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也是一种生活|第138章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叶辰孙怡夏若雪贩妖记冰火破坏神仙朝降临轮回游戏空间皇后娘娘太彪悍地狱代表人摄政王的纨绔嫡妃如果可以重活一次
  张少宇的面子实在太大了,大得让人有些不敢相信。听闻他要开演唱会,超级天王刘德烨立刻答应出任他的演唱会嘉宾。这还不算,华仔除了答应出任嘉宾之外,还帮着张少宇联系了一家香港的舞台制作公司。

  他自己开过上百场的演唱会,从来都是叫好又叫座。这里面有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舞台制作班底的强大。张少宇这次开演唱会,他的经纪公司jacky传播总公司表态了,不怕花钱,要做就做到最好。

  有鉴于此,华仔热心的帮忙联系,最后敲定了这家舞台制作。他们曾经帮刘德烨,张学有,周杰轮等大牌艺人筹办过演唱会,都非常的成功。张少宇现如今是内地首屈一指的天王级人物,他的演唱会自然不能马虎。

  所有音响,设备都是一流的,连张少宇都认可了,可宪哥却不满意,要求打回重做。并且声称,即使是定制也没有关系,务必要求最好。有了这句话,人家会有钱也不赚吗?于是,那家公司开始忙着收罗最新,最好的音响与灯光设备。

  完成之后,已经直接空运过来。这笔花费可是天价,可jacky传播总公司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足见对张少宇的重视。

  最近这段时间,张少宇推掉一切可以推掉的应酬与工作,专心准备自己的首场个人演唱会。演唱会举办地点已经确定,就在长沙,这个被称之为中国传媒之都的地方。长沙的娱乐环境很成熟,更是张少宇飞黄腾达的出发点。在这里,拥有张少宇最多的粉丝群。选在长沙开演唱会,不愁票房。

  赵静对张少宇的演唱会表示出来极大的支持,身为湖南卫视当红主持人的她,为了张少宇,请假半个月,专心帮着他排练舞蹈。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为了保密起见,演唱会的筹备工作谢绝一切媒体的采访。公司甚至还专门请了保安,负责演唱会场的保卫工作。这个举动,无疑让心急的媒体们很郁闷,想方设法的混进场子里去。无论拍到点什么,都当作头条新闻发布出去。

  最着急的,还是莫过于张少宇的歌迷们。自打张少宇要开演唱会的消息一传出,他们就密切的关注着事情的动向,想着盼着主办方开始售票,可这都过去这么久了,还不见动静。新闻媒体上面,虽然传得沸沸扬扬,可也只是支言片语,看不出来个究竟,唉,这个折磨人啊。

  “少宇,停一下,来,给你介绍一个人。”正在公司专门租下来的一个私人运动场里边排练舞蹈的张少宇听见自己经纪人vicky的声音,停了下来。

  只见vicky领着一行人走了进来,有男有女,不过都是些年轻人,不会超过三十岁。

  “少宇,这些人都是dancer,你看他们走路的脚步。”身边的赵静抹了一把汗,小声的对张少宇说道。

  “别跟我整英文,听不懂。”张少宇低声的嘀咕道。

  “晕,就是舞者的意思,这些人全是练舞的。”赵静苦笑道。

  正说着,vicky带着那行人来到张少宇的面前。vicky指着身边一个年龄约在二十五六的女人对张少宇说道:“这位是莫妮卡,香港首席舞者,有亚洲舞后之称。从今天开始,她将带领她的舞蹈团队,正式加入你的演唱会。”

  名头够吓人的啊,亚洲舞后,只是不知道盛名之下,是不是名副其实。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公司请来的人,还是要以礼相待的,张少宇首先伸出了手。

  那位叫莫妮卡的女人,身材高挑,身着紧身的舞衣,曲线完美。一张脸也是媚态横生,让人看了想入非非。这会儿见张少宇伸出了手,她倒是傲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帮忙张先生训练,以求让您的演唱会更加精彩。”

