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章二 惊梦 中

推荐阅读:轮回之我从西游来傲世丹神好莱坞之路玄天战尊伏天氏师士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杀手房东俏房客亵渎穿越回去当捕快
  深入南疆后,人烟也就稀少了许多。这一带地势起伏不定,山峦众多,密林丛生,交通不便,往往要翻过几座山头,才会见到一两个土著的村落。

  南疆处处险恶,然而也时常会见到清溪流泉,碧草星花,山气氤氤,云霭漫漫的清奇胜景。一路向南,可谓十里一景。

  此次南行,纪若尘与顾清一路游山玩水,就是有些不开眼的凶兽凑上来也都被二人轻松打发,实在是轻松写意。但探寻灵力之源这种事,所有凶险均是集中在最后阶段,此时的轻松并不能说明什么。

  站上山顶的一块圆石后,纪若尘眼前豁然开朗,远山隐隐,雾霭沉沉,沉静中又有隐约的压力。他遥望远方,只觉得面前无边的云雾如海,看似平静的海面下暗流汹涌,似有一头万年巨兽隐伏其中,正窥伺着他。

  自下山后,纪若尘心头就压上了一块极为沉重的巨石,并且每过一天都会更加沉重一分。最近几日,他已完全笑不出来,甚而有时候觉得呼吸都为之停窒!这对于心志极为坚毅的纪若尘来说,实是前所未有之事。顾清也早就察觉了纪若尘的异状,但灵觉已与天地合一的她此次怎么也无法探知他的压力从何而来。她早已用各种卦法推算过此事,结果均是隐在重重迷雾之中,无从得知。

  纪若尘心头压力来得莫明其妙,又无法可御,根本不是什么心法道术能够化解得了的,又不知心结来自何方,实是无计可施。顾清别无他法,只得在纪若尘实在承受不时将他拥入怀中,稍稍助他抵挡心头重压。

  纪若尘一路苦苦支撑着,直到踏上山顶的这一刻。

  二人早自本地土人处得知,此山名为惊梦。

  纪若尘本来面色苍白,此时逐渐恢复了血色,看上去已完全与平常无异。但就在刚刚,他清清楚楚地听到心底传来一记脆响,于是知道,心底那最后的支柱已然断裂。

  巨石落下,却无声无息。

  砰的一声轻响,纪若尘束发的冠带炸得粉碎,一头黑发无风飞扬。

  “若尘,你怎么了?”面对无法预知的变化,顾清声音中也隐约现出焦急。

  纪若尘轻叹一声,转过身来,道:“我好像已经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顾清尚未问完,纪若尘已伸臂将她揽入怀中。

  自有婚约之后,二人之前也偶有亲密举动,但纪若尘如此主动却是前所未有。望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深瞳,素来云淡风清的顾清忽而口干舌燥,喉咙哑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也几乎停止了跳动!

  此时此刻,仙子已坠凡尘。

  纪若尘凝望着那早已刻印在心底的容颜,良久不动,如同此前从未发觉过她的容姿,又似再过片刻就是永别,要在这短短时光中看个够。就在顾清迷离的目光逐渐恢复清明之时,纪若尘忽然双臂一紧,双唇悄然间印上了她的樱唇。

  在这如清淡得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中,柔腻,冰冷,坚硬,炽热,期待,绝望,太多太多的东西混在了一起,融成了全新的一股味道。

  那似乎……叫做肝肠寸断。

  刹那之间,顾清双唇微开,已惊得全身僵硬,面上血色尽褪。一抹晕红旋际浮上她的面颊,僵硬的身体逐渐柔软,靠在了他的身上。她眼中隐现喜色,向纪若尘望去,忽然发现他的面容有些模糊。

  她的灵觉已变得十分迟钝,直到举目四顾时,才发觉周围已是黑沉沉的一片,有如身处子夜。此刻尚未到午时,怎会现出如此景象?

  顾清眼中恢复清明,向天空望去。天空中本是万里无云,艳阳高悬。但此刻空中尽是不知从何而来的铅云,厚重沉郁,将所有的阳光都挡在外面。铅云翻涌不已,还在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中天的雷云挤压得逐渐下沉。从她的角度看来,似乎整个天都塌了下来!

  顾清心头浮上一丝隐忧,铅云中渗着一种玄异的气息,似是极熟悉,又似是十分陌生。

  如此异象,必生大变。

  顾清忙向纪若尘望去,却见他根本未向天空望上一眼,双眸定定的,只是在看着自己。

  顾清心中狂跳几下,道:“若尘,你……”

  天地间骤然炸响一记霹雳!

