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编程|第二十一章 共剪西窗烛(全文完)

推荐阅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完本、全能奇才/完本、文骚重生之大纨绔/完本、一号红人(官运:权术之王)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完本、校花的贴身高手新妻入局/完本、官途/完本、惊门/完本
  布伦达是这橦小楼的实际负责人,事实上,她手下的整个团队都是从达拉斯带来的。并不是说国内就没有人有资格护理张雨,她和她的团队来到这里的唯一一个原因是这里的设备太先进了,除了她们,没人能摆nong得好。另一方面,布伦达是Apocalypse神经传导设备实验室的第二顺位负责人,她至少拉来了实验室一半的人马。

  对于Apocalypse倾尽全力救护公司第三号人物的未婚妻这件事,做为一个典型美国人的布伦达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她当然不会感慨每天huā的这些钱能救助多少失学儿童,都用来维护一个生死未卜的nv孩是不是太làng费了太不低碳了等等,如果连身边的人都照顾不了,连谈什么兼济天下?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于来中都这件事上有抵触情绪。

  做为一名设备工程师,她一直在李约翰的手下工作,再加上丁飞羽为人低调,这两个人从来没有jiāo集,甚至都彼此不认识。én虽然一直在负责为实验室编写软件,但是丁飞羽从来没有亲自过去主持调试过,布伦达自然也对丁飞羽没什么印像。在她看来,如果只是为了维持这样一个医疗基地,根本用不着派她这个级别的人过来,她手头还有一大堆项目要做呢,可不是某人的si人保健医,但是在来之前,丁新亲自和她谈了一次,对于一位关心弟弟的姐姐的请求她实在没办法拒绝,只好把这次中都之行当做一次渡假,她已经做好了làng费一段时间的准备。但是到了中都之后,她很快就发现这次旅行并不是làng费时间,事实上,Apocalypse的硬件部mén从未如此接近过丁飞羽这位Apocalypse所有软件的灵魂人物,而更重要的是,丁飞羽从前一直把游戏设计当作他的目标,对于公司硬件设备需要的软件,他从来没有真正重视过。但是很显然现在他必须改变这种心态,因为这些设备是在为了他心爱的人工作。

  Apocalypse的设备研发水平无疑是相当高的,运到中都的这些设备大都代表了最前沿的医疗技术,但是就像索尼huā了那么多时间来整合他们的智能家庭一样,Apocalypse缺少一种类似数据链的东西把它们联系起来,因为这个原因,刚开始的时候,cào作这些设备的地方简直像个托管的电信机房,到处都是管线和显示设备,因为每一种设备的cào作模块都是独立的。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得到了缓解,丁飞羽在系统集成方面的才能是无以伦比的,他只huā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初步完成了cào作界面的集成化,然后在布伦达等人的帮助下开始细化功能模块,这种开发进度即使是在达拉斯总部的软件团队支持下也是令人惊叹的,每当想起这件事,布伦达就会想起Apocalypse高层一直流传的一个说法:丁新创造了Apocalypse,然后李约翰为它制造了肢体,最后由丁尘赋予了它灵魂。大多数人对此都是不屑一顾的,因为在西方世界里,只有上帝才能赋予灵魂,对于Apocalypse公司的员工,特别是非软件部mén的员工们来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但是现在,布伦达终于开始相信这一点,也同时明白了为什么公司会在中都投入这么多的力量,为了公司灵魂的创造者,无论什么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丁飞羽快步冲进病房,监控仪器的显示界面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暂存记忆器那里有黄sè的警告标识,布伦达和丁飞羽进入房间后的第一眼都是观察张雨的情况,没发现什么异状后,两个人同时把注意力转回到控制台上来。

  丁飞羽飞快的点开菜单,直接使用快捷键切换到历史查询功能,没有人能比他更熟悉这套系统,他身边技术员的思维甚至跟不上他的cào作速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一个警报生成了,蓝sè的灯光无声的扫过每一个人,布伦达第一个反应过来,惊叫道:“她的脑电活动正在变强。”

  丁飞羽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恶补医学知识,听到这个消息,却不敢确定,拉住布伦达的手问:“那代表什么?”