  张少宇一见她这个样子,把手收了回来,不动声色的说道:“这个,我更正一下。不是帮助我训练,而是跟我一起训练。舞指我们已经有了,就是这位小姐。”说完,指了指身边的赵静。

  莫妮卡一行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赵静,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只是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真功夫。

  大概是看到气氛有点不对头,vicky在旁边打着圆场:“少宇啊,你跟莫妮卡老师好好聊聊吧,要虚心学习哦。”

  谁知道,张少宇浅笑一声,拖过肩膀上的毛巾抹了一把汗,随即说道:“真不巧,我有事要出去,赵静,你代我陪陪他们吧。”说完,竟然扬长而去,把人家亚洲舞后晾在了一边。

  vicky追了上去,张少宇如今地位不同了,她当然不能够批评他,只是语气略微不满的问道:“少宇,这是怎么了?你好像不高兴?”

  张少宇一边向场外走去,一边笑道:“vicky姐,我知道这但凡搞艺术的人,多少都有些傲气。可他们要明白啊,是我们花钱请他们来的,我们才是老板。不杀杀他们的锐气,以后还怎么合作?”

  vicky闻言笑了起来:“你这家伙啊,哎,你去哪儿啊?”

  “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张少宇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钻进车里面,唐奎已经发动引擎了。

  “小唐,空调开大点,热死我了。”张少宇一上车就叫唤起来。练了整整一上午,差点没把骨头给拆散架了,好在有功底在啊。

  “张哥,我已经联系了吴导,他说他已经到唐朝了。”小唐一边把空调开得大了一些,一边对张少宇说道。

  “嗯,那就好,对了,支票带上了吗?”张少宇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十分惬意。

  唐奎闻言,在身上一阵摸索,好半天,才摸出一样东西来,背着手递到张少宇的面前。

  “张哥,我可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你真的想好了吗?这可是你的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啊。”唐奎虽然明知道张少宇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回头的,可还是忍不住多了一句嘴。

  接过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数额,八千万,张少宇笑道:“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放在那儿还能下崽啊?要把一笔钱拿去赚更多的钱,这才叫本事。”

  “可这是八千万啊,张哥,不是八千块。这都是你拍戏,拍广告,做生意辛苦挣来的。我真怕万一打了水飘,那……”

  “你个乌鸦嘴!还没开始呢你就咒我!”张少宇笑骂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笔钱要是真打了水漂,我也不心疼。”

  “晕,真是有钱人,八千万啊,还不心疼。”唐奎小声嘀咕道。

  “什么八千万,是两个亿,这只是前期投资而已。”张少宇更正道。唐奎一听,差点没把车开去撞电线杆子,两个亿?!那,那得买多少套房子,买多少辆车啊?

  车到唐朝旗舰店前,张少宇下了车,径直向里边走去。

  “张总,您好!”门口的礼仪小姐彬彬有礼的冲他一鞠躬,甜甜的叫道。

  “好好好,大家都好。”张少宇乐呵呵的回应着,脚下可没有慢下来,几个大步就跨了进去。

  新提拔上来的大堂经理正在店里面招呼客人,一见张少宇进来,赶紧迎了上去:“张总,欢迎下来视察工作!您请的客人已经在贵宾房里面等候多时了。”

  “嗯,领我去吧。”张少宇点点头道。那位经常恭身领着张少宇向里边走去,张少宇随便看了看,唐朝的生意依旧火爆,一眼望过去,就没有看到过空位。

  来到一间vip贵宾房前,张少宇挥了挥手,示意经理退下,亲自推开门走了进去。

  吴济正坐在那儿喝着茶,一听见响动,扭头看来,哈哈大笑道:“小子,怎么这副德行?”原来,张少宇排完舞出来,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赶到唐朝来了。

