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浪|第五十八章 艺高胆大 生死牵动挚友心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叶辰孙怡夏若雪都市极品医神圣墟沧元图武炼巅峰
  沙滩日光浴、海上冲浪,以及观赏海底的那些色彩斑斓的各种不知名状的奇鱼,还有飘动着婀娜身姿的海藻、海带,更有那绚丽多姿的珊瑚,仿佛在争妍斗艳。

  吃着鲜活的海鲜,喝着纯酿的美酒,这惬意的生活,想必神仙也不过如此。然而,曾晓杰和霍冰清没过几日,就再也呆不下去了,他俩急切的找到了杨捷智。

  “杨兄,你准备什么时候才让我们回大陆?”

  对于曾晓杰的问话,杨捷智居然感到意外,“晓杰兄,你们在此有啥不满意?缘何想着离开?”

  “你说为我们加油和办理入境手续的,可是这几天你到底办了些什么!”霍冰清毫不客气。

  杨捷智却笑着对曾晓杰说道:“晓杰兄,你们干嘛着急回大陆?说是为找朋友,可你们的朋友基本上我都认识,不知能否告诉我是哪一位,应为这理由显得有些牵强哟。”

  “你跟他应该没什么接触,他叫钱抑傲。”

  “钱抑傲?就是令妹的新夫婿?”杨捷智睁大了眼睛,“他可是个和你们一样的顶尖高手呀!”他略作思索,“切实,有好些日子未发现他的行踪了。能否告诉我,婚礼那天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们的捕猎号劫持我们的天庭99号!”

  “砸坏我们光电板的原来是他?!怪不得,不是职业宇航员,在太空的翻身动作如此怪异!”

  “你们的光电板?捕猎号上的光电板难道是你们公司的?”

  “不瞒你们说,对你们天庭99号的并轨行动,的确是我们公司所为。”杨捷智说得似乎并不理亏。

  “为什么?!”两人均表现得很气愤,同声质问。

  杨捷智解答道,方舟号空间站是国际性的实验室,可以提供各类太空中的科学实验,包括新型能源及人类所需的食品的研究,当地球出现特大灾难时,还能作为拯救人类的“诺亚方舟”。

  “既然是国际性的实验室,为什么我们要参加你们不容许;而我们自己搞天庭,你们却要用捕猎号来劫持?”

  “你们一直说自己是贫穷国家,这种耗巨资的项目就没有理由参加。”杨捷智振振有词,“你们自搞天庭,有损于太空的国际规则。我们截获天庭用于扩充方舟,是件有利于世界的善事。”

  “去你的善事!看来应该把你们的捕猎号彻底摧毁了才能了事!”霍冰清愤然说道。

  “摧毁捕猎号?哪有这么容易?再说,你们要找的人看来已是凶多吉少。来,我给你们看一段视频,看完了你们自然会明白。”

  高清晰的视频是从捕猎号伸出机械双臂,牢牢钳住天庭99号开始的。以后的一些日子里,虽然天庭一直在想法摆脱捕猎号的控制,但由于捕猎号是有备而来,不但能源充沛,就是光电板也是天庭的好几倍。在天庭的不懈努力下,总算没有进入捕猎号要求的轨道,可是面对着所带的资源有限的被动局面,眼见得渐渐有些不支,轨道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日产生偏移。

  然而,就是天庭在这些日子的坚持赢得了时间,前来营救的神龙8号在技能高超的宇航员的细致操纵下,以及天庭的很好的配合,成功的与天庭连接,完成了紧密的结合。

  此后天庭打开了舱门,随之飘出一个宇航员。只见那宇航员出舱之时,毫无控制之力,失控游离了数丈之遥!所幸在软管式电脐带绷直前,以一个其他宇航员从未有过的腾翻,径直飞向了捕猎号。

  捕猎号立即响应,悠然溢出几个黑影,迅速围住了那名宇航员。以一挡几,那宇航员毫无惧色,手脚并用,拳腿相加,仅几个回合,那些黑影都被打了回去。

  道道灼眼的白光亮起,捕猎号向那宇航员开火了!那宇航员时而滚翻、时而漂移,虽然在灵活多变的姿态中作了多次的尝试,但赤手空拳的他无法给对方予以有力的还击。同时,那根软管式脐带也给他造成不少的麻烦。

  谁都知道,航天服如果被击穿,宇航员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因此,天庭号内的宇航员拼命收紧那根软管,想让那个宇航员尽快撤回。

  艺高人胆大!那宇航员不仅丝毫没有撤回之意,仗着他还携带着生命保障系统的背包,果断地卸掉了那根给他提供第二层生命保障的软管的接头!

  去掉束缚的小鸟,更是飞翔自如。他尽可能地接近捕猎号的机身,他知道这是相对安全的地方。果然对他的射击明显减少,可能是捕猎号的射击盲点,或者是他们怕射伤自己捕猎号的机身。

  突然一个鱼跃,那宇航员疾速地撞向捕猎号的光电池板!顿时,光电池损坏了一大片,大量的碎片飘游而出。捕猎号看情况不妙,只得松开机械双臂,溜之大吉。

  “好!”曾晓杰带着笑脸,赞道:“抑傲,英雄呀!”