  布伦达倒不介意他拉自己的手,不过还是不着痕迹的挣脱了,轻声道:“她随时可能醒过来。”

  /分割线,任劳任怨的分割线/

  又是一个月后,中都机场上的两位地勤人员远远看着跑道上停着的g450感叹道:“老美的公司真有钱啊。”

  另一个人笑了起来,指着机场上随处可见的警察和保安,笑道:“那可是张兴国的nv婿。你说张兴国现在倒底当多大的官啊?”

  他的同伴哼了一声,张兴国在中都的名声还不错,这两个人多少嘴上还算客气,不然这肯定就又是一次政fu官员出卖国家利益的典型事例。

  在塔楼的一侧,钟笛穿着一身笔ting的中校军服,站在角落里也在看那架飞机,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轻声道:“主任,我们不过去吗?”

  钟笛看了他一眼,笑道:“着急了?”

  年轻人嘿嘿一笑,撮着手说道:“这些设备可都是最先进的,有的还没量产呢,有钱都买不到啊。”

  钟笛淡淡一笑,叹道:“Apocalypse可是卖了个好价钱啊。”

  年轻人笑道:“要是没有这个理由,多少钱这些东西也运不回来啊。”

  钟笛轻轻摇了摇头,这次她卖了melinda好大一个面子,没想到丁新几乎立刻就还上了,顺便还大赚了一笔。她可以想像,当丁飞羽重回达拉斯后,完成产业转型后的Apocalypse在拟真领域会有多么大的成就,对于这样的公司,任何回报都是可以期待的。所以她现在只有惋惜,实在高兴不起来。看年轻人这么高兴的样子,她苦笑道:“我要等飞机起飞了再走,你要是等不及,现在就走吧。”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抵不住youhuo,低声告辞,钟笛笑道:“记得带清单,剩下了别指望附院的院长会还给你。”

  年轻人敲了敲脑袋:“都在这里呢,这几天我一想起要接收这些设备就把清单拿出来看一遍,现在连标点符号都记住了。”

  钟笛忍着笑赶紧挥手让他快走,自己则习惯xing的扫视了一下机场的情况,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落寂的身影正坐在轮椅上。

  /还是可爱的分割线/

  丁飞羽推着轮椅向飞机走去,身后跟着的是张兴国夫fu。而在他的面前,丁新和eli一起站在弦梯前。她这次是专程来中都接丁飞羽和张雨,而eli则是刚好完成了在国内的项目,顺便搭机回达拉斯,看着丁飞羽走过来,他迎上去和丁飞羽拥抱了一下。丁新则迎向了张雨和张兴国夫fu。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与想像中的不同,丁新并没有穿职业装,一身素sè的长裙勾勒出她傲人的曲线,坐在轮椅上的张雨早已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丁新的照片,但是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风华绝代。她看着丁新向她走来,竟然忘记了说话,尽管所有人都得承认丁新是个难得的美nv,但是此刻丁新带给她的感觉并不是任何与美丽有关的词语,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应该是“吸引”。她似乎很容易的夺走了张雨全部的注意力,甚至控制了她的jing神感官。

  这种奇异的感觉稍纵即逝,丁新已经来到张雨的面前,弯下腰轻轻抱了她一下,在她耳边用中文轻笑道:“很高兴见到你。”

  尽管在心里无数次预想了见面的情景,张雨此刻仍然有些手足无措,她定了定神,低声道:“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丁新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丁飞羽,轻笑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当然要叫姐姐。”说着,她抬起头,向张兴国伸出右手,笑道:“伯父、伯母,你们好。”