  关上门,张少宇在吴济的对面坐了下来,笑道:“这不是忙吗?一会儿还得回去继续排练,唉,最近忙着个人演唱会的事情,不提这个了。”

  “我说你小子也真是,我刚拍完手里的戏,你小子就找上门了。真是一点空闲也不留给我啊。得,知道你是大忙人,说吧,找我来什么事儿?”吴济直截了当的问道。

  “急什么,你让我喝口茶润润嗓子啊,哎哟,累死我了。”张少宇摇头叹息道。

  吴济看他那副样子,还真有些心疼了,到底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啊。唉,都说少年得志大不幸,看看,年纪轻轻的,头顶上就顶着那么多耀眼的光环。可又有谁能够了解到,这些光环后面所要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呢。

  于是赶紧给他倒上一杯茶:“来来来,快喝茶。唉,瞧你累成这样,何苦呢?”

  张少宇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刚喝完,又大声叫道:“来人!来人!”

  一个服务小姐应声推开了门,看来是早就等在外面了。当下问道:“张总,有什么吩咐?”

  “去,好酒好菜尽管上,告诉梁大厨,我要他亲手做的,别人的我不吃,嘿嘿。”张少宇笑着说道。服务小姐领命而去。

  吴济笑了起来:“我算看出来了,今天心情不错呀。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说出来我也乐乐。”

  张少宇倒还卖起了关子,神秘莫测的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多时,梁进亲手做的菜端了上来,酒也是好酒,正宗的湖南酒鬼。张少宇平常是不喝白酒的,不知道今天怎么破例了。

  “哈哈,你这唐朝的菜贵得吓人,今天我也打一回土豪,跟着你沾沾光。”吴济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动手。

  “别光顾着吃菜,来来来,喝杯酒。”张少宇起身替吴济满上一杯,师生二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这菜也吃了,酒也喝了,张少宇像变戏法儿一样,从身上掏出一个东西来。往吴济面前的递,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

  吴济疑惑着拿起那东西来一看,顿时变了脸色,看着张少宇问道:“怎么?你,你钱到位了?”那是一份合同,写明了聘请吴济出任《邪神》一戏的导演,并且标明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酬劳。

  张少宇又笑了笑,递过一样东西,吴济接过一看,顿时傻眼了,拿在手里半天不敢相信,眼睛看着支票,端起一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直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小子是不是抢银行了?八千万!”

  “这只是头期资金,余下的我陆续给你拿来。老师啊,你可以先动手干了!”张少宇烈酒入腹,豪情万丈的说道。

  吴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苦笑连连:“服了,真他妈服了,小子,算我没看错你!”

  “你拿着这八千万,把演员定下来,然后跟他们联系,敲定档期。哦,华仔那儿不用说了,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只等签约了。”张少宇说道。

  吴济又喝下一杯酒,把酒杯重重把桌子上一放:“好!干!张老板,说吧,你想请哪些演员?”

  张少宇略一沉吟,随即说道:“香港五大影帝请齐,刘德烨,梁朝委,黄秋笙,刘清云,吴镇雨。内地我前此天已经给陈到明老师和张国力老师打过电话,都答应了。台湾方面,自然是我的老板,宪哥了。韩国嘛,你试着联系一下全智贤或者金喜善,我个人是比较倾向金喜善的。”

  吴济听得目瞪口呆,当导演这么多年,导过戏不下数十部,可像张少宇这样的大制作是闻所未闻啊。他说的这长一串名字,随便哪一个都是天王天生级的巨星。真要把这些巨星都聚集在一起,光是这阵势就已经够吓人了。

  “可以先把剧本给他们看看,再给他们说说这部戏的前景。声明一点,单纯起来抢钱的就算了,咱们资金有限,庙小供不起大佛啊。”张少宇一边吃着菜,一边叮嘱道。

  吴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审视着张少宇,试探着问道:“我说少宇,看你这样子,是铁了心的要拍一部惊世之作啊。”

  张少宇颇为得意的笑了起来:“老师,你还真说对了。咱不干就算了,要干就干把大的。这不也正是你的心愿吗?”