  “你真的能确定他就是钱抑傲?”杨捷智问道。

  “只要看他的身手,所使用的都是峨眉十二庄招式,不是抑傲才怪呢!”

  “如果真是他,那就坏啦,你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霍冰清白了杨捷智一眼,“怎么,你们要报复他?”

  “霍姐,你误会了。”杨捷智指着屏幕说道:“你们看,在捕猎号撤退时,钱抑傲被激光枪击中,宇航服漏气的结果你们是知道的。”

  “你胡说!”虽然视频中能明显地看到,宇航员不幸被激光击中,灵巧的活动为漂移所取代,但霍冰清仍然不愿相信,“抑傲兄弟绝对不会出事的!”

  回到大陆后,曾晓杰和霍冰清两人直奔航天大楼。

  “你们找谁?”门卫拦住了他们。

  “我们找钱抑傲。”

  “找钱抑傲?”门卫仍然不让他们进,“钱抑傲岂能随便找的?”

  “他是钱抑傲的内兄,”霍冰清指着曾晓杰,对门卫说道:“我们为何不能见他?”

  “这是上面的命令,不管谁都不准见。”门卫叹了口气,“没办法,你们还是回去吧,我这就要下班。看,接我班的人已经过来了。”

  与接班的门卫同样谈不拢,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起先的那个门卫换掉了工作服走了出来。霍冰清赶上脚步,和那个下班的门卫边走边攀谈起来。

  见势,曾晓杰把他们扯入就近的一家咖啡馆。

  喝咖啡之际,门卫对他们说,他也未曾看到过钱抑傲,只是听说大楼最近临时设立了一间病房,专供钱抑傲疗养。前些天有个声称是他妻子的姑娘和一个男的也来找过,但由于上面特意关照不允许任何人见钱抑傲,所以也被拒之门外。

  曾晓杰他们知道必定是宋洁中陪着晓婉,便问道:“是谁下的命令,这么不近人情?”

  “你们可曾听说过‘整体规划实施公司’?”

  “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就是这个公司的职员。”曾晓杰答道。

  “他们都是荷枪实弹的,你们不像。”门卫疑惑地打量着他们,“而且持有特别通行证,可以随便进出航天大楼,你们有吗?”他一下子似乎警觉起来,“我家人正等着我呢,我该走了。”

  起身准备出门的门卫被曾晓杰一把拽住,“别急,我们再聊几句,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冯医生?!”门卫指着街上的一个人,像是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对曾晓杰说道:“这个人就是每天给钱抑傲看病的医生,你们找他肯定能得到更详细的情况。”

  尾随着冯医生的曾晓杰和霍冰清,看到冯医生在家门口准备掏钥匙,急忙贴身上去。哪知道冯医生就在此时一个回头,瞥见疾步上来的曾晓杰他俩,不假思索,张口叫道:“打劫哟!抓强盗哦!”

  边上的邻居纷纷开门探出头来,猝不及防的曾晓杰他们见此情景,只得匆匆离开。冯医生像往常一样在浴室洗完澡,回到客厅,不由得大吃一惊:曾晓杰和霍冰清正端坐在沙发上在等候着他!

  “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冯医生语无伦次,“难道我没把门关好?”他转向大门,尚还未举步,却被曾晓杰拦住了去向。

  “我们没有恶意,你别紧张。”曾晓杰右手搭着冯医生的肩膀,缓言道:“我们只是想通过你了解一些钱抑傲的近况。”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冯医生依然警惕地看着他们。

  “我们绝不会为难你,请放心。”霍冰清笑了笑,脸色又恢复了严肃,“我们都是钱抑傲的至亲,仅想了解钱抑傲目前病情,这要求应该不为过吧。”

  “前些天来的人自称是钱抑傲的妻子,今天你们说是钱抑傲的至亲。”冯医生显得很无奈,“我真不明白,你们应该去找曹天或冷蓄,每天盯着我就太没道理啦。”

  听得此言,曾晓杰一时语塞,霍冰清接口道:“具体的病情他们肯定没你清楚,你是主治医师,作为家属向你了解基本情况不过分吧。”

  “按理这是我们做医生的基本职责,可是整体规划实施公司要求我们不能向外透露。”冯医生流露出无奈。

  “我知道你是个好医生,医德是你心中的准则。”霍冰清抢在正欲说话的曾晓杰之前说道,“我们肯定配合你们,一定做到保密。”

  冯医生告诉他们,钱抑傲的命算是捡回来了,目前的生命体征还算正常。但由于严重冻伤,不要说恢复正常活动,四肢的保留也很成问题。

  对曾晓杰和霍冰清来说,这一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张口结舌的霍冰清,双目已噙满泪水。正值此时,门外有人按响了门铃。待曾晓杰他们躲入内房后,冯医生打开了房门的保险。

  迎来的居然是冷蓄。“今天又有一对男女找到你这里来了吧?”步入客厅的冷蓄问道。

  “这次不是前两天声称是钱抑傲妻子的那俩人。”

  “我知道,就因为这俩人的身手十分了得,所以我来看看。”见冯医生有些迟疑,冷蓄便说:“你做得很对,一定要有这点警惕性。”

  “病人的亲属想见病人,是很正当的要求,为啥不让他们见?”

