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门暖婚|她不见了见!

推荐阅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完本、全能奇才/完本、文骚重生之大纨绔/完本、一号红人(官运:权术之王)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完本、校花的贴身高手新妻入局/完本、官途/完本、惊门/完本
  宋随意从口袋里拿出止血贴,要给老公脸上的伤痕贴上。

  杜玉清按下她的手:“不用。”

  “怎么不用,都流血了”她心疼好不好。

  他几乎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脸上出现了血痕,怎不让她伤心欲绝。

  杜玉清听出了这个丫头的弦外之音,不由颇怒:“我是男人”

  男人一点伤大喊大叫的,叫什么男人再说男人脸上有疤才叫做硬汉,又不是女人

  对比之下,过来查看孙子脸上伤的杜老爷子,比较专业一些,对着孙子脸上的伤瞧了再瞧,道:“眼角那个淤肿比较严重些,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眼球。至于那个,不用贴伤口贴了,贴了反而不容易好,消消毒就好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宋随意和杜博芮都诧异。

  要是伤到眼球,杜玉清的外科医生生涯岂不是

  杜博芮腾的胸口里冒起大火,跑到自己女儿面前。

  杜艺雯看着父亲冲自己来,张嘴本来还想哀求,一看父亲脸上那黑色,一下子小脸全呆了。

  “你这个畜生”杜博芮举起手。

  杜老爷子见状,忙喝住:“住手打什么孩子我有打过你们吗平常不好好教,这会儿打孩子有用吗”

  杜艺雯喉咙里噎着哭音:“爸,不是我,不是我”

  “还说不是你你拿筷子把你二叔戳成了这样,你还说不是你你要把你二叔戳瞎了才甘心是不是”杜博芮破口大骂,那手举在高空既是打不下来,又收不起来。他真想打,恨铁不成钢。

  杜艺雯只看他打人的手没有放下来,吓得眼泪都不敢流下来,只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去跟你妈过去看她对不对你好”杜博芮脱口出这话时,一点都没有留情面。

  只看他近期争取孩子抚养权时,唐湘怜一直兴致缺缺的样子都知道,唐湘怜对于他们两人这个孩子,压根没有存在心上。这是自然的,既然不是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生的孩子,有或是无,都无所谓吧。

  杜艺雯这会儿听父亲说出这话,哭都哭不出来了,小嘴一阵一阵地喘。她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她本来是家里最被人追捧的小公主。

  杜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走过来,对大孙子杜博芮说:“把玉清送去医院看看伤,这事可大可小。雯雯放在我这里。”

  对于老爷子,杜博芮是一百个放心。事实上他也知道,能管教得了自己女儿的,除了杜老爷子不会有其他人了。杜博芮点头,转身走得飞快。

  杜玉清本来还不打算去医院,结果被老爷子和宋随意一块发了火。

  “亏了你自己是医生,能不知道这事是大是小吗”杜老爷子骂完孙子对宋随意说,“你看着他,如果他不听话,你给我听话。”

  宋随意把头点到像捣蒜似的。

  杜玉清十足怀疑地看着她这个表情,怎么觉得她这是好像乐在其中。

  杜博芮开车开了上来,宋随意扶着杜玉清上了杜博芮的车。这车急速开到了杜玉清所在的医院去了。

  得知老同学受伤了,一帮人,像吴俊泽这些的,全跑了过来。

  杜玉清再次怀疑这些人不是来关心他的,是来凑热闹的。

  医院里对此也是十分的重视,眼科的主任亲自上阵,给杜玉清检查伤情,最后说:“是有点儿严重。”

  宋随意马上问:“那是不是得住院”

  杜玉清把她的手一抓,有些恼火了:够了没有

  自己的伤自己最清楚,最多有点伤到了眼角组织,最糟糕的结果也就是血瘀,怕感染。

  果然,眼科的主任看了看宋随意:“你是病人家属你想让他住院”