  “没错,我是做梦都想拍一部这样的作品啊。以前好说歹说,陈博才同意投资一个亿。现在好了,有了你两个亿的资金,我敢在这儿拍着桌子撂下话,只有赚,没有赔!”

  没等他拍桌子,张少宇已经“嘭”一声拍响了:“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部戏全权交给你负责,我不过问,我只管当我的男主角。”

  吴济立马摇头道:“不行,要我接拍这部戏,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说!趁着今天高兴,只要你说得出口,我就敢答应!”张少宇爽快的说道。

  “你要出任副导演一职!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家什么破公司拍的广告,可全是你导演的。我可不能让你闲着,你小子也得出力。”吴济嘿嘿笑着。

  张少宇一拍胸膛:“好!没有问题!对了,老师,记得把好莱坞最好的特技制作团队拉过来,咱们这部是玄幻电影,电脑特技可是一大看点啊。别找当初给《无机》搞特技的那帮人,看得我差点没去撞墙。”

  “嗯嗯,这些你放心,我来办。关键是你这个男主角的档期,什么时候才有空啊?”吴济知道,张少宇自从红了以后,就是大忙人,一部戏男主角可是灵魂啊。

  张少宇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我忙完演唱会之后,就不再接什么通告了。你抓紧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一下,咱们尽早开机,时间不多了。”

  “嗯?时间不多了?这什么意思?”吴济疑惑不解的问道。

  张少宇自知说漏了嘴,赶紧解释道:“哦,我是说我都迫不及待想演这部戏,想让这部戏替我赚大钱了。”

  吴济哦了一声,指了指张少宇笑道:“你这小子啊,放心吧,老师不会让你的血汗钱打了水漂。回去以后,我立马开展前期准备工作,只等你档期一到,咱们就开机。来,让咱们为中国本土玄幻电影的崛起,干一杯!”

  张少宇欣然举杯,与吴济一道,豪饮了一番。没等喝尽兴,张少宇已经火烧屁股似的爬了起来:“哎哟,我给忘了,我还得回去继续排练,离演唱会没有几天了。”话说完,人已经窜到门外去了。

  “唉,年纪轻轻的,忙成这个样子……”吴济目送他离开,由衷的叹道。记得第一次见张少宇,他还只是一个群众演员,一天拿着五十块钱都开心得不得了。

  可现在,时间仅仅过了一年多,这小子终于出头了。不枉自己栽培一番啊,出名了还想着老师,就是砸锅卖铁也凑出钱来拍《邪神》,就凭他这份情义,自己也得把《邪神》拍好。为了他,也为了自己。

  拿起已经见底的空瓶子,吴济倒上一杯酒,定了定心神,一口饮尽,把杯子一顿,抓起支票和合同,小心翼翼的揣入怀中,又拍了拍,这才放下心来。

  六月六日,由香港空运过来的舞台器材和音响灯具都已经到位,工作人员开始着手搭建舞台。与此同时,2006张少宇长沙演唱会的门票预售工作正式开始。

  观众可以通过网络,电话,现场购买等各种方式获得张少宇演唱会的门票。主办方提供了四万多张门票,据估计,以张少宇的人气和名气,这些票卖出去**成应该不是问题。现在整个演出市场一片萎靡,能开一个万人演唱会已经属不易了。

  也是张少宇啊,换成别人,只怕最多准备两万个座位。听说张少宇要在长沙开演唱会,全国各地的宇迷们都行动起来了,有能力的,都组团赶来长沙,其他的也帮着宣传宣传。有人戏言,张少宇的个人演唱会,势必会是第二个小强杯决赛,引起强烈的震动。

