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穿书守则|208 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完本、全能奇才/完本、文骚重生之大纨绔/完本、一号红人(官运:权术之王)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完本、校花的贴身高手新妻入局/完本、官途/完本、惊门/完本
  初夏刚刚撩开帷幕的时候,夏初的小腹这才慢慢凸显了起来。

  她的运气似乎极好,前三个月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孕吐症状,最厉害的时候也不过是在早晨起床时一阵恶心干呕,平日里倒是半点异样都无,能吃能喝的,胃口极好。

  本就是好吃的人,怀了孩子更是胃口大开,什么酸的甜的咸的辣的都不挑剔,倒让顾老夫人一阵喜一阵忧的,都说酸儿辣女,孙媳妇这一会酸一会辣得,叫她如何分辨?

  不过在温氏的劝慰下,顾老夫人也不再纠结男女的问题,只要能生,有了第一个就总会有第二个,就算这一胎是女孩儿又如何?他们顾家已经好几代都没有嫡出的女孩儿了,生下来便是掌上明珠。

  月底请平安脉的大夫说胎像很稳,征得了顾老夫人的同意,夏初坐上垫了厚厚软垫的马车,穿过两条不算很长的街巷,向着夏府驶去。

  大伯母让人来传话,夏老夫人病得厉害了,叫家里几个嫁出去的姑娘都回去一趟。

  这消息让夏初心头微荡,就连有孕的喜悦都被压了下去。

  马车在夏府的门前站定,来接她的是自家娘亲郑氏。自打夏老夫人病了,郑氏就带着女儿住回了大房侍疾,夏家统共就两个儿子,儿媳妇们即便分了家,还是得孝顺着老夫人的。

  夏庆对夏老夫人说不上依恋,但他很清楚嫡母一向对自己很好,生母去的早,所有的母爱他都是从嫡母身上体会到的。年轻的时候也有人在他耳边挑拨,生出过一些忤逆的念头,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却越发的明白,嫡母待他是没有半分亏欠的。

  他只是个庶子,纵使放任不管,那责任也落不到夏老夫人头上,可她还是尽心尽力的教养,从没有半分推脱,也不曾像别人家那般‘捧杀’庶子,反而殷殷教导他要脚踏实地。

  纵使有一些偏心,那不是应该的吗?大哥可是嫡母的亲子!而且,孙儿辈中,可是他的女儿最为得宠!初儿能有今日,离不开夏老夫人的教导。

  作为一个老实人,夏庆从来没有想过夏初得宠会不会有其他的‘内幕’,他看到的是女儿的出类拔萃,即便是同世家贵女站在一处,也丝毫不逊色于人家!这两年他有时也会在各种场合看到跟在亲家母身后的女儿,她言笑晏晏的应对往来,俨然就是一个出色的当家主母,便是她的婆婆也对她赞不绝口——自己的妻子是绝对教导不出这样的孩子的。

  虽然小女儿如今的性子也不错,但他心里很清楚,比起从小就在老夫人身边长大的大女儿,她们两个终究有许多的不同。

  这一次嫡母病重,他是诚心诚意的让妻子好好在母亲跟前侍奉,便是他自己,每每下了朝也是先到大哥家里看望,入了夜在独自回府。

  郑氏也没什么可抱怨的,除了刚出嫁时的小摩擦,婆母从不曾苛待过她,当年那些事儿,错儿都是在自己,心里头那一点棱角早已被岁月磨平。

  她和大嫂轮流的侍奉在婆母的床前,二人都是心甘情愿,做起事来也分外的仔细,没有丝毫怠慢,便是夏老爷子看在眼里,也是频频点头,感叹娶了两个好儿媳。

  沈老姨娘看着家里人待主母一心一意的模样,有些唏嘘不已。

  她自己是个什么出身,最清楚不过的便是她自己,早些年进府的时候还存了些争宠的心思,可万般手段还抵不过那个老实过头的尉氏,直至尉氏难产,她又被揭穿了老底,身子不争气不能生自然就没了宠爱,可主母也不曾因此而苛待于她。

  吃用都是上好,每季的衣裳首饰也是一件不落,手里头攒了些钱财,慢慢的也没了那份做妖的心思,安安静静的再夏府当个透明人,竟也过得不错。

  夏老爷子当初问过她,愿不愿意去庄子上过,还可以给她寻个有孩子的鳏夫嫁了,日后也好有人送终。不是没有动摇过,只是想来想去之后,她还是坚定的拒绝了,她这样的命,能有这般的平淡安宁的日子,还有什么可争的呢?