  “钱抑傲不是普通人物,他的健康情况会引出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很可能还会引起国际上的不利影响。”冷蓄把话题兜了过来:“这不,主要还是要看你,你能让他早日站起来,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我已经尽力了呀,可现在就是四肢的保留都很难做到,生命体征目前虽然已经正常,谁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要想使他站起来,这个目标太远。”冯医生似乎已无能为力。

  “你自己再好好的复查一下治疗方案,必要时可以找其他科的医生进行会诊。”冷蓄出门前又强调了一句:“反正,你一定要想尽办法让他重新站起来!”

  冷蓄走后,霍冰清向冯医生提出要看望钱抑傲,冯医生当然不愿其实也不敢答应。“绝对不可能!我进去也要经过几道门禁卡和指纹锁。而且,一路上还有许多探头,他们随时会和我对话的。”

  “那你用什么治疗方法让他站起来?”

  冯医生朝他们看了看,对着两双期待的目光,反而显得没有底气,“目前我的确没什么方案,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冯医生,我并不怀疑你的能力。能够将一个曾经受到严寒、失压、失氧的人从死亡线上救回来,完全说明了你的医术高超,我们由衷的对你表示感谢。”曾晓杰肯定了冯医生的成绩,而后说道:“据现在的情况,你是否可以考虑让中医介入,打通他的四肢经脉,可能病情会有好转。”

  “中医?中医能治病?”冯医生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态,“几千年前的理论,根本经不起现代科技的验证,这种学说还能治病?”

  我国的医师不认可中医的倒不多见,曾晓杰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应。

  冯医生说,他其实也学过中医,当时就觉得这些晦涩的理论很牵强。后来经过在世界多国的学习实践,尤其是在西方国家的深造与行医,更觉得中医好似是一种巫术或类似于宗教,应该归类于哲学体系。

  “这个观点的确新鲜。”曾晓杰站起身,伸出了右手。冯医生见状,以为他们准备告别,连忙也站了起来,握住了曾晓杰的手。哪料到曾晓杰就势用拇指按住了冯医生的合谷穴,冯医生蓦然间似是被电流所击,强烈的酸麻直通肩头,连嘴都歪了。不由得腿脚发软,单膝跪地。

  曾晓杰大笑着将冯医生搀扶起来,“我按你的合谷穴是手阳明大肠经的原穴,你是否感到从手一直麻到肩颈了吧,这经络的走向你怎么就不承认呢?”

  “在解剖学上完全找不到的东西,凭什么让我去认可?”

  “你这个学说是对死人的解剖所得到的,经络学是基于对活人的研究而来。”曾晓杰想了想说:“就拿我们的地球来说吧,原来就是些河流,后来有了人类才有了公路,静止的看,地球上除了海洋、陆地、河流、公路等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东西了。但是在我们人类活动的时候,且不说有轮船、汽车,还有许多飞机在运行。这就像你们的解剖学,在没有飞机在运行的时候,你们怎么能知道还有那么多的飞机航线?”

  “除了传说,现在有说服力的中医医师很难找到。”

  “在你面前就有一个。”

  霍冰清笑道。

  目光在两张脸上游弋,冯医生似乎在说,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霍冰清问道:“在变革文化运动时期,你有没有听说过砚山神鹿陆散波?”

  “砚山神鹿听闻不多,倒是听说他的一个徒弟曾经是明山拉山头的首领之一,据说此人的武功十分了得。”冯医生说道,“都是些武林中人,跟中医有何相干?”

  “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

  “你就是曾晓杰?”冯医生惊愕之余,肃然起敬。

  “我是曾晓杰。”曾晓杰笑着说,“我们习武之人大多与中医有些关联。因为经络学是气功的根,气功学是武术的根,而经络、气功、武术是中医学的根。”

  武功再高,充其量不过是一介武夫,怎么可能与高深的医学关联,冯医生的表情说明了他的不信。

  “那你是否认识明山市市中医院副院长沈然浩?”霍冰清想起了沈沉的父亲,于是问道。

  “当初成立由沈院长为组长的石铭健中西医结合医疗小组,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冯医生叹息道:“沈院长是个好医生,据说他的儿子得到过一些真传,可惜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其他好像就没有传人了。”

  “我这里就有他的真传。”曾晓杰掏出沈然浩悉心研究《素问》中“遗篇刺法论”的心得手稿。冯医生接过手稿,一眼认出果然是沈然浩的亲笔所书。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lt;/aamp;gt;amp;lt;aamp;gt;amp;lt;/aamp;gt;
搏浪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bol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搏浪http://m.ssiaec.com/bolang/搏浪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搏浪》版权归原作者童杆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都市极品医神仙武帝尊叶辰孙怡夏若雪神雕侠侣凌天传说上位混也是一种生活天价萌宝:首席爹地追妻记爆笑痞妃:鬼尊,太闷骚!丛林战神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