  不光歌迷们行动了,全国各大媒体也跟着动了起来。早在六月初,各大媒体的娱乐记者们就开始往长沙赶,一睹张少宇演唱会的盛况。

  到了长沙,他们才发觉,自己这些年的娱记是白当了。你去看看,长沙的大街小巷,哪里没有张少宇的海报?就连超市里面买东西,那收银员都会随手递给你一张张少宇演唱会的海报,并添上一句:“六月十六日晚上八点,贺龙体育馆。”

  长沙,做为张少宇发迹的大本营,此刻正充当着他的主场。长沙的市民们正是东道主的身份,欢迎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歌迷朋友。更让娱记们大跌眼镜的是,不少商家看准这个商机,借张少宇演唱会即将开唱之际,推出一系列的活动,诸如“长沙市第一届糖果节”,“湖南省湘菜研讨会”,“湖南园艺博览会”等等,偌大的长沙,因为一个人而转动起来,这个人,就是张少宇。

  当你在六月初漫步在长沙街上时,你会发现,好像一切都跟张少宇有关。各种商店里面,凡是印有张少宇的各种商品总是卖得特别火。不光是年轻人沉醉其中,一些中年人,上班族,甚至是老年人都乐此不疲。

  张少宇是人民大众推选出来的明星,就是像大家的孩子一样。而且这个孩子,越来越争气,看着他取得的种种成绩,长沙人民也为之自豪。试问,有哪一个明星,能像咱们的张少宇这样,拥有如此良好的口碑。

  在张少宇演唱会即将开唱的时候,报道突然捅出一条消息来,说是张少宇长期负担着某贫困山区十几个学生的一切学习生活费用。并且,新闻上面还发布了一封由一名今天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的来信,在信中,这位学生满含感情的向张少宇表达了自己的感激,谢谢张少宇给了他上大学的机会,并且向张少宇保证,一定好好学习,将来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这条消息一经批露,立刻赢得了一片叫好之声,虽然在这个时候爆出这样消息,不免有炒作之嫌,可这消息经过好事媒体的证实,的确是真实的,并且早在一年之前就开始了,绝对不是为了演唱会才搞的噱头。

  张少宇的声誉,一时之间到达了,敬业,努力,形象正面,有社会公德心,这样的年轻人,在现在来说,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不赞扬他赞扬谁?

  不过,张少宇的演唱会,也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据长沙市教育部门调查,已经有不少学校向上面反应,许多的学生打算在六月十六号这天逃课,尽管演唱会要晚上八点才开始,可由于要排除进场,以及买票的原因,必须得提前。

  教育部门抱怨,你开演唱会我不干涉你,可咱们的教育工作总还要搞吧?你把学生全招走了,咱们还教什么书啊?甚至有人提出,是不是在张少宇演唱会当天,全市的大专院校以及中小学都放假一天。不过这个提议随即被否决了,因为不能开这个先例。

  新闻媒体上面连篇累牍的报道,人们口中的津津乐道,张少宇的演唱会成了最近唯一的话题。已经造成了一种未唱先红的态势,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张少宇惯用的“伎俩”。等着瞧吧,到了六月十六号这天,还有好戏看呢。

  “张先生,你好!”张少宇所到之处,都有人恭恭敬敬的问好。以前,张少宇必定是彬彬有礼的回应,可今天好像不对头,张少宇脸色铁青,气冲冲的向楼上走去。

  “张先生,您好!要找吴总吗?他还在开会,你先在办公室坐一下吧。”公司里面的秘书小姐恭敬的说道。

  张少宇一听,立马折身向会议室走去,秘书小姐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赶紧追了上去:“哎,张先生,吴总在开会,你不能闯进去!”

  迟了,张少宇已经一把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会议室里面,jacky传播总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们正在开会,冷不防张少宇怒气冲冲的闯进来,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平日里总是彬彬有礼的张少宇,怎么会一脸的怒意?这是谁招他惹他了?