  若是有的选,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去做那瘦马之举?

  夏家算是极好的人家了,看她乖觉,也不曾为难,甚至还给了她娘家不少帮助,如今她娘家侄儿也是一个庄子上的大户了,虽说还是种地,可家里头丰衣足食,儿孙满堂,每年也会从角门进来看她两回,送些简单的吃食衣物,虽然不如府里头精细,这份心意却难得。

  夏老夫人病了之后,沈老姨娘也不曾往前头凑,只是每每看着夏老爷子真心实意的伤心,心里忍不住会生出几分羡慕的念头来……她也曾是青葱少女,梦想过能得一个待她掏心掏肺的良人,然而世事无常,被爹娘卖出的时候她就断了这个荒诞无稽的念头。

  她在瘦马馆里头学了不少琢磨男人心思的本事,只是没想到,自己会遇上那么一个实心人。

  可那份心,只对着他的妻。

  夏初跟着郑氏进了慈和堂,就看见了站在外头游廊下消瘦的沈老姨娘,怔了怔,略点了点头,轻声叫了人:“沈姨奶奶也在?”

  “三姑奶奶来了,奴……才去看过夫人,这会儿还醒着。”沈老姨娘怔了怔,略有些慌张的应道,夏初的脸上满是善意,没有丝毫的轻蔑冷淡,仿佛当她是一家人。

  她恍然想起这孩子小的时候,偶尔见到了也会乖巧的称呼一句姨奶奶,她是家里四个姑娘当中最不爱说话的,但每次见到,似乎都能看到她的笑容。

  那样温和而体贴,带着一点点疏离,却是十分安全的距离。

  于她而言,同府里这些少爷小姐,是不宜太亲近的。

  “好,我这就去看看祖母,回头若是得空,再请姨奶奶过来说话。”夏初笑道。

  沈老姨娘含糊的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夏初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看向了自家母亲:“沈姨奶奶这是怎么了?”

  “她想出府呢!”郑氏有些淡淡的道:“前些日子她娘家侄儿来求,说是想接了她到外头去侍奉,替她养老送终……倒也是有心人,只是老爷子还在呢……”

  夏初这才‘哦’了一声。

  虽说多年不得宠,可到底是夏老爷子的人……这时候求出府,倒有些不伦不类了。

  夏初抬脚进了屋里,洛子谦果然醒着。

  因着天气和暖,屋里开了窗户透气,淡淡的阳光洒进来,冲散了满室的阴霾。鼻尖萦绕着一股苦涩的药香气,立在窗几上的一瓶迎春花开的正灿烂,旁边放着一个大碗,碗底还有些褐色的痕迹。

  这是才吃完药。

  “你来了。”洛子谦笑眯眯的吃了一个丫头喂的蜜饯,盈盈的目光望向了前世的闺蜜。她最近清减了些,显得眉眼高阔,却是一样的慈眉善目,抬手招了招:“来坐我身边。”

  夏初便走了过去,接过了丫头手里的蜜饯盒子,捡了一个杏脯道:“这是二姐姐特意做了送来的吧?味道还是二姐姐亲手做的最好,你再吃一个?”

  “好好好,你也尝尝,那个山楂的不能吃,对孩子不好,你吃别的。”洛子谦张嘴叫她喂了一个,一口还健全的牙齿咬了咬,觉得略算便皱了皱眉头,倒是把先前的苦意都给压了下去,又看向夏初的肚子:“孩子还老实么?”

  夏初点点头:“挺老实的,白天夜里也不闹腾,我看是个会疼人的女儿。”

  洛子谦眉眼弯了弯:“女儿好,女儿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

  夏初捡了个梅子干吃了,便将盒子放到一边,替她拉了拉被子。

  郑氏听着这对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可那笑的十分欢快的两人之间却没有半分的尴尬。

  “老二媳妇,你去厨房看看,叫她们准备吃食的时候注意着些,三丫头双身子呢!”洛子谦仿佛是十分担忧的看向了郑氏:“有她在这儿陪我就好。”

  “好的母亲,儿媳这就去吩咐。”郑氏忙点头应了,又对夏初道:“你好好陪着你祖母,也别乱走动,身子重,磕碰了不好。”

  夏初笑了笑,道:“我知道了,娘。”

  郑氏便起身去厨下安排,出了门才想到为何她非得自己去一趟呢?找个小丫头传话不就行了么?厨下都是用惯的人,这点小事也不必吩咐的太仔细,倒显得大嫂管家不利似的。

  可偏是老夫人亲口吩咐的,这门都出了,总不能不去。

  心下打定了主意去走个过场就是,才走了一半却又回过神来,婆母好像只是寻了个借口打发她出去……是有什么话要同初儿说么?

