天界、造帮助他维护这万千生灵的天使,最后,那灵体开始造人……

  第七天,造物主望着他创造的这天地,这生机盎然的一切,满足地张开双臂,向一切仍在朦昧之中的生灵欣喜地说:“我是阿尔法(世界的始),我是欧米迦(世界的终),我是昔在,今在,无所不在的上帝,我爱一切造物!”

  这句话,毫无狂妄的、君临一切的意味,那狂喜,那宣言,正如初有了子的父亲,站在产房外向世人骄傲地宣称他的新生。

  天地万物一天天成长,智慧的子民不再需要天父时时的照拂,他们开始变的强大,就如婴儿长成了成人……

  然后,是力量越来越大的天使们反思自已的存在,质疑自已做为一件工具的性质,他们羡慕人的存在。

  拥有了改造之力的泰伊之神开始进行尝试,生物的改造,出现了更多的物种,也产生了秩序的混乱,这一切紊乱了创世神缔造的世界,开始在人间埋下了种种祸患,而至纯的天使中,也因之有了自私和贪念。

  而未来,可以想见,如果这试验成功,则神无处不在,主无处不在,无数的主神令信仰彻底崩溃,不同的族群和不同的信仰者将各拥其主,战火绵绵永无绝期……

  宇宙自诞生,万物发展历历在目,所有的一切,都落入杰迪的双目。

  许久之后,他才从意识中醒来,他仍站在那水晶的圣殿中,面前只有那秩序之光在跳跃。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空寂的大殿中响起:“我并不想有人知道这秘密,但是现在有人知道了。真好,原来,只能自已掌握的秘密有一个人帮你分享,感觉是那么好!”。

  杰迪长长地舒了口气,淡淡的笑了:

“我明白了。”

  “我的孩子,告诉我,你都明白了什么?”至高天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庄严柔和。

  杰迪缓缓抬起头,脸上露出淡定的笑容:“我知道我们错在哪儿了,每样事物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规则,万事万物都遵循着它合理的规则繁衍生息,泰伊不该妄图打破这个规则,正如我们不该为了自已想要的一切**去触犯法律。”

  见证了整个历史从延生到现在的一切,他已了解了全部秘密,他现在才知道,泰伊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的发展之路是在正确和错误之间混沌发展的。

  泰伊自认为是上帝的工具,这没有错,天父造这世界,创造世间万物,造他们这些灵体时,本就是把他们当成管理的工具。

  只是天父给了他们同人一样的灵识和智慧,这令他们尽管是至纯的灵体,最终还是诞生了**。

  这种**,再加上泰伊日渐的强大,这才发生了背弃天父、寻找真我的过程,也因之发生了晨星之战。

  泰伊虽在迷朦之中神力渐增,拥有了改造神力,但是成就完美之神的方法却并非他理解的那样:灵魂体三者完美结合,便可成为至高的神祗,那是错的。

  至高天在他们面前曾经露出的形象其实也是幻体,天父本人并没有体,也没有灵、没有魂,他是至纯之光,是没有任何烙印的原始之光。

  宇宙间的一切全来自于他的意念,所以他具有莫大神通。泰伊后来掌握的改造神力,其实就是创世之神的创造之力,只差一步,他就会进化成同天父一样强大的创造之力,而这一步,就是……放弃!

  放弃一切烙印,成为至纯之光,那他就是上帝。

  至高天之所以封印泰伊而不是毁灭,其实并不是他已强大到不能毁灭,而是杀了他,就等于帮助他完成了进化的最后一步:抹去烙印,还原至纯之光,让他成为第二个上帝。

  如果,泰伊在那封印的岁月里敢于放弃自已,不怕被同化地消失在至高神的封印之中,他早变成和至高神一样的存在了,相同的属性,相同的神力。所以,至高天的封印其实根本无法封印他,他实际上是被他自已的认知禁锢在了那里。

  创世之神爱他的造物,并无伤人之心,他的确在收集信仰之力,但那便如一个父亲需要儿女回报的亲情,对人类来说,同样需要一种信仰。至高的天允许魔界的存在,只因那也是他的造物存在的需要,光与暗是对抗的、制衡的,又何尝不是互相需要的?

  泰伊的改造之力和他的作法,将滋生无数的野心和混乱的种族,这一切最终将使世界到达末日,为了保持生命存在与存续的秩序空间,至高神封印了他。

  然而这方法,却引来不生不灭的反叛者一再的对抗,当比泰伊更强大的杰迪出现的时候,创世之神不得不反思他的作法,于是,他敞开了宇宙的神机,让杰迪自已来了解、来选择。

  杰迪深深吸了口气,目光落在神坛前的那束秩序之光上。

  上帝就是那光,那光就是上帝,就是这光,衍生了这世界,并在这里维护着宇宙运行的亿万种秩序。

  至高天并无具体的存在,他本身就是……秩序!

  “我已把一切秘密让你知晓,杰迪,当你明白了这一切,你已是和我一样的存在,你可以做出任何的选择,我等候你的答案!”

  至纯至圣的光,在那天上闪耀,在圣坛上燃烧着,若把它放大亿万倍,便可见其中运行的宇宙万物存在的规则和秩序。

  秩序之光的前边,杰迪陷入了沉思之中……

  要怎么做呢?

  掌握了这秘密,他随时可以成为同至高天一样的存在,他距这至纯之光,只是一步之遥而已。

  是建立自已的领域和宇宙,做那人外的人,天外的天,还是留在这儿,同至高神一齐维护好这世界的秩序?

  宇宙的秘密是不能公诸与众的,即便那天上诸神没有进化到拥有改造之力,也万万不能透露天父造物的能力和秘密。

  可是这一来要如何向路西法和撒旦他们解释呢?毕竟,他们当年追随泰伊造反,直至今日坚定地站在自已的身后,都是为了成为一个完美的存在,当这一切成为泡影,要如何在不泄露神机的情况下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秩序之光仿佛明了他心中的矛盾,悠悠地说道:“一切,总有解决的办法,先定下你要去的地方,才好择选你行的路!”

  “是的,天父!”

  杰迪萨克尔抛开了心中的疑虑,决定了他的路。无论如何,他爱这世界;无论如何,他知道自已只能去维护,而不是去破坏。

  他的生命无穷无尽,要让路西法他们理解他的心,还有的是时间。所以,他放弃了塑造自已的领域,放弃了自已成为一个至高天的可能,留在了他爱的这世界。这是他最终的决定,是他自由的灵魂自已做出的决定。

  秩序之光以一种奇怪的旋律旋转着,表达他心中的快意:“今天是我开心的日子,从今日始,你将与我同为那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坐于我的右边,永住我的殿堂,配享我的荣耀,基督,吾子!”

  (全文完)
狼神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lang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狼神http://m.ssiaec.com/langshen/狼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狼神》版权归原作者月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横推一切敌魔葫天神诀牧龙师恶魔就在身边乾坤剑神天道编辑器剑道独尊绝世武神太古神王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