  “啊,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吧,大家下去,努力的干好本职工作。”宪哥似乎对此并不意外,合起文件夹,对会议室内众人说道。

  老总有令,下属们自然是惟命是从了,不一会儿,会议室里面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是在这儿说呢,还是到办公室去喝杯酒啊?”宪哥站了起来,笑着向张少宇问道,全然不把张少宇的无礼当回事。

  到底是自己的老板,而且又对自己有提携之恩,张少宇并没有太失礼,抬腿走进了会议室,小声的说道:“就在这儿说吧。”

  “嗯,也好。”宪哥点了点头,又坐了回去。

  张少宇来到宪哥身边坐下,待心绪平静一些时,才开口问道:“宪哥,那篇新闻怎么回事儿?是谁透露出去的?”

  “不是别人,是我的意思。”宪哥倒也光棍,一来就承认了。

  张少宇一皱眉头:“宪哥,我张少宇帮人,那是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我老家也是农村的,知道农村的苦处。现在我有两个钱了,可以帮助别人了。所以才……可你为什么拿这件事情做文章,这样,这样真的不厚道啊。”

  宪哥一直认真的听着,等张少宇说完之后,他才笑了起来:“少宇啊,咱们中国人自古讲究的是,为善不欲人知。可也得看时候啊,现在,整个娱乐圈的眼睛都盯在你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长沙来了。你的演唱会办得好不好,那可是直接关系到公司的声誉。”

  “再说了,你又不是为了炒作才去做的事情。这本来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啊,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一旦见诸报端,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吗?这圈子里面,比你张少宇有钱的人多了,难道只有你才该做好事?”

  “说实话,把你这件事情捅出去,的确是替你炒作的目的,可你也要想想。这也能起到一个表率作用嘛。不信你等着,不出一个月,立马就又有人步你的后尘,虽说有可能是为了沽名钩誉,可最后得到实惠的,还不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吗?”

  姜是老的辣啊,经宪哥这么一说,张少宇转怒为喜。是啊,尽管这么做是有些不厚道,可是最后得到实惠的,还不是那些贫苦的学子吗?

  “年轻人,学着点吧,炒作高手,能够把媒体和舆论为我所用。”宪哥拍了拍张少宇的肩膀,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道。

  “高手,果然是高手,呵呵。”张少宇由衷的赞叹道。

  “行了,怎么样,演唱会准备得如何?我今天开会,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呢。”宪哥正色问道。

  张少宇点头道:“一切正常。演唱会的曲目已经定下来了,除了我自己的作品外,还会和华哥合唱一首《中国人》。舞蹈排练很顺利,那帮什么亚洲舞后,还不是乖乖听赵静的话?当初来的时候,还牛逼哄哄的。”

  “哈哈,对,咱们出的钱,咱们才是老板啊。现在你的演唱会已经没有悬念了,铁定火了。少宇,机会难得,加油啊。”

  “放心,我心里有数。”

  这两人正说着,突然响起敲门声,扭头一看,原来是宪哥的秘书。

  “进来吧,什么事儿?”宪哥问道。

  “吴总,张先生,组委打电话过来。说是,说是出了点情况。”秘书小姐说道。

  张少宇一听,出情况了?出什么情况了?宪哥似乎也很疑惑,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组委说,原来预定的四万张票,已经销售一空。没有买到票的观众,正聚众起哄,要求增加座位。”

  什么?四万张票销售一空?这才几天啊?况且那票可并不便宜啊,贵宾票上千,就是最普通的票也是三百多一张,怎么一下子就卖光了?

  “组委说,这次演唱会的门票,很多都是团购的。许多大公司一买就是几百张,当成给员工的福利。”

  宪哥听得愣了好大一阵,良久,才拍着张少宇的肩膀苦笑道:“小子,人红到你这份儿上,也算是难得了。”

  张少宇没空理会他这句话,当下问道:“宪哥,既然票不够,那怎么办?”

