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第二章 貘来访

推荐阅读:进化之眼太古龙象诀明朝败家子神魂至尊每秒都在升级诸界末日在线美漫丧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数据修仙大医凌然
  大卡车的驾驶席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胡子拉碴,穿着油亮皮夹克的男人。旁边是个戴黄色鸭舌帽的小孩,看年纪不超过十岁。

  “爸,咱去哪儿啊。”

  “闭嘴。”

  副驾驶上的小孩儿一缩脖子,低下头收声。

  枯黄和浓黑交杂的起伏山脉间,苍白色的盘山公路连绵交织。一辆半旧的东风天龙卡车艰难地在山间穿梭。这儿是川藏南线,号称怒江七十二道拐的盘山公路。堪称全国最难走的路段之一,公路穿过业拉山直达怒江大峡谷,紧挨着中缅边境线。

  男人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种手拿着电话,用普通话夹杂着半生不熟的缅甸语和电话对面激烈地交涉着什么。

  口水横飞间,卡车险而又险转过拐角,碎石子稀稀拉拉地落下悬崖,叫人不寒而栗。

  半天,男人才挂断手机,把它扔在一旁沾血的挎包上。挎包的拉链开着大半,里面是整摞整摞的钞票,还有几块金砖和两瓶饮用水。

  他睨了自己儿子一眼:“饿了?”

  “不饿。”

  “撒尿?”

  小孩摇了摇头。

  男人不再说话,卡车在险峻的公路间穿行。

  他倏地抬起眼皮,前方如大蟒翻滚般的山脉公路尽头,站着一名个子高瘦,戴蓝色围脖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把54式手枪。

  卡车引擎的声音温吞吞的,男人攥在方向盘上的手却越来越紧。

  “儿子。”他叫道:“把眼闭上,我不叫你睁眼不许睁,听见没有?”

  “嗯。”

  小孩闭眼的同时,男人把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仪表盘的指针大幅度转动,指针触了底。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危险地形中,男人踩油门的行为和自杀没有区别。

  自重十二吨的东风天龙爆发出惊心动魄的巨大惯性,眼看就要冲下悬崖,可重卡的轮胎居然与公路地面摩擦出火星,整辆卡车像是吸在陡峭的山路上似的,在与公路剧烈摩擦的同时,以加速度在七十二道拐间飞驰!

  满地火星中,重卡褪下颜色,甩飞零件,变幻结构,只几秒钟的功夫,一只金属浇筑,三头六臂的钢铁巨人从重卡重新脱胎换骨,它高高举着长戈,短朔等各色原始兵器,像一座小山似的腾空而起,砸向公路尽头那个戴蓝围脖的男人。

  传承:鏖鏊钜之灵兵官。

  《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

  驾驶室里,男人重重地呼了口气,把满是老茧的大手放在儿子的头上。如果小孩儿此刻睁开眼,他会看到自己的父亲浑身上下泛起铁矿石一般的亮润颜色。像极了一尊风吹日晒的石雕。

  蓝围脖一边给自己的手枪装弹,一边抬头开枪。

  伴随子弹出膛的不是火药爆炸的声音,而是一声清脆无比的,宛如金石相击的声音。

  7.62毫米的手枪弹贯穿钢铁巨人的头颅,白色的涟漪横着向山间泛开。随后是剧烈的爆炸。

  良久。

  一片残骸和浓烟中,男人死死抱着自己已经昏迷过去的儿子,才一抬头,滚烫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额头。

  蓝围脖凝视着男人,问道:“蜃?狰?”

  男人眯着眼睛,眼角和耳朵里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他啐了一口血痰,可依旧狞笑着:“你们他妈命真好。”

  蓝围脖再没说话,直接扣动了扳机。

  金石击声响彻山林。

  “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带到这里,带到了这里~”

  手机传来嘶吼的铃声,

  蓝围脖单手扛着昏迷的孩子,另一只手接通电话放到嘴边:“喂?骄老大?”

  “马上回北京,参加阎昭会。”

  “两个月前不是开过一次么?而且上次我就没去,忙着呢。”

  “这次所有的代行者都要到,所有的。”

  骄虫特意重复了一句。

  “到底出了事?”