  “你不是说他挺严重的吗用不用抽个血打吊针什么的”宋随意吧啦吧啦说着,把自己就医的过程全想象到他头上去了。

  “是有点儿,但是不至于。当然,如果病人家属自己提出来的话”眼科的主任说。

  杜玉清马上哼了下:“不用。医院的病床不是这样浪费的。给我开点眼药水吧,我自己滴。”

  “那好。杜医生自己也清楚,其它我就不用交代了。但是暂时,休息最重要。暂时杜医生是不能工作的。”眼科主任说着,给他开了药水,以及准备纱布给他眼睛遮下光。

  杜玉清听着这话想起了什么,这会儿才真正脸上沉了沉。

  吴俊泽等人,在眼科检查室听着里头这话,同样都想起了什么。

  鲁仲平问:“他这伤大概什么时候好”

  “你不如说他需要养多久吧。”吴俊泽道,“看这情况,保守起见,为了恢复到原有视力的话,消炎最少一个星期,消肿要两三个星期,再加上养养,一个月要的。”

  “岂不是说,他一个月不能上手术台了”鲁仲平焦急了起来。

  “是,这不仅为他好,也是为他的工作负责。他自己应该很清楚,这样对病人不公平,也是不可以操刀的。”吴俊泽解释得理所当然。

  鲁仲平当场揪着嘴巴。

  吴俊泽抹抹鼻子。

  同样替姐姐担心姐夫的宋思露,听着他们两个对话,懵懵懂懂的:“杜医生这样休息了,不是挺好的吗他本来都挺忙的,应该休息了。”

  听到小白兔这话,吴俊泽差点笑抽。

  杜玉清近来真的为了老婆操碎了心,把很多手术都推掉了,基本上,都没有再接手术。这对于以前工作狂的他是难以想象的。

  虽然爱老婆一回事,但是杜玉清在乎到这个地步,的确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隐隐约约的,是人都感觉到有些其它的隐情。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都和徐家父子在争主刀这个关键点上掉了链子,想必杜玉清自己最不甘心了。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听说对手自己主动搞砸了事情的徐朗枫到来了。

  到了杜玉清面前,徐朗枫倒是没有笑,挺关切地问:“用不用到我们医院那边去看看,我们那里的眼科中心也不错的。”

  杜玉清沉着脸没有说话。

  宋随意在旁看着老公的脸色,很担心:“要不,杜大哥到其它地方再问问看”

  小丫头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伤严重,所以脸色很严峻。

  其他人听了宋随意这话,想笑不敢笑。

  杜玉清被这丫头气死的心都有了,站起来:“走吧。”

  他现在一点和敌人谈判交手的心思都没有。当然,他也不会因此去责备自己大哥教子无方,搞到他最终变成这样。

  杜博芮是很愧疚,愧疚到听说了结果以后,一路狂跑回老爷子家去了。好在老爷子够理智,阻止他继续教女。

  宋随意于是去帮老公拿药。

  宋思露熟悉这医院里头,给她带路。

  宋随意就此问起妹妹:“你转到这边医院实习了吗”

  只看近来吴俊泽都到二院这边来的多,好像有什么缘故。

  宋思露道:“吴教授要转到二院来。这边听说建立外科中心,人才缺口比较大,然后把我带过来了。我师哥还在一院呆着。”

  那她老公呢

  “姐不知道吧听说一院的院长要退,本来提了杜医生的名上去。杜医生自己拒绝了。”

  “拒绝了”

  她老公连院长都不稀罕当是有这个可能,仙人嘛,清心寡欲多。

  宋思露其实也不太明白杜玉清的想法,做院长谁不想啊:“有人说,是因为杜医生已经想好当未来三院的院长了,所以一院的院长肯定不能当。三院据说选址都选好了,年底都要开工了。有人大投资,不怕没钱建。但是最新的消息是说,杜老师比较倾向于想当二院这边的外科中心主任。”