  宪哥收起了笑容,凝神苦思起来,片刻之后,他问道:“贺龙体育馆可以容纳多少人?”

  “大概,六万人左右吧?”这个数字张少宇也不太确定,是听赵静曾经说的。

  “好,那就再加两万张票!”宪哥当即拍板,大声的说道。

  离演唱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贺龙体育馆里面,已经搭建起了一座圆形的大舞台。所有的器材,音响,灯具,全部都是从香港空运过来的,而且全部都是定制的,公司为此花费了一笔高昂的费用。

  可是值得啊,这演唱会还没有开始,钱就已经赚回来了。你道这是为什么?

  原来,早在张少宇演唱会消息传出去的时候,长沙一家公司就找上了门,以一百万元的高价,取得了这次张少宇演唱会的冠名权。而且,这次演唱会所制成的dvd光碟,将会在全国发行,那又将会是一笔天价的收入。

  “这个动作幅度再大一些,腰再弯下去一点,嗯,对,再试一遍。”赵静那傲人的双峰紧紧贴在张少宇的后背,手把手的调整着他的动作。

  “唉,实在不行了,练不下去了!”张少宇突然叫了起来。

  赵静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了?不是练得好好的吗?”

  “你老拿那地方蹭我,我能安心练吗?”张少宇苦笑道,显然被赵静这一手弄得很郁闷。

  赵静立刻回过神来,红着脸低声骂道:“色胚!”

  “喂,我怎么色胚了?圣人云,食色性也,我又不是柳下惠,我可不能坐怀不乱啊。”张少宇一本正经的替自己辩解道。

  “你就是色狼!就是色狼!”赵静又耍起了小性子,抬起脚就要踢张少宇。张少宇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的脚往上一抬,赵静站立不稳,向后倒去。

  张少宇一把搂住她的腰,这才没摔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哟,我来得不是时候啊?不过,你们这演唱会难道还要演芭蕾么?”

  两人寻声望去,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莉。原来,张少宇此刻一手抬着赵静的脚,一手搂着她的***,那模样,跟芭蕾舞一模一样。

  “你还真说对了,就是要练芭蕾,怎么样?”赵静索性一把勾住张少宇的脖子,故意气张莉。不过张莉好像不为所动,踏上舞台,四处看了看,点头道:“真不错,光是这舞台就有看头了。”

  张少宇赶紧把赵静放了下来,笑着问道:“怎么今天有空到这儿来?”

  “就是就是,公司的事情不用打理了啊?工资是那么好领的?”赵静也跟着一旁瞎起哄。张少宇白了她一眼,她立刻还以颜色,这小姑奶奶啊,天生是不怕事的料。

  可是让赵静郁闷的是,张莉再也不像往常跟她针锋相对,有意无意回避着她的挑衅。每当自己发起攻击时,她就顾左右而言他。

  “少宇,怎么样,累了吧?看,我给你买了水果,已经削好的,来吃一点。”张莉手里提着一个口袋,这会儿用自己的包垫在台上,把削好的水果取了出来。

  张少宇喜笑颜开:“我正渴着呢,嘿嘿,还是我最喜欢的水蜜桃。”

  赵静撇了撇嘴巴,作不屑状,正被张莉抬头看得清清楚楚,可张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赵静,你也来吃吧,练舞辛苦了。”

  任凭赵静把脑袋想大也想不出来,这张莉是唱的哪一出啊?最近怎么变了?也不跟自己拌嘴了,人也友善了,这不像是她呀?

  难不成人退出?不可能,看她对张少宇这副关心的模样,怎么会退出?莫不是在耍什么花招?