  霹雳无声,也不知是大音希声,还是威压如涛,已不需声音。

  狂风又起,将顾清后面的话都堵在了口中。

  纪若尘双瞳深处已转成深青色,肌肤上也浮起斑斑铜绿。他放开顾清,转身遥对南方。这时一天的铅云都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天心处的铅云不住向下延伸,形似漏斗。

  啪的一声脆响,一道紫电从云层中挣脱出来,欢快地在空中盘旋几下,才一头扎进下方的山林中。

  轰然一声,这道细长的紫色闪电有着与其大小绝不相称的惊人威力,所落处骤升一道粗达数十丈的巨大紫色火柱,火焰瞬间由紫转白,由白转青,最后才变成暗红色的普通火焰,再向上冲了一冲后,就化成一道烟柱,冲天而去。

  火柱从燃到熄,不过短短一瞬,然而紫火所及处已是一片焦土,密林已被焚成灰烬。

  下探的铅云越伸越长,有如一头狰狞黑龙。

  噼噼啪啪的,越来越多的紫色闪电从云层中浮出,绕着黑龙飞舞回旋,偶尔有一条闪电落下,就会激起一道冲天火柱。

  天已深黑如墨。

  但空中乱舞的紫电与时不时腾空而起的火柱映亮了这个世界。只是树花土石,一切的一切都被涂上一层紫幽幽的光芒。这幅图卷本该是幽深诡异的,但在纪若尘眼中看到的,却尽是煌煌天威!

  空中张牙舞爪的黑龙终于散了,在深黑的底色留下一块巨大的空白。留白并没有存在多久,一道辉光自天而降,所照耀处焦土复苏,枯树抽芽,刹那间已于这焦雷炼狱中再造出一块净土。

  辉光中传来仙乐隐隐,一朵三色莲花自空徐徐降下,莲花上虚立一个男子,以璃珠束发,身着月白仙袍,绣风起云生。

  看那如玉似珠的面容,正是吟风!

  只是此刻的吟风双目绽放着夺目金光,将这一方世界映得纤毫毕现,光焰之强已完全无法直视!他挟涛涛天威而降,再也不是当日那个始终找不到方向的吟风。

  吟风足踏莲花,在空中立定,抬手向纪若尘一指,淡道:“大胆贼徒,你还不知罪吗?”

  纪若尘默然不答,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株枯焦的小树,右手竖掌如刀,一下一下地切削着焦木,转眼间一根木棍已近成形。他肌肤上逐渐透出阵阵青气,每出一刀,青气就浓了一分,渐渐将他整个人罩于其中。

  呛的一声,顾清古剑出鞘,挡在了纪若尘身前,喝道:“笑话,他何罪之有?我们受命于天,岂是……岂是你能随意裁定的!”

  吟风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这一句话,顾清初时说得从容坚定,可是在吟风似能够穿透一切的目光注视下,她只觉得越来越是心惊,每说一个字都是如此艰难。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纵使天崩地裂也不足以顾清稍动颜色,她惊,只是因为自吟风身上正不断散发出有如实质的威压。这威压淡而不散,含而不露,然而绝非世间寻常秘功法诀施放的威压能及。

  这是仙威!

  而且这仙威她是记得的!

  这记忆并不是来自今世,而是源自前生。那是生生世世,不知几万几千年积累下的记忆,已快成了她灵魂的一部分。

  好像……有件事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得厉害。顾清心底油然而生这样一个念头。

  “清儿。”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顾清回首,茫然看着唤她的纪若尘。

  纪若尘手中木棍已然成形,双瞳放射着幽幽青光,身周则缭绕着阵阵青气。但他瞳中青光深邃幽远,深不见底,与身周源自文王山河鼎的青气大不相同。顾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只是以她的眼力,也看不出纪若尘瞳中青光发自何处。

  见顾清回首,纪若尘脸上浮起微笑,道:“清儿,恐怕我们不得不分开了。虽然这结局该是无法更改的,不过,我还是愿意试试。”

  若只看他表情,只听他语气,纪若尘轻松写意得就似是与顾清商议些赏月钓鱼的逸事一般。

  顾清错愕之际,纪若尘的身影已然消失。

  在她眼前,只余下一道淡淡的青色尾迹,蜿蜒着升上天空。

  
class=readad

  尘缘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chen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尘缘http://m.ssiaec.com/chenyuan/尘缘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尘缘》版权归原作者烟雨江南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烽烟尽处超禁忌动漫录阳神早安,总统大人!卡牌武神庶女嫡妃美漫之亚魔卓装甲末世重生:军长大人,不许动朱雀记天生神医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