  “秦安死了。”

  蓝围脖瞳孔一缩,手机都没握住掉在地上,可见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力。

  骄虫的声音仍旧从地上的手机里传出来:“不止倮主,还死了很多人。阎昭会的人员会有很大变动,要有一大群新人要进来,老人的位子也要提一提。你在云南呆了四五年了,老爷子一直很看好你,这次是他叫你回来……”

  李阎活动着筋骨走下阁楼,心里还盘算着倮主之死的劲爆消息。

  倮主秦安,是两年前新上任的两名十主之一,但他的声望,是几十年的时间慢慢积累下来。

  羽,鳞,介,倮四主彼此都是老相识,倮主的年纪最小,他是所有十主当中,行踪最飘忽的一位,可在天甲子九果实中,也有一大批拥护他的人存在。其规模和其他十主的组织无法相提并论,但同样不容小觑,在整个阎昭会中,也有相当规模。

  可两天前,倮主在某颗危险性极高的果实中死去,一并死亡的,包括同行的四十来名代行者。

  实际上,代行者的死亡率并不高,通常一年也不会有一名代行者死亡。这次的事件之恶劣,几乎仅次于两年前与思凡的决战。

  秦安死亡,加上毛主空缺两年,曹援朝休眠,天神二主的职权被众人分润。整个阎昭会还活跃的十主,只剩下了五人,还有大量的代行者空了出来……

  正想着这些,李阎突然把目光转到了自家大厅的桌子上。

  “谢谢,谢谢。”

  笑容油腻的胖子从丹娘手里接过一碗米粥,抬头冲李阎笑道:“怎么这么半天?半个小时前你就完成事件了应该。”

  李阎望向丹娘,丹娘看了胖子一眼:“他说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就让他进来了,大概来了有十分钟。他在骗我么?”

  “不,没有,他的确是我的救命恩人。”

  胖子冲李阎竖起大拇指。

  李阎下楼,刚要张嘴,突然,他的袖子里一阵鼓动,一条浑身红通通的四爪鳄鱼飞了出来,大厅中异香扑鼻,猪婆龙王摇身一变,化成一个十六七岁,唇红齿白的的红衣少年,他哈哈大笑,张嘴唱到:

  龟吹笙,鳖放炮,毛蟹牵马走横步。

  蛇拍锣,鳗拍鼓,水鸡扛轿目凸凸。

  章鱼弹琴鲎拉胡,织蛛唱曲乱无谱。

  萤摸举灯来照路,田咪举旗喊辛苦。

  老蛏跳舞踮脚尖。虾蛄担盘勒腹肚。

  天乌乌,么落雨,海龙宫,么讨补。

  若问龙王哪一个?水君宫中杨子楚!

  猪婆龙王喜不自胜,它吞了赦魂水,不仅炼成人身,道行更是飙升到两千五百年(八极巅峰)的地步,

  他才说完,三道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李阎不言不语地盯着猪婆龙王。不,现在应该叫他杨子楚了。

  “那个,镇抚大人我没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我是那个水君……”

  李阎一招手打开水君宫的入口:“进去。”

  “诶。”

  猪婆龙王见李阎没生气,美滋滋地应了一声,身子一卷冲入水君宫,心中洋洋得意地道:“话是那么说,可镇抚大人又不进水君宫,一江之阔的水君宫,还不是我杨子楚说了算……”

  他以龙身栽进水君宫,迎面撞上一大片青铜绿鳞的水虎鱼。

  硕大的龙头从水君宫探出来,猪婆龙王结结巴巴:“大大大大大,大人,这里面有,有有有……”

  “进去。”

  李阎瞪了他一眼。

  “我。”三道目光又同时投了过来。

  猪婆龙王咽了口唾沫,脸色凄惨地调头钻进了水君宫。
从姑获鸟开始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congguhuoniaokai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从姑获鸟开始http://m.ssiaec.com/congguhuoniaokaishi/从姑获鸟开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从姑获鸟开始》版权归原作者活儿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网游之大禁咒师透视之眼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渔色大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

平行进口车报价 | 非常美文网 |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襄阳网 | SZ中文网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