  “有什么区别吗”宋随意问,她确实不是学医的,对医院内部不太了解。

  宋思露说:“区别可能在,听说院长行政事务多,基本连手术台都没有什么机会上了。做主任不同,经常上手术台的。杜老师可能还是喜欢上手术台吧。他这么年轻,去当院长,有点儿浪费才华了。”

  哦。宋随意听着有道理。

  两个人来到拿药的药房窗口。给他拿了眼药水和抗生素片。

  宋思露告诉姐姐怎么用药水。宋随意努力听着。

  两个人边走边说话,结果都没有留意到后面有个人跟着。

  直到走到电梯那儿,看着人太多,两人准备从楼梯走下去。

  后面忽然来了群人,拼命往下挤,宋思露和宋随意为了躲避这群人,只好慌忙站在了扶梯边上,抓着扶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人触目惊心,只见一个孩子,突然从她们两个身旁的楼梯上摔了下去。

  全场尖叫

  宋思露见状,挤开人群喊着自己是医生,跑到了前面看从楼梯扶手上被挤下去的孩子。

  还好是二楼摔下去的,楼层不高,但是那孩子摔到地上后不哭不闹,倒把宋思露吓着了。担心这孩子是摔到了脑袋,宋思露叫人不要动孩子,急忙让人去通知医院里的急诊。

  等忙完这一阵,把孩子送到了急诊交给同事处理,宋思露回头,却没有看见了宋随意。

  之后,她在医院里找了半天,都没有看见宋随意,打宋随意的电话,居然关机了

  在医生的办公室里,杜玉清和徐朗枫两人,冷冷地对峙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先松这个口。

  徐朗枫说到最后有些气了:“你现在眼睛都这样了,能给她开刀吗”

  杜玉清道:“一个星期后如果消肿了,视力能恢复正常。”

  “你就不能为了她保险一点”

  “就是为了要让她保险一点,我才不同意。”杜玉清振振有词,“你们不了解她。她有白色恐惧症。手术中会出很大的事的。”

  对于这点,吴俊泽和鲁仲平在旁边表示赞同。

  徐朗枫反正不会轻易罢休:“我不信你这个话。你说你是老公给她开刀,她的白色恐惧症会好。我们是她亲人,给她开刀,她能不能信任我们吗我和她有血缘呢”

  “我只知道,你只是在为你父亲强出头,想弥补你父亲内心当初没有救到她妈妈的遗憾,才来抢这个手术。就凭你们这个动机,我能答应吗”杜仙人的嘴巴厉害着呢,一句话又把对方埋藏的心思给戳穿了。

  徐朗枫有丝狼狈:“这个动机怎么不好了我们是她的亲人,想让她的病快点好。而且论这种手术,我们做的比你多,经验比你丰富,理所当然,由我们来做是最合适的。”

  杜玉清说:“既然如此,你们是不是该考虑我如果一旦手术中发生了意外,我却不能为她主刀。我自己身为医生,不能亲自给她治好病,我的心情和你父亲有什么区别你可以让你父亲不抱遗憾了,我的遗憾呢”

  众人确实没有想到突然间,杜玉清会把自己的心思剖开来坦诚。想着杜仙人向来保持高深莫测的神秘,都不爱坦诚心事的人,怎么突然会

  “究竟怎么回事”徐朗枫一丝不解地看着杜玉清,“我上次已经觉得很奇怪了。一般来说,不会有医生说会想给自己太太动手术的,因为这里头风险太多,包括自己的心态在手术中的调整。我们知道你是个能人,但是,你是人,不可能永远不犯错误的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反常理的坚持”

  “我没有反常理。”

  “你有”徐朗枫很用力地咬道,“你说个真正的理由,十足的理由来说服我,不然我不会答应的。”