  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态走了过去,张莉拿起一个水蜜桃,递到她的面前,平静的说道:“给你。”

  赵静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眼光审视着张莉,似乎想从她那张俏丽的脸上找出点什么来,可遗憾的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甚至看不出来一点做作虚假的成分。

  “人还真能转性?”这个问题一直在赵静的脑中萦绕。

  张少宇盘膝坐在舞台上,正大口大口的吃着水果,冷不防一个不留神,倒让水果给呛着了,咳嗽不止。两女一见,都伸出手去替他拍打背部。

  张莉一见赵静也伸手,反倒收了回来,这更让赵静想不通了。张少宇咳了一个满脸通红,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突然腹部一阵疼痛。如果不是脸上已经咳得通红,一定会让旁边这两个人看出端倪来。

  一手按着腹部,张少宇缓缓站了起来,强忍着疼痛对她们说道:“你们聊着,我去一下洗手间。”可突然想到,自己今天没有带药!

  完了!只怕还得开车回取药吧!正当一筹莫展之际,张莉好像看出什么来了,赶紧拿起自己的包一阵翻腾,把一个东西紧紧捏在手里,塞到了张少宇的手中。

  以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她,张莉心领神会,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赶紧吃药。

  “哎,你给他的是什么呀?”赵静一边啃着桃,一边望着渐渐远去的张少宇问道。

  “哦,面巾纸。”张莉随口回答道。

  “面巾纸也值得这样偷偷摸摸?”赵静显然不相信张莉的话。

  张莉怕她继续追问下去,赶忙岔开话题道:“赵静,你们每天练舞很辛苦吧?”

  “我倒是还好,苦的是他。整天忙得团团转,还吃饭都顾不上。他呀,真是比国家主席还忙,日理万机啊。”赵静这话倒不是调侃,是有感而发,张少宇这些天真的忙得不可开交。

  你想想,他就一个人,又要忙演唱会的事儿,又要顾及自己的生意,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够用啊。有的时候,真想劝劝他,不要这么累,身体要累垮的。

  “可怜的少宇……”张莉望着张少宇离开的方向,幽幽的叹道。一时情绪起伏,眼眶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赵静一看,这回倒是不讽刺了,也跟着叹息道:“是啊,想想他的确挺可怜的,别人都只当他是天王巨星,风光无限,有谁知道他有多么辛苦?”

  张莉忍着眼泪,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情敌,你恐怕不会知道,少宇是持着一个将死之人的心态,在完成他最后的梦想吧?

  “哎,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最近是不是转性了?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张莉了呀?”赵静见张莉眼神有异,立刻追问道。

  张莉偏过头去,擦了擦即将流出来的泪水,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回过头来对赵静说道:“赵静,咱们,能不能不争了?”

  赵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张莉说出来的?站在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张莉?不争了?她能说出这样的话?

  “少宇实在是太苦了,咱们不要再吵了,给他短暂的安宁吧,算是我求你了。”

  赵静虽然认识张莉并不久,可经过这些日子,多少有些了解,这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可她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太不容易了。好啊,你张莉既然都能为少宇着想,我赵静难道就不能?

  “好!我不管你是什么用意,可你张莉能做到的事情,我赵静一样可以做到。”赵静严肃的说道。

  “你们说什么呀,搞得这么认真?”这时,张少宇回来了,一脸的笑容,显得很轻松。

  张莉也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对他说道:“没有,我在问赵静是不是辛苦呢。”

  “哦,对对对,张莉说咱们不要太辛苦了,小心身体。”赵静也跟着帮腔。

  张少宇那脸色,跟发现新大陆似的,这两个丫头没事儿吧?吃错药了?
混也是一种生活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hunyeshiyizhongshenghuo/,欢迎收藏
手机看混也是一种生活http://m.ssiaec.com/hunyeshiyizhongshenghuo/混也是一种生活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混也是一种生活》版权归原作者云天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奇侦异案改造神君大作战小丞大界,霸道少将小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魔女的指环如果可以重活一次傲妻难宠醉卿心:锦绣傲妃地狱代表人摄政王的纨绔嫡妃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