  /分割线iii/

  马雅独自坐在轮椅上,远远看着抱着张雨走上飞机的丁飞羽,与张雨不同,她现在已经可以离开轮椅了,只不过不能站得太久,所以现在她还是选择了坐着,不过她与不远处的钟笛一样,都选择了默默的注视,而没有走过去告别。o出了一支竹笛,轻轻吹奏了起来,如果丁飞羽能够听到,他一定能分辨出来,这正是那曲关山月。

  /最后一条分割线/

  一年半后,比利时,布鲁塞尔。

  感觉着草坪上的微风,张雨有些犹豫的抬头看了丁飞羽一眼,丁飞羽鼓励的点了点头。张雨迟疑了一下,慢慢用双手撑起身体,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创伤后,这不是她第一次自己站起来,却是第一次在室外没有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自己站起来。丁飞羽并没有扶她,只是鼓励的看着她。

  张雨一ting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她慢慢的转了个身,抬了抬tui,然后又跳了一下,终于叫了一声,一下扑到丁飞羽的怀里。丁飞羽笑了起来,轻轻的抱住她,低声道:“祝贺你,完全康复了。”

  张雨低头把眼角的泪珠抹到丁飞羽的t恤上,笑道:“我身上多了那么多电子元件,像不像个机器人?”

  丁飞羽笑了笑,张雨的脊柱受损很严重,虽然后期恢复得很好,但是肯定不可能再参加ji烈的运动了,甚至肌体的反应速度也受到了影响。对于这一点,张雨倒是并不在意,能和丁飞羽在一起,她已经很满足了,但是丁飞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所以这一年来,他们一直在想办法使用电子元件来代替张雨的神经元传导系统,至少在现在看来,效果很不错。

  张雨放开丁飞羽,又跳了两下,笑道:“我觉得和从前没什么不一样。”看着丁飞羽微笑不语,有些黯然的说道:“我以后再也不开车了。”

  丁飞羽笑了笑,并没有如张雨希望的那样安慰她,笑道:“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张雨一愣,这些日子天天治疗、训练,她还真没注意日子,不过在丁飞羽身边,她也乐得做个傻nv孩,搂着丁飞羽笑道:“是什么日子?”

  丁飞羽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责备道:“完全不肯用脑子嘛!”接着笑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三周年记念日啊。”

  张雨一愣,立刻跳了起来,惊喜道:“你还记得?”

  丁飞羽有些尴尬,他记得这个日子是有原因的,四年前的今天,丁新和李约翰结婚,他离开了达拉斯,八个月后他来到了中都,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到嘉星,工作也不顺利。那一天正好心情比较低落,才会下班后穿着西装逛街,结果懈逅了正在飚摩托的张雨。

  这些事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只是微笑看着张雨,笑道:“送你一件礼物。”

  张雨听说有礼物,又是一阵欢呼,然后把头转来转去的看,嘴里问道:“礼物在哪?”

  丁飞羽笑着牵住她的手,一起走出院子,院外的停车位上,赫然停着一辆阿斯顿马丁。张雨大吃一惊,指着这辆车问道:“你说这个?你还让我开车?”

  丁飞羽笑了起来:“我买了它五年,一共也没开过多少公里,现在送给你了。”他笑道:“你在chuáng上躺了两年,我想再没有比这更深刻的教训了吧?”

  张雨笑着跳起来亲了他一下,跑向车边,听到车里的音响正传出一首中文歌曲。

  因为爱著你的爱

  因为梦著你的梦

  所以悲伤著你的悲伤

  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著你的快乐

  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全文完,谢谢大家/
极限编程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jixianbianch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极限编程http://m.ssiaec.com/jixianbiancheng/极限编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极限编程》版权归原作者天极水月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校服的裙摆我和女主播的荒岛生活官门暖婚械医皇后娘娘太彪悍囚禁小野猫我是女宝玉傻瓜王爷特工妃超品相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