  杜玉清的脸沉着,像是又蒙上了层雾。

  “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你机会我是给你的了。你说,或是不说。不说的话,凭你这个眼睛的伤,以及她的病情来看,我们绝对势在必得。今天我就会带她回到我们那边医院去。”徐朗枫的口气是很硬的,硬到让当场的鲁仲平气不过的哼哼不休。

  眼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杜玉清沉默了一阵,让其他不干事的人都出去。

  一群人全部出去了。室内只留下了徐朗枫和杜玉清,以及鲁仲平三个人。

  鲁仲平先对着徐朗枫说:“你不要尽欺负人,压迫人。”

  “我什么时候拿我家势力压他了他杜家我能欺负得起吗”徐朗枫说到这儿,转头朝鲁仲平眯眯眼,“你留在这儿,莫非你知道些什么”

  鲁仲平表情怪异地扭了下。

  “究竟是什么”徐朗枫看着他们两个,好像联想到了些蛛丝马迹,“对了,她也出过车祸难道她那车祸和你的腿有关”

  说对了

  “当时你开车吗”徐朗枫的脸色骤然铁了起来,“是不是你开车,把她撞了”

  “你冷静一点”鲁仲平赶紧把他拉住,“杜玉清当时年纪才多大,有可能开车吗”

  “那么是怎么回事”徐朗枫质问,指着杜玉清脸上的表情,“他这个表情什么意思”

  “不是我开的车,但是,那辆车是我的。”杜玉清吐出这句话时,脸色没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沉淀了多少,包括他这条腿。

  说起来是杜老爷子都觉得天意弄人。那时候,老爷子都不敢相信自己一向谨慎最爱的孙子居然出了车祸。

  杜玉清出车祸的时候,十多岁,刚好满足考驾照的年纪。

  他聪明,学什么东西样样都行,正因为这样,他当年考驾照,也正是因为觉得顺应潮流找了业余时间去考的。一考就过了,不费吹灰之力。杜父高兴时,马上给儿子添了部新车。

  对于这车,杜玉清平常都不怎么开的。但是,那会儿,他有个兄弟刚好学开车,找了他私下当教练。那兄弟自己还没有买车,杜玉清于是把自己的车都借出去了。

  可见这个兄弟和当时的杜玉清好到了什么状况。

  鲁仲平替杜玉清解说着:“这事儿后来我找我爷爷问,才知道当年这个车祸闹的挺大的。随意她是命大,她是刚好在两辆车相撞的间隙里飞出去的,只是刮蹭。而且,小轿车司机最终没有为了躲避大货车去撞她,这个是关键,最大限度地转了方向盘,结果撞上了对面的货车。”

  “什么”徐朗枫惊讶地问。

  “对面开杜玉清车的司机,看见了随意,结果没有避让对面过来的货车,迎头撞了上去。司机当场死亡。玉清活了下来。那个时候,听说那个司机死前,还问人,那个小女孩死了没有。”

  兄弟临死前都怕自己造孽害了个小姑娘。你说独自存活了下来的杜玉清能怎么办。

  “后来我一直打听这个小姑娘去了哪里。人家说她搬了家,找也找不到。”杜玉清缓缓吐出口气。

  “别说他找不到,我们作为多年老邻居都找不到。后来才知道她爸怕她去找她妈,死活不敢让她和以前的人接触。”鲁仲平说。

  徐朗枫沉默了下来。

  门,这会儿被一阵风打开。

  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宋思露,让每个人都感到很惊讶。

  宋思露已经吓到要疯了,语无伦次:“她手机关了,关了,不知道怎么不见了”

  pp4209051
官门暖婚无弹窗http://www.ssiaec.com/guanmennuanhun/,欢迎收藏
手机看官门暖婚http://m.ssiaec.com/guanmennuanhun/官门暖婚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官门暖婚》版权归原作者肥妈向善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校服的裙摆我和女主播的荒岛生活械医皇后娘娘太彪悍囚禁小野猫我是女宝玉超品相师傻瓜王爷特工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庶道为王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