  说起来,有时候总觉得婆母同初儿不像是祖孙,说话倒是比她和大嫂还随意,倒像手帕交闺蜜似的……应该只是她看错了吧?她怎么会这样想呢?

  一定是错觉。

  “四个多月了吧?”洛子谦让人搬了椅子过来叫夏初坐在床边,又找了垫子给她垫着,瞅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目光柔和的问道。

  “满五个月了,再有几个月,你就能亲手抱上我的孩子了。”夏初笑道。

  屋里的丫鬟们都在外头站着,便是夏初身边跟来的嬷嬷不放心,也在她的眼神之下不得不退到门外,说话自然就随意了许多。

  “我倒是想早些抱上,只是……实在是身子骨不争气。”洛子谦抬眼看了她一眼,见她闻言就要张口,连忙做了个制止的动作:“长命百岁的话你也不必说,我的身子,我还不清楚么?活到这个岁数都是老天爷裳的……我这辈子过的极好,已经是赚了。”

  “又说这样的丧气话,不还是好好的吗?你老实点喝药吃饭,准能再活个二三十年的。”

  “你也学会骗人了。”洛子谦轻轻笑了笑,许是空气转进了气管里头,忍不住咳了两声。

  夏初连忙上前替她顺了气,倒了温水给她润喉,嗫了嗫嘴,欲言又止。

  “事到如今,我也不同你说那些虚头吧脑的东西,咱们这两辈子都在一块儿,你当是知道我的,我唯独最放不下的是你大伯……你可别怨我偏心。”

  “心本来就是偏的,有什么可怨的?”她笑:“别说是你,我也是一样的。”

  “别打岔。”洛子谦瞪了她一眼,这死妮子,就是不乐意让她说完。

  夏初闭了嘴,只是笑。

  “我也不是求你,只是你这辈子到底是姓夏的,你大伯好了,你也有份的。这孩子心思还是正的,只是耳根子软,容易走偏,若是能够,你替我看着他些。”

  “我是小辈,大伯怎能听我的?”

  “拿出你皇后娘娘的气势来,谁敢不听?”洛子谦打趣了一声,又笑,却是叹了口气:“你总有法子的,我最知道你。”

  夏初不做声。

  “我晓得你不想沾染那些,只是终究来了这世上一遭,岂是轻易能甩脱的?从前不知道,咱们自然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又何必再去经历?到底是从我肚里出来的,你顾着你爹,我也顾着我的崽,就看着你肚里孩子的份上,也替我分担一二。”

  夏初见她面上露出了一丝请求,心头蓦然就软了两分。

  宫里吴婕妤有孕了。

  不过可喜的是,赵嫣然也有孕了。

  按照夏挽秋的说法,吴婕妤始终是个定时炸弹,她只怕同夏家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身为夏家女,她脱不开这个家字。

  于是默默的点头。

  洛子谦这才笑了:“你答应就好。”

  “我便是应了,你也得好好的养身子,可不是放了心,就什么都能不管不顾了。”夏初哼了一声,道:“不是为我,也想想祖父。”

  洛子谦一怔,眼底涌出几分柔情。

  “我晓得的。”她说,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意:“我睡一会,你晚点再来看我。”

  夏初说好。

  走出房门的时候,总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她眯了眯眼睛,心底有些淡淡的疼。

  她有点伤心。

  可人老了,都有这么一遭的。

  还好,她身边也已经有了如同夏老爷子对洛子谦一样的那个人,而她,也有了自己需要守护的东西。

  明媚的阳光里,些许的寒意也被风吹散。

  她抚了抚自己的肚子,眸光温暖了起来。

  洛子谦的人生快要到尽头。

  可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未完待续sjg1230303。)

  x2412141
贵女穿书守则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guinvchuanshushouze/,欢迎收藏
手机看贵女穿书守则http://m.ssiaec.com/guinvchuanshushouze/贵女穿书守则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贵女穿书守则》版权归原作者冬雪傲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校服的裙摆囚禁小野猫我和女主播的荒岛生活官门暖婚械医皇后娘娘太彪悍我是女宝玉傻瓜王爷特工妃超品相师醉卿心:锦